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觀察】人事換血傳聞基本確定 誰該為雄安的發展進度負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時間進入2019年下半年,中共高層在國內的區域經濟發展上再次祭出新的動作——深圳被重新定位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以上海為龍頭的長三角經濟帶也被前不久出台的《長三角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指向新目標—「全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樣板區」。2017年4月1日一經亮相就被官方稱為「繼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之後又一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的雄安新區,歷經兩年半的準備與醖釀之後,在外界的眼中,卻依舊如「霧裏看花」。

而近期雄安新區官員「大換血」的迹象,無疑加重了外界的疑惑。微信公號「京津雄城市群」9月4日發佈的消息稱,雄安新區近期集中任免12人。其中具體3人:原雄安集團黨委副書記、總經理劉春成、雄安新區黨工委管黨群工作部部長牛景峰和河北容城縣委書記商少璞均已如上述消息所稱「另有任用」——劉春成已於9月2日被宣布擔任任河北省科學院黨組書記、牛景峰9月3日被任命為河北工程大學黨委常委、另外,雖然官方暫時未公布答案,但是容城縣委原副書記戎華奎9月6日被宣布「轉正」,讓原書記商少璞的「另有任用」已是板上釘釘。

這種成批次的人事調整,是中共高層對雄安發展現狀的不滿?還是因事定人原則下,為雄安即將進入新一個發展階段做準備?外界疑問歸根結底就是,誰(什麼機構)為雄安新區的發展負責?

2019年1月,雄安市民服務中心內的規劃展示中心一角。(新華社)

雄安新區管委會

類似於中國其他的特區,和雄安信息發展最息息相關的是雄安新區管理委員會(簡稱雄安新區管委會),該機構是河北省人民政府的派出機構,與中共河北省委的派出機構——中共河北雄安新區工作委員會合署辦公(簡稱雄安新區黨工委,所以我們會在新聞中看到相關官員職位前綴是「雄安新區黨工委管委會」)。近期流傳的12名官員集體更換名單中,有9人都是「雄安新區黨工委管委會」下屬分支機構的主要負責官員。

雄安管委會主任陳剛。(河北衛視視頻截圖)

雄安新區管委會主任為河北省副省長陳剛(副省部級)。1965年4月出生於江蘇的陳剛,擁有化學博士學位。從2000年開始,在北京政壇深耕了13年,2012年7月,即中共十八大前夕進入北京市委常委,成為一名47歲的副部級中共官員。中共十八大之後不久(2013年5月),陳剛南下調任貴州成為貴州省委貴陽市的市委書記併兼任貴州省委常委。4年的過渡期之後,陳剛在雄安新區宣布成立的一個月之後(2017年5月),重新北上,成為河北省副書記兼雄安新區臨時黨委書記。之後轉為雄安新區雄安新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河北雄安新區規劃建設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

根據官方的說法,雄安新區管委會負責「組織領導、統籌協調雄安新區開發建設管理全面工作;對雄縣、容城縣、安新縣及周邊區域實行託管。同時接受中國國務院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指導。」

雄安新區規劃建設工作領導小組

雖然官方文件稱雄安新區管委會「接受國務院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指導」。但是在介紹國務院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之前,一個類似「夾層」的機構不應該被忽略,那就是雄安新區規劃建設工作領導小組。該小組的主要成員由河北省委和省政府的官員組成。

前文已經說明,雄安新區管委會主任陳剛兼任「雄安新區規劃建設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而雄安新區規劃建設工作領導小組組長則由河北省委書記王東峰(正省部級)兼任。顯而易見,雄安新區規劃建設工作領導小組的規格高於雄安新區管委會。

隨着《河北雄安新區規劃綱要》於2018年4月14日獲中共中央、國務院批覆同意,河北雄安新區規劃建設工作領導小組也在2018年5月15日第一次公開亮相。不過相較於政壇經歷從陝西、中央、天津再到(2017年10月)河北的王東峰,擔任該小組第一副組長的許勤(河北省省長,正省部級)更加引人關注。

