【李鵬逝世】 強硬解決六四激化矛盾 生前三大爭議亟待蓋棺定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據新華社今天(23日)消息,前國務院總理李鵬於7月22日晚11點11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

李鵬的去世,誘發外界對於李鵬本人、以及他政治生涯中參與的諸多政治事件的再次討論。1928年出生的李鵬,因為其「紅二代」的政治出身,使得他見證並親身參與1949年後中國眾多重大歷史事件。

圍繞李鵬的一生,輿論上最大的三個爭議就是他在六四中的表現,他對中國電力系統的功過,以及他的家族傳聞。

前國務院總理李鵬於2019年7月22日晚11點11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新華社)

在中國改革開放初期,李鵬所表現出的能力並沒有匹配歷史賦予他的職位與使命,他在六四中的強硬態度,簡單粗暴,在電力系統中任人唯親,以及治家不嚴、缺乏能力等,都註定他難以承擔在改革開放初期,在大時代的轉型期,於總理任上所應該承擔的歷史責任。在他離開政壇之後,所出版的多本《李鵬日記》留下對六四、三峽等事件上 「推卸責任」的痕跡,這也不是一個合格政治家的歷史覺悟與表現。

強硬解決六四 激化矛盾難辭其咎

世人對於李鵬最大的爭議,離不開六四。翻看當時那段帶血的歷史,儘管今天對於當時學生運動是否過於激進、中國政府控制局面的做法是否完全錯誤存在諸多爭議,但是李鵬作為時任的中國國務院總理,他在整個六四過程中表現出的強硬態度,激化了學生和政府的矛盾。

六四前夕,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在電視上發表措詞強硬的「五一九講話」。(影片截圖)

儘管在7月23日中國官方給予的訃告中説「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中,在以鄧小平同志為代表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堅決支持下,李鵬同志旗幟鮮明,和中央政治局大多數同志一道,採取果斷措施制止動亂,平息反革命暴亂,穩定了國內局勢,在這場關係黨和國家前途命運的重大斗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對六四的定性仍然是「反革命暴亂」,但是人心所向,李鵬在六四中的爭議角色還需重新探討。

1989年5月19日,在六四事件前夕,李鵬在電視上發表措詞強硬的「519講話」,引起首都大學生不滿,聚集在天安門廣場上示威的大學生表示了更加強烈的抗議。5月20日,李鵬以總理身份簽署國務院令,決定自5月20日起在北京部份地區戒嚴。

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在其回憶錄《改革歷程》中評價李鵬是「死硬分子」,稱李鵬在六四事件時極力主張武力鎮壓。在學潮中為了自己的「四二六社論」不被否定而使本可和平解決的學潮不得不暴力收場。《改革歷程》中記載「(鄧小平)在聽了李鵬等人的彙報之後,同意把學潮定性為『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動亂』,提出『快刀斬亂麻』加以解決。」,「趙回憶錄中直言李鵬及其手下『阻撓、抗拒和破壞』趙紫陽化解對峙緊張的努力。」

可以説,在六四那樣一個關鍵時刻,李鵬過於強硬的態度,讓一場本可以避免的流血衝突走向了不可挽回的局面。正是因為李鵬在六四問題上缺乏歷史責任感的表現,使得1993年李鵬連任國務院總理時有210張反對票,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上實屬少有,體現了中國的民意。而在他離開政壇之後,沒有對自己的行為反思,反而還寫成30萬字的《關鍵時刻:李鵬六四日記》,其中披露了不少內幕,就包括將自己在六四中的責任全部推卸,稱鄧小平當時已指示要有準備可能出現流血事件,李鵬自己亦已作最壞打算,準備好犧牲自己及家人的性命,阻止示威失控,變成好像文化大革命一樣的悲劇。而且李鵬在日記中提到,是鄧小平決定派軍隊進入北京及實施戒嚴的,除了趙紫陽,所有人都支持鄧小平的決定。更是將六四爭議最大的地方——解放軍進城開槍,完全推卸給了鄧小平以及當時其他的中共領導層。

六四後,中共領導人(左起)喬石、李鵬、江澤民、楊尚昆為軍人頒紀念章。(網上圖片)

隨着過去40年中國的改革進程,在中國民間和學界,對於六四的反思愈加深刻。如果讓當時學生的抗議運動不斷持續下去,對中國是否是一件好事?在今天看來,當時鄧小平和中共決策層,讓學生運動暫停,將國家的精力重新聚焦在改革開放的大方向上,是正確的決定。但是最後通過暴力鎮壓的手段,流血的方式解決這一切,是一個雙輸的局面。李鵬作為「強硬派」在其中所起到的推波助瀾的作用,顯然激化了矛盾。所以在六四流血問題上,李鵬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電力系統「奠基」——功過兩説

