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局勢系列】台灣學者:當蔡英文的「邏輯」遭遇北京的底線

最後更新日期:

從取消自由行到拒絕金馬獎,如果說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之際還將武統當做一個不得已的選項,那麼當台灣深度捲入香港風波中並不惜扮演幕後操作者的角色時,這一選項的可能性已經急速飆升,不再只是紙上談兵。圍繞目前的兩岸局勢,《香港01》採訪了兩岸三地知名學者,由他們來深度解讀。

此為系列訪談第四篇,訪談對象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副教授、中華戰略前瞻協會理事長李大中。此為上篇。

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副教授、中華戰略前瞻協會理事長李大中。(中華戰略前瞻協會Facebook)

香港01:台灣對於大陸取消自由行和拒絕金馬獎是怎麼反應的?在網絡上,有很多人在叫好,認為這是將他們認為不文明的陸客阻擋在了門外,台灣自此也消停了。

李大中:這是一系列,先開始說自由行暫時取消,團客縮減,到抵制金馬獎,我覺得現在有兩個面向,一個應該也是對台灣施加政治壓力,再加上現在「反修例」的事件,還有整個北京對民進黨執政之後兩岸關係的一個方向,是不滿的。北京並不是下手非常大、非常強,但也有一些效果的這種制裁來施壓台灣。

第二個,可能是比較預防性的一些舉措,因為「反修例」事件在台灣也是在延燒,這個事件餘波蕩漾,討論非常多,其實跟台灣明年1月的總統大選也是息息相關,所以假設暫時限縮中國大陸民間到台灣的交流,可能也會避免一些突發事件,就像上一次金馬獎在舞台上,台灣藝人先發難,兩岸的藝人在比較敏感的政治議題上就有一些火花,這些因素都可能形成,我覺得可能會變成台灣大選裏面一個不可知的變數,所以把這方面的變數降到比較低,所以是雙重的因素。

但是即便北京的作為跟過去對比來講,比如說暫停自由行或者限縮團客,力度還是稍微大了一些,但還是單面向的,就是說,是在限縮中國大陸民間到台灣的接觸,但是對於之前所推的,比如說對台灣的惠台措施,從地方到中央,還有一些從國民待遇和吸納台灣的人才、學生、青年就業,這些東西到目前來看還並沒有出現變化的跡象,所以我覺得是一個比較暫時性的做法,而且我覺得它是著眼於台灣的總統大選,但是也表達對民進黨至少是一種消極的抵制。

大陸自8月1日起暫停47個試點城市居民赴台灣個人遊的申請。(資料圖片)

香港01:這種暫時性的打擊之後,會不會有更強力度的措施?

李大中:我覺得北京應該也在觀察,有些東西可能是箭在弦上,比如在去年「九合一大選」之前,我記得應該是去年七月份,台灣還斷了一個邦交國,但是在大選前幾個月開始,這方面大陸的動作都比較緩和,也包括了所謂的解放軍遠航的訓練,或台灣簡稱為繞島的行動,也相對比較克制,但是從今年年初開始,有一段時間之後又比較密集,所以我覺得可能在一放一收之間中國大陸還有政治的判斷,包括三三一的跨越海峽中線。

這個舉措,主要看北京想要達到的目標是甚麼。假設北京不管台灣政治的變化,認為那些都是小氣候,的確它真的目標是遏制台灣,避免兩岸關係往它不想的方向前進,此外它所針對這些還有台灣後面的美國,而台灣內部的選舉,政治誰當家,誰勝選,誰敗選都不是北京主要考量的因素。

香港01:你提到北京的目標,其實長期來看,肯定是統一,這是毋庸置疑的。短期來看的話,我們的一個判斷是,2020蔡英文不能贏,這是北京的底線,否則真的會基礎不牢,進而地動山搖。

李大中:但如果是這樣怕會有一些負面作用,或者適得其反的效應的話,那麼北京對台灣在選前這麼幾個月的作為,可能都會更加謹慎、小心,比如說邦交國斷交,台灣的國際空間進一步緊縮,最近稍微比較沉寂的繞島,或者遠航的訓練好像也比較少,或者三三一的事情,目前來看當然都是可能的選項。但是我覺得北京應該還在考慮,如果在大選前有這些作為的話,其實可能反而被民進黨政府很好的拿來做應用。