2019年1月16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河北雄安新區考察調研,左二為河北雄安新區規劃建設工作領導小組第一副組長許勤。(新華社)

2017年4月1日18時26分——在新華社宣布「中共中央、國務院決定設立河北雄安新區」之後不到半個小時——河北新聞網就公布了深圳市市長兼市委書記許勤調任河北省委副書記的消息。1961年10月出生於江蘇的許勤,在調任河北之前有9年的深圳執政經驗,2008年許勤剛到深圳擔任常務副市長時,深圳正遭受全球金融危機的衝擊,大量當地的製造型企業經營困難,在這樣的背景下,許勤很快升任深圳市長並在之後的幾年裏,讓深圳的經濟從危機重重的高速發展轉為平穩發展,為深圳擺脱了作為特區如何繼續發展的迷茫。外界普遍期待許勤能很好地應對新區建設中難以預料的各種困局,在雄安新區的建設當中發揮重要作用。

國務院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

前文已經說明,雄安新區管委會接受國務院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指導。

國務院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屬於國務院議事協調機構,以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為主要職責目標。該小組的任務主要集中於頂層設計,並有一些高層次協調職能。常設的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側重於制定操作層面的規劃,及落實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的頂層設計和重大決策。

2018年5月14日,國務院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的組長韓正(右三)在河北雄安新區調研。(新華社)

國務院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的組長為韓正(國務院副總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正國級),3位副組長分別是:李鴻忠(天津市委書記、政治局委員,副國級)蔡奇(北京市委書記、政治局委員,副國級)王勇(國務委員,副國級)。該小組正副組長分別是由正國級和副國級官員擔任,在中共政壇已經與各類別的中共中央領導小組同一個等級。

引人關注的是,屬於京津冀三省市之一的河北省的最高領導人王東峰,居然沒有和蔡奇、李鴻忠一起出現副組長之列。王東分的「缺席」,或是因為其並不是政治局委員級別,因為即便是該小組的辦事機構——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也是由進入副國級(何立峰2018年3月開始擔任中國全國政協副主席,成為中共副國級官員)級別的國家發改委主任何立峰擔任。

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

由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更名而來的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簡稱財經委),中國經濟的核心領導和決策部門,主任由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擔任。從表面上看,財經委似乎和雄安新區沒有什麼直接聯繫,但是正是在該機構會議的討論之下,才醖釀了雄安新區的誕生。

2015年2月10日,當時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9次會議審議研究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習近平在現場提出「多點一城、老城重組」的思路。「一城」就是要研究思考在北京之外建設新城問題。這就是雄安新區產生的背景。

2016年3月24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聽取北京市行政副中心和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載地有關情況的匯報,確定了新城的規劃選址,同意定名為「雄安新區」。2016年5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關於規劃建設北京城市副中心和研究設立河北雄安新區的有關情況的匯報》,「雄安新區」首次出現在匯報稿的標題之中。

如果說京津冀一體化發展是由中共現任總書記親自推動的區域經濟發展戰略,那麼雄安新區無疑是這個戰略中的核心引擎。習近平在上任總書記之前就曾力推京津冀一體化發展,2012年2月26日,在當時的一場專題座談會上,習近平就表示京津冀是繼長三角、珠三角之後,中國第三個最具活力的城市群,並提出京津冀要「抱團」協同發展,凸顯京津冀在中國發展格局中的戰略地位。

不過與此同時,京津冀區域發展規劃也是中國最難協調的區域規劃之一,也勢必也決定了雄安新區能在整個京津冀經濟帶中能否真正發力。大的背景現實是:中美貿易戰持續進行,中國國內也面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結構性矛盾突出,經濟換代升級和擴大就業之間難以平衡等一系列問題。鄧小平當年以加速開發浦東為抓手,使中國的發展歷經波折後終入正軌,習近平能否實現以雄安新區為依託破解當下經濟難題?除了高層的「頂層設計」,恐怕還要取決於影響雄安新區乃至整個京津冀發展的各個官方機構,能否領會中央高層的對雄安以及京津冀一體化發展的真實期望,進而推動這個特別的經濟新區的發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