圍繞李鵬第二個歷史爭議就是他對於中國電力系統發展過程中的功過是非。可以説,在新中國電力系統的籌建上,李鵬起到了開荒的作用。但是中國電力系統內任人唯親,腐敗問題層出不窮,李鵬也責無旁貸。

官方的訃告中,將李鵬在電力系統的成績總結為——「創造性地貫徹黨中央『電力要先行』戰略,提出電力適度超前發展,推動我國在電站建設和電力生產、電網管理等方面取得長足進步,是我國電力工業的傑出領導人、核電事業的重要開創者。」

作為中國最早留學於蘇聯的水力發電專業留學生,李鵬在其政治生涯的早期有着豐富的職業經驗。而且在他從政初期,也表現出那個時代中國官員盡職盡責的一面。例如1970年代,京津唐電網電力供應緊張。李鵬牽頭新建唐山陡河電廠,擴建北京高井電廠。擴建高井電廠時,1974年李鵬三天三夜堅守工地,第四天即1974年10月4日中午,李鵬在騎自行車回家路上在宣武門附近被汽車撞傷;1976年唐山大地震後,李鵬擔任唐山電力搶修隊指揮部總指揮,參與搶險救災工作。地震一個月後,唐山地區供電基本恢復。1981年9月,當時中國最大的水庫龍羊峽水庫遭遇150年一遇特大洪水,水量5570立方米每秒,最高水位為2494.78米,一旦潰決將影響黃河下游各大壩、青海、甘肅、寧夏沿河地區安全。李鵬親自趕赴災區指揮防汛,成功保住龍羊峽、劉家峽及下游地區與包蘭鐵路。這次危機的成功解決也讓李鵬真正開始進入中共高層的視野。

1981年9月,時任電力工業部部長李鵬(左一)飛赴龍羊峽指揮抗洪搶險。(資料圖片)

在他政治生涯的後期,李鵬將所有的政治能量都放到了推動三峽大壩的建設上。但是關於這座大壩,從提案之處就飽受爭議,在1992年4月份於中國人大表決時竟有177票反對,664票棄權,更有25人未按表決器,為歷史上絕無僅有。但是在李鵬的強力推動下,1993年1月,中國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成立,李鵬出任主任,負責監督整個三峽工程的建設。

李鵬缺乏歷史責任感的表現再度在三峽問題上表現出來,儘管從歷史進程來看,李鵬在三峽工程中扮演者主要推動者的角色,但是據他晚年回憶錄稱,「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同志主持制定的」。

1994年12月14日,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李鵬在宜昌三鬥坪宣佈三峽工程正式開工。(資料圖片)

作為中國電力系統早期的領導者,李鵬對於中國電力行業過度壟斷,腐敗叢生的情況要承擔重要的責任。2014年5月,三峽集團總公司董事長曹廣晶、總經理陳飛雙雙被免。2015年6月,在中共中央巡視組對15家中國國企進行的專項巡視反饋報告中,一共涉及5家電力巨頭,這些關係到國家能源安全的巨頭存在「暗箱操作」等不少問題。報告顯示,中國電力投資集團公司(下稱「中電投」)、國家核電技術有限公司(下稱「國家核電」)執行選人用人政策規定不嚴格,存在任人唯親、搞「小圈子」、突擊提拔幹部等問題,對領導幹部監管較軟;「三重一大」決策制度執行不到位,財務管理混亂,投資併購、工程招標、物資採購等領域違規違紀問題突出,暗箱操作、貴買賤賣、領導人員直接插手等問題時有發生。

與此同時,中國電力系統颳起反腐浪潮,中國國家電網和南方電網已經有多名高管落馬,比如,國家電網遼寧省電力有限公司原總經理燕福龍、國家電網華北分部原主任朱長林、國家電網寧夏電力公司銀川供電局原局長馬林國等。一時間中國電力系統官場震盪。而這些電力系統高官,都是上世紀80年代李鵬執掌電力系統的中國電力大躍進時期參加工作的。

1997年11月9日,《人民日報》報道三峽工程大江截流成功。(資料圖片)

治家不嚴 於朝野漸失口碑

真正讓李鵬在中國民眾中失去口碑的,是他治家不嚴,任人唯親的問題。李鵬與其妻子朱琳育有二子一女,長子李小鵬,次子李小勇,女兒李小琳。

根據李鵬在回憶母親的文章——《紀念我的母親趙君陶》,李小鵬於1959年6月,在北京協和醫院出生。由於李鵬長期在電力行業工作,兒子李小鵬和女兒李小琳後來上大學的專業也都選擇了電力工程。李家兩代人沒有避諱裙帶關係,先後在中國電力工業領域擔任要職。

