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因何疑雲重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據新華社24日消息,十九屆四中全會將於10月28日至31日在北京召開。千呼萬喚始出來的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引發了海內外輿論場豐富的政治流言。

事實上,這一場景對於屬於中共政治的人士看來並不陌生。作為「決定」中國時局的關鍵力量,中共的每一個動作甚至「政治話語」都會引起國內外的注意和解讀。然而,由於中共在「政治季」期間的不透明,以及本身政治信號傳達的複雜性,人們總是以一種好奇的心態試圖窺伺到某些蛛絲馬迹。人們在北戴河時間期間猜測中共幾代高層之間的討論,而一次次閉門召開的中央全會其實也是人們猜測政治風向的窗口。在沒有確鑿的信息公開時,人們通常只能依靠經驗和想象去填補信息空白。

京西賓館。(新華網/資料圖片)

正如人們所知,中央全會由近400名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在中共黨代表大會閉幕期間代為行使職權,負責選舉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軍事委員會成員和中央書記處書記。起初,他們開會周期不確定,會址不確定,但改革開放後逐步趨於規範化,每5年任期期間召開7次中央全會,會址則恒定選在北京西長安街羊坊店路1號一座稱為京西賓館的蘇式建築中。

局外人並不清楚他們究竟如何開會,對相關會議議程進行討論、表決。2015年《南方週末》曾在一篇文章《中央全會探秘:有哪些歷史慣例與特殊安排》中引述來自2014年列席十八屆四中全會的浙江基層法官陳遼敏的描述。

陳遼敏說,十八屆四中全會的會場主席台是中央領導人的座位,正對着主席台的下面是中央委員座位,中央委員的兩側靠前是中央候補委員座位,兩側的後方則是列席者的座位。上午9時,坐在主席台中央的習近平說「現在開會」。分組討論時,每三個省分成一組,每個小組會議室都有一個發言席,發言次序沒有事先排定,「能搶到話筒就行」。

此次政治傳言洶洶的原因另一部分則來自於熟悉中共政治人士的經驗判斷。事實上,根據以往歷史,中央全會會期內外的確通常會是中共高層人士調整的關鍵周期,尤其是每屆中央全會中的「四中」,更是被認為是一屆中央全會進行調整的「期中」關口。

中央全會會期內外通常會是中共高層人士調整的關鍵周期。(資料圖片)

大體而言,1989年之前,中共尚未建立比較穩定成型的領導體制,因此每次中央全會人事調整比較頻繁,幅度也是相當大。除本身即是以決定黨和國家領導人名單的一中、二中外,其實也不乏四中、五中調整的案例。比如,十一屆三中全會上,陳雲被增選為政治局常委,鄧穎超、胡耀邦、王震被增選為政治局委員;而十二屆五中全會上,則有田紀雲、喬石、李鵬等人被增選為政治局委員。

其實,1989年因為六四事件發生,當年中共分別在6月份、11月份召開了四中、五中兩次中央全會,對中共領導層進行大幅度的調整,甚至連中共中央總書記和中央軍委主席也均有江澤民接任。這也是中共最後一次在屆中進行如此力度的人事重組。

自1989年後,中央全會期間高層調整其實已經越來越少,但是「四中」因為剛好處於期中的承上啟下時間段,所以一般是高層人事佈局的關鍵期。

1994年9月,十四屆四中全會,增補吳邦國、姜春云為中央書記處書記,時任上海市長的黃菊也順勢接班吳邦國的市委書記一職,順利入局。1999年9月份,十五屆四中全會期間,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國國家副主席胡錦濤當選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也首次進入中央軍事委員會。2004年9月份,十六屆四中全會召開,最大的變化是胡錦濤接替江澤民的中央軍委主席一職,名義上完全掌握軍權,同時軍委再次改組調整,徐才厚躋身軍委副主席。2009年秋的十七屆四中全會並沒有預想的那樣由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開始接手軍權——習近平直到2010年秋的五中全會才當選中央軍委副主席,但這被認為是處於其本人主動要求的「特例」。此後,中共十八大上胡錦濤完全放棄黨軍大權,所以十八屆四中全會也沒有上演當年江澤民向胡錦濤移交軍權的「戲碼」。

即將啟幕的中央全會雖然是在2017年、2018年人事大洗牌不久的背景下召開的,且中共高層人事更迭也逐漸臻於規範化、制度化,未必會出現重量級的人事變局。但是,鑑於當下的節點意義,這將是中共完成全面小康、推進「十四五規劃」佈局前的重要調整機會。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