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從金融副省長集體上位 透視中共政壇人事調整四大現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0月17日,剛剛辭去中國農業銀行執行董事、副行長的蔡東即被任命為吉林省副省長。蔡東的此次任命正代表了當前中國政壇最炙手可熱的一種人事現象——「金融副省長」的集體上位,事實上,在蔡東之前,中國政壇剛剛經歷了一次小規模的人事調整潮,包括「金融副省長」在內反映了當前中共人事調整的四大現象。

2018年開始金融系統人士進入地方政壇擔任副省長的現象密集出現,「金融副省長」已成為當今中共政壇炙手可熱的一個群體。(VCG)

其一,2019年中共政壇「金融副省長」現象持續出現,隨著蔡東的繼任,已有17省份配齊「金融副省長」。

1968年出生的蔡東在繼任吉林副省長之前,金融工作經驗豐富,曾在中國三大國有銀行——工行、國開行和農行任高管。此番調入吉林是其5月從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副行長轉任中國農業銀行副行長半年內的二度履新,延續了「金融副行長」轉「金融副省長」的人事現象。

關於中共政壇 「金融副省長」湧現這一人事規律,多維新聞較早就有過關注分析,2012年之後,長期在中國國有銀行、證券等金融系統工作的官員調入地方政壇擔任「副省長」,主管地方金融等工作。根據已有報道顯示,當前,中國已有17省份配備「金融副省長」。

2012年時任中國證監會主席助理、黨委委員的朱從玖轉任浙江省副省長是當前中共政壇「金融副省長」最早的案例,此後直到2016年先後有中投副總經理劉桂平任重慶市副市長(2019年3月再轉金融系統,任中國建設銀行行長)、長期在中國證監會工作的陳舜調任雲南副省長,2017年中國交通銀行副行長王江任江蘇副省長,到2018年上海、北京、天津、廣東、山東、四川、福建一口氣7省「金融副省長」集體上位,進入2019年僅9月份就有5例這樣的人事調整。當前,「金融副省長」這個群體已遍布中國過半省份。

蔡東在半年內已是二度履新。(網上圖片)

「金融副省長」的批量湧現不僅讓外界開始注意到這個異軍突起的群體,更開始好奇中共佈局「金融副省長」背後的邏輯。大內媒體注意到,金融副省長」規模不斷壯大,或許是因為此前很多在地方掛職的「金融官員」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尤其是較早配備「金融副省長」的浙江與江蘇。

當然,大的背景仍然是中共推行的金融改革。9月重慶市前市長黃奇帆在談到中美貿易戰的話題時稱,「在今明兩年中國金融供應側改革的關鍵時刻,中國工商企業的負債率達到GDP的160%,這裏面就有許多壞賬。股市裏、企業裏,有很多崩盤的,一定要在世界金融戰、貿易戰前把這些問題料理了,否則的話,如果這些泡沫都在,外敵如果打進來就很麻煩。」

事實上,早在2017年中國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習近平就曾指出:「特別是要注意培養金融高端人才,努力建設一支宏大的德才兼備的高素質金融人才隊。」在今年2月的中共政治局會議上,習首提金融供給側改革,並在隨後的政治局集體學習會上再次強調「要打造一支政治過硬、作風優良、精通金融工作的幹部隊伍。」有分析指出,金融系統是一個比較專業的體系,來自金融系統的人士進入地方政壇身上「攜帶」的金融資源,將有利於地方金融業的發展。

其二,「70後副省部級」穩步進場。從9月葛海蛟(1971.12)就任河北副省長,7月張立林(1971.1月)任遼寧副省長,6月馮忠華(1970.5)南下海南任副省長,3月覃偉中從中石油調任廣東副省長,至此,中共政壇「70後」副省部級擴容至16人,從16位「70後」副部的出身來看,金融系統拔得頭籌,佔得7席,繼而是中紀委,貴州、上海仍然延續其政治高地的光環,照例成為新一代官員晉升的通道。

三是,環保領域的人事新風向。除了「金融副省長」「70後」副部這樣近兩年較為矚目的政壇「明星」,9月28日江西副省長的任命也被認為是中共政壇的一個人事新風向。當日,江西省環境保護廳黨組書記、廳長陳小平晉升江西副省長。

所謂「新」並不是指類似陳小平這樣從生態領域調任地方主政的人事現象,而是生態領域官員直接從地廳(司局級)直接升至省部級,目前陳小平是首例。2017年12月,安徽蚌埠市委書記汪瑩純走馬上任,此前他任安徽省環境保護廳廳長、黨組書記,2018年9月,遼寧省環境保護廳廳長、黨組書記來鶴補缺被查的遼寧撫順市委書記,2018年10月,吉林環境保護廳副廳長王有利調任吉林四平副市長,但這都僅限於廳局級的人事調動,從省環境廳廳長一職直接晉升為副省長,陳小平還是中國全國31個省區市現任的副省長(副市長、自治區副主席)中的唯一一例。

據內地媒體報道,陳小平在任江西省環保廳長時工作獲得肯定,曾被中共環保督查組稱「江西不僅生態環境質量在全國領先,生態環境保護工作也走在全國前列。」

相比主管金融、改革領域官員在中共政壇的仕途前景,環保領域一直在政壇中角色偏弱,但中共十八大後,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尤其重視中國發展中的環保問題,其在2012年的首次地方考察中即指出中國在生態環境方面欠賬太多,表示要即刻把這項工作抓起來。並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將「污染防治」列為其施政的「三大攻堅戰」(包括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脱貧、污染防治)之一。因此此番陳小平的「特殊晉升」背後或是中共人事的一個新風向。

圖為2019年3月,當年的春季學期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中青年幹部培訓班在中共中央黨校開班,習近平在開班式上發表講話,同年9月的秋季學期開班習近平也發表了講話,其中輿論關注的「鬥爭」系列講話就是在那次會議上發表的。(新華社)

第四是,相比於年齡層、領域型的人事觀察,2019年大規模的省委常委層面的人事異動還牽涉批量官員晉升的一個線索——中共中央黨校中青年幹部培訓班。

該培訓班從1980年開設,是中共中央針對中國黨政機關的正副廳(司局級)官員的一個培訓基地,根據其定位,進入該培訓班的學員一定意義上將是中共政壇未來正副省部級及以上官員。

整理該培訓班歷屆學員發現,中國國務院前副總理田紀雲是該培訓班首期學員(1980年9月-1981年7月),中共中央前領導人胡錦濤在任甘肅省建委副主任時曾是該培訓班的第2期學員(1981年9月-1982年7月);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是第9期學員( 1992年9月-1993年7月)、胡春華在西藏自治區山南行署專員時是第13期學員(1996年9月-1997年7月);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書記郭聲琨、中國最高法院院長周強、中國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同是該培訓班的第12期學員(1995年9月至1996年7月),今年3月至7月,中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華春瑩短暫 「消失」數月曾引發外界關注,隨後披露也是參加了2019年的中青培訓班,不過,華春瑩的再次露面已經是從中國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升任司長。

整理2019年至今百餘位副省部級官員的調動情況,其中有超30%也都曾是該培訓班學員。例如剛剛轉任河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的甘榮坤在2005年5月至2006年1月在該培訓班學習,9月末就任河北的「金融副省長」葛海蛟是該培訓班第41期學員(2016年9月—2017年1月)。

人事議題向來是中國政治裏最基礎的那個討論事項,官員的背景經歷,政治資本等既是中共用人思路的反映,也是觀察一個政壇生態的樣本,而近兩年現象級的人事調動的一個背景是內外壓力之下,中共在試圖加快推進各領域改革與整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