比如說三三一跨越海峽中線,我覺得民進黨政府的危機處理還是蠻快的,蔡英文馬上下部隊、去向空軍信心喊話諸如此類,她會塑造出她是唯一能夠保台灣的政治領袖,而其他的政黨都不可能是,所以保台牌,我覺得從今年年初開始到現在就是蔡英文打選戰的主軸。

第二張牌是她也在打美國牌,這次金馬獎抵制、暫停自由行或者限縮團客來台自由行,都是比較冷的抵制,當然台灣政府發言人很強硬的回應說「不希望、不樂見」,但是這個東西是我過去做的,我暫時把它取消,可能對台灣的經濟有些許的傷害,當然經濟上的損傷還不是那麼大,或者抵制金馬獎,我覺得都還好。

但是如果把它轉變為外交上的進一步緊縮,或者再來一次三三一跨越海峽中線,或者有比較大的軍事舉措,政治效應就會非常強烈,民進黨蔡英文政府一定是漁翁得利的那一方。國民黨也非常清楚,但對於國民黨而言沒有辦法操之在握,很多事情取決於中國大陸政治的評估跟判斷。

台灣學者李大中認為,蔡英文在選戰上以「保台牌」為主軸,塑造出她是唯一能夠保台灣的政治領袖。(台灣總統府網站)

香港01:具體到大陸工具箱裏的工具,以及對台海整體性的佈局和策略,主動權還是在大陸一方,台灣難道意識不到這一點嗎?

李大中:我同意,所有選項都早已經排在北京的沙盤推演當中,只不過該不該出手,或者在哪個時間點出手,還是動態的。比如說要看在大選過程中台灣的選情有沒有出現一些新的變化,或者台灣明顯跟香港的「反修例」有進一步的聯結,或者美國在大選之前有沒有更進一步,比如說特朗普(Donald Trump)又下了甚麼重手,在Twitter發了甚麼樣的文章,或者突破了美國多少年的經濟,有一些過去沒有辦法到台灣的官員抵台,或者蔡英文在接下來幾個月時間裏還有一次美國行程,不是單純的過境,而是真正造訪美國。

所以我覺得對這種動態,大家都在看下一步棋是甚麼。如果沒有那麼的大政治的變化,我會認為北京也不見得採取甚麼樣更進一步的作為,因為兩岸官方的冷僵持,也不是一天兩天,基本上從蔡英文執政沒多久就發生,但冷僵持的後面是官冷民熱,民間的交流、往來,甚至包括跟兩岸的經濟往來,比過去在量上更大,所以我覺得這應該都是北京在思考的點。

但是對於蔡英文政府來說,假設北京在兩岸的關係上有大動作,那對蔡政府來說當然是求之不得,有幫助的。表示說她的保台牌效應可以進一步的擴大,對國民黨而言是有苦難言,因為韓國瑜現在要打的政策是,因為民進黨正在操作這次大選的主軸就是「親美」或者「親中」,二選一,如果陷入民進黨的邏輯,然後中國大陸又有一些作為,讓民進黨支持者或者台灣一般民眾更相信的確是如此的話,對國民黨傷害是非常大的,因為「親美」、「親中」的架構,這種邏輯是民進黨的邏輯,基本上不會是國民黨的邏輯,因為我相信國民黨未來幾個月要打的主軸就是,台灣沒有反美的可能性,基本上主要政黨一定都親美,馬英九以及傳統的國民黨精英跟美國都有相當程度的關係,即便韓國瑜不是,但韓國瑜身邊的人,或者他日後要用一些重要的人士,或者他的幕僚團跟美國的關係都不會走遠的。

蔡英文今年7月到加勒比海友邦訪問,回程過境美國丹佛,在下榻酒店門外與台灣僑胞握手。(蔡英文 Facebook)