2003 年初,在中共中央、國務院、中組部發出的全國大型電力公司黨組及領導班子裏,李小鵬和妹妹李小琳竟然同時出現。

李鵬全家人合影(前排左起依次為:李鵬、朱己訓、朱琳;後排左起依次為:李小鵬、李小琳、李小勇)

李小鵬於1999年從母親朱琳手中接過華能國際集團公司董事長一職,曾長期擔任中國華能集團和華能國際的領導職務,被稱為「亞洲電王」。

他2008年棄商從政,轉任中共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長。2016年8月30日,李小鵬辭去山西省省長職務,同年9月3日接替楊傳堂,成為交通運輸部部長。能夠在「政商」身份間從容轉身,政績不彰的李小鵬被認為得到了李鵬政壇資源的助力。

2012年中共十八大上,根據票數多少排序,李小鵬排在候補委員名單的最後一名。有傳聞稱,當時李小鵬連後補中委也沒有選上,結果中共中央出面對全體代表「做工作」,李小鵬才勉強當選。無論傳聞真假,最後一名的候補委員的尷尬身份,説明即使在「講政治」的政壇上,中國官員們也對李鵬家族毫不掩飾的「裙帶關係」感到不滿。

2018年4月國家主席習近平到湖北宜昌考察長江三峽大壩期間,李小鵬(左一)陪同在側。(新華視點)

而李鵬次子李小勇,則更是1998年,涉案金額高達5億的新國大鉅額詐騙案的主要責任人,但最終受益於父親李鵬的權力地位逃脱法律制裁,後移民新加坡。

李鵬之女、曾有「電力一姐」之稱的李小琳2018年5月從中國大唐集團申請退休,離任集團黨組成員、副總經理的職務後,現添一新身份:行知絲路研究院校長。

可能在內地民間受到關注最多的,是李鵬的女兒李小琳。與哥哥李小鵬相似,曾任中國大唐集團副總經理和黨組成員、中國電力國際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中國電力新能源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的李小琳也有「亞洲電力一姐」之稱。

2016年4月,巴拿馬文件泄漏事件中顯示,李小琳和丈夫劉智源曾在歐洲列支敦士登成立Silo基金(Fondation Silo),為一家在英屬維爾京羣島開設的Cofic Investments公司的單一股東。而該投資公司建立時,李鵬仍任國務院總理。李小琳在設立公司時,瑞士律師特別提供了李的香港特區護照以完成背景調查。

此外,也曾有報道稱李小琳一度轉戰地產市場,在冀文林(原海南省副省長,與周永康案有關)大開綠燈之下以萬元註冊的小公司撬動海南上百億的土地資產的內幕。

在此之前的2013年10月10日,英國《每日電訊報》發表一組調查文章,大揭李小琳為瑞士保險公司涉嫌違規進入中國市場牽線搭橋的黑幕。隨後李小琳接受香港媒體專訪,指報道純屬謠言,是「不乾淨的心理寫出不乾淨的文章」。但《人民日報》旗下人民網當時刊登評論文章《三峽集團幕後不排除有「老老虎」》,一度讓外界遐想連篇。

2016年李小琳參加兩會,昔日滿身名牌的她低調拿著環保袋。(視覺中國)

李小鵬在政商身份間的自由轉身,李小勇在涉及金融大案後的悄然抽身,李小琳的作風張揚和種種傳聞,以及整個李鵬家族與中國電力行業千絲萬縷的關係,讓李鵬這位中共政壇元老的「身後名」飽受非議。

在上個世紀90年代中國改革闖關的時期,當時作為總理的李鵬,沒有展現出足夠的能力與魄力去帶領中國改革闖關。而是當時的副總理朱鎔基主持、推動了解決通貨膨脹、推行中央和地方的分税制,整頓金融秩序,推進國企改革等重大影響中國未來進程的政經決策。

可以説,李鵬是一個極為傳統的中共技術官僚的典型。雖然在從政初期也曾盡職盡責,並對某一個行業起到了關鍵的奠基作用,但是執政能力不足的缺點已經有目共睹。尤其是他在六四中的強硬態度,在電力行業中任人唯親、缺乏能力的表現,以及治家不嚴,都註定他難以承擔在改革開放初期,在大時代的轉型期,於總理任上所應該承擔的歷史責任。尤其是在卸任之後,在六四、三峽以及家族問題上不斷對外發聲,推卸責任的做法,才難配位,德難配位,中國民間稱李鵬只有科長之才,難擔總理之位並非沒有道理。

今年2月,中共黨內右派元老李鋭去世,隨着以李鵬、李鋭為代表的那些經歷過六四的中共左右派官員逐漸離開,重評六四的歷史包袱將愈來愈輕。中共能否輕裝上陣,重評六四,希望今日的中共決策層,有此魄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