香港01:相較而言,國民黨是比較被動的,一方面它不是「統」,另一方面它又不能直接說「獨」。國民黨的「不獨」,讓自己有點左右為難。《中時》日前刊發社論認為,2020是獨與不獨的抉擇。

李大中:《中時》的社論出一些這次大選的本質,但是我認為北京會這樣看,認為是獨與不獨的選擇,但是對於台灣的選民未必會認定這次大選是一個「獨與不獨」的選擇。這次對北京的觀察來說,或者北京也會把它定位為蔡英文不能再連任,因為對兩岸關係傷害太大。因為選舉還是有很多每個人不同的考量,我要選你或者不選你,有些是我就對你的執政很不滿意,覺得你實在是太會欺騙,只會動嘴巴沒有好好做事,或者把兩岸關係推向一個不可知的地步。這個獨與不獨可能有些有志之士會把它認為這是一個關鍵的原因,北京也會這樣判斷。但對於台灣民意來說,可能這種想法就未必是主流。我覺得是如此。

國民黨會向民眾證明說,如果執政之後,會把兩岸關係做好,這是民進黨做不到的。如果陷入的是「親美」、「親中」,這是民進黨現在最想打的一張牌,那國民黨必敗無疑,國民黨我相信未來幾個月要積極向選民證明的地方,還有要向美國人證明的就是,「親美」不是民進黨的專利,基本上「親美」是國民黨有史以來的傳統,但國民黨有信心不但把台美關係維持好,同時又讓兩岸關係脱離過去三年多的狀況。

國民黨打這場仗是困難的,因為中國大陸的政策並不操之在握。有些時候對民進黨最有利的地方是黑白分明,甚至有個敵我,當北京越強烈,動作越大的時候,越掉入民進黨的邏輯。國民黨比較麻煩的地方是還得向美國做解釋,這是重要的對外工作,因為民進黨的宣傳做得非常成功,基本上在美國的政治精英裏面,或者跨黨派的國會議員裏面,會認為蔡英文繼續執政可能對美國來說還是比較放心的,因為他們並不是很清楚韓國瑜整個兩岸關係還有對外政策的主張,是不是如同過去很傳統的國民黨,還是非常堅守台美關係。

目前國民黨會是兩邊作戰,一方面對美國,美國還是對韓國瑜陌生的。第二方面國民黨一定希望把兩岸關係做起來、做好,這是他一個很重要的承諾,因為經濟要弄好,老百姓還是最關心經濟,但是對於國民黨向來的邏輯來看,經濟要做好怎麼可能兩岸關係不弄好?因為兩岸關係現在整個的氛圍是如此,所以讓國民黨過去能夠打兩岸牌這種優勢在喪失中。其實非常諷刺,過去兩岸關係是國民黨最有信心的地方,台美關係也是,現在被民進黨已經操作成基本上可以不管兩岸關係,反正北京對台灣就是個威脅,善意也沒有出現,動作還很多,是不是他就向老百姓說,現在基本上還是二選一,要靠向美國那一邊。而且會一而再再而三向美國提出類似的訴求,所以這種論述基本上美國會支持。對美民進黨已經佔了先機,論述非常成功,訪團一團又一團,這幾年國民黨在美國的聲音是弱勢的。

對於兩岸關係照理應該是韓國瑜的強項、國民黨的強項,但是就要看北京的作為,怎麼樣做盤算。假設北京真是毫不在意台灣內部的政治變動,認為都是小氣侯、小格局,基本上要抓大局,那當然可以甚麼都做,要下甚麼樣的重手,過去二十多年,台灣也是非常有經驗,從1996年最早的提的文攻武嚇,到後來我們發現北京的政治操作是越來越細膩的,未必會採取這麼強烈的手段,因為強烈的手段有時候是適得其反。

據李大中觀察,兩岸關係照理應該是韓國瑜的強項、國民黨的強項,但是就要看北京的作為,怎麼樣做盤算。(資料圖片)

香港01:北京對台策略已經跟原來很不一樣了,比如去年的九合一選舉,台灣普遍認為大陸會捲進來,但最後絲毫沒有介入,反而打臉了美國。不過從2020大選前大陸的系列動作來看,大陸明顯在以自己的方式「參選」。

李大中:我也覺得北京也很精明,知道對台灣的政策,你想要達到的目的是甚麼,尤其在選前非常關鍵。但是這一次大家都說比較不太好預測,因為過去幾次總統大選,北京表面上的擔心或者實際的動作相對是比較低調的,這幾次都是如此。2000年可能還好,像這一次大家會比較擔心,因為目前看起來民進黨的優勢還蠻大的,因為它是個團結的民進黨,國民黨目前還沒有整合成功。

國民黨過去最主要的幾張牌,一個是兩岸牌,它的優勢在消失當中,主要也是因為中國大陸的作為,國民黨不能操之在握。第二個我覺得比較重要就是「經濟牌」,照理說,只要大選的主軸回歸到去年九合一大選,國民黨贏的機會就大,但是目前民進黨當然不會把選戰的主軸變成是施政牌、經濟牌,一定把這個主軸推到兩岸關係,還要推到美國對台灣的支持,就兩張,一張是美國牌一張是兩岸牌,但是兩岸牌或美國牌,就是一個巴掌拍不響,當民進黨一天到晚說甚麼假信息、假新聞、揭露我們等等,假設中國大陸是非常從容不迫有自信,或者沒有甚麼太多太大的動作,基本上民進黨那些主張,或者那些訴求不會有太多的漣漪,但是從今年年初開始到現在,其實有太多的事情都提供了蔡英文連任充足的子彈,可能這樣的趨勢還會一直延續到年底,我是這樣判斷。

李大中認為,對國民黨任何的領導者來說,即便是韓國瑜也不敢忽略美國對台灣的重要性。(資料圖片)

香港01:你剛剛談到國民黨和民進黨各自怎麼「打牌」,你覺得台灣真的可以全面倒向美國嗎?因為大陸就在這裏,又是一個很龐大的存在,全面倒向美國太不切實際。

李大中:對於國民黨邏輯來說,因為台美關係還是很重要,但是我會覺得它會比較平衡,他知道對台灣的長治久安或者兩岸關係的長遠發展,不能像現在政府做的,一面倒向美國。

民進黨一定是一面倒,而且其實這個一面倒剛好是被民進黨逮到天時地利人和,就是美國的政策提供它的這個機會之窗,這種一面倒的邏輯,假設在過去奧巴馬執政時期,甚至小布殊(George W. Bush)時期,我覺得沒有那麼簡單,不會那麼稱心如意,或者完全的符合民進黨。因為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後政策的主張,或者他製造表面上的對中強硬、印太戰略讓民進黨剛好找到這種空隙,就是一拍即合,所以民進黨所有的腳步,甚至是貼美國的速度和步伐是超過區域裏的其他國家的,在過去是沒有這種條件的,剛好被碰到。

但是對國民黨來說,因為台美關係向來是台灣一個很重要的重心,這是毋庸置疑的,沒有辦法。但是國民黨會絕對認為不能這麼失去平衡,因為兩岸關係不管從任何的角度來看,它的重要性絕對不亞於美國,大陸就在旁邊,而且經濟相互的依賴這麼大,沒有人能夠忽略中國大陸就在旁邊的事實。我覺得這就是國民黨和民進黨政策上最大的差異,國民黨要推的就是一種程度的戰略平衡,現在當然不可能去複製馬英九過去八年的政策,但是在國民黨心目中,兩岸關係的重要性還是非常重要。

但有沒有可能把美國丟棄?我也很老實說,可預見的未來,我覺得對國民黨任何的領導者來說,即便是韓國瑜也不敢忽略美國對台灣的重要性。但是韓國瑜也應該很清楚,如果是民進黨目前的政策,對台灣來說就是一個致命性的,或者是一種自殺性的政治作為,而且多半的亞太區域的國家也不走這一條路,沒有人像民進黨目前走的政策,光靠美國就行,即便嘴巴講要維持兩岸的現狀,但是明眼人一看沒有,根本沒有要維持。所以區域裏面的大部分國家還是在做避險的對外政策的選項,不會輕言做出二擇一,而且台灣哪有這種能耐和本錢能夠做出二選一?不可能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