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朱克伯格「翻臉」背後:遊走中美夾縫的失意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副總統彭斯(Michael Pence)當地時間24日發表美國對華政策的演說。這是繼其2018年10月份的那場「鐵幕演說」之後第二次站在同樣的場合。在這場演講中,他點名批評了Nike等美國公司在香港問題、莫利事件中所展現出來的與美國政治正確相悖的姿態。而對於美國的這些國際性企業來說,彭斯的批評多少有些「殺雞儆猴」的意味。

在這樣的背景下,美國企業在中國龐大的市場與美國政府的政治警告間會做出怎樣的選擇呢?

近日,朱克伯格頻頻發表對中國不滿的言論,與其此前對華示好態度大反轉。(VCG)

10月23日,Facebook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美國國會的一個聽證會上告訴白宮的政客,必須支持Facebook的創新,否則中國的科技公司將會比美國企業強大;10月21日,朱克伯格接受採訪指責中國、俄羅斯正在試圖干涉美國選舉,而Facebook正在引入一種「選舉安全」項目,為選舉官員、候選人以及幕僚提供更好的賬戶保護舉措;更早些時候的10月17日,朱克伯格在一個公開演講中對着美國的百位大學生聲稱正在風靡美國的Tik Tok(抖音國際版)具有內容審查機制,而Facebook不想限制言論自由。

從積極開發適用於中國互聯網環境的審查工具到公開狂噴中國的審查制度,從霧霾天在天安門晨跑秀親民到怒吼不能讓中國比美國先進,朱克伯格近日頻頻劍指中國的系列言論令輿論不解:那個曾經與中國官方互動頻頻、對中國市場不吝溢美之詞的朱克伯克去哪了?互聯網大佬為何對華態度逆轉,對中國「始亂終棄」?

觀察朱克伯格對華態度的轉變,不得不理解這一年國際局勢的變化及Facebook所展現的策略調整。事實上,朱克伯格「變臉」的背後,是一個執掌世界上最大互聯網社交平台的巨頭入華雄心未酬與世界風雲變化下的政治站隊。

朱克伯格10月23日在美國國會的聽證會稱,必須支持Facebook的創新,否則中國的科技公司將會比美國企業強大。(路透社)

Facebook入華雄心受挫

曾經,Facebook為了進入中國市場展開過一場曠日持久的馬拉松式「求愛」,但是十餘年來,其始終未能真正進入中國。對此朱克伯格解釋說是因為其不願讓Facebook在一個沒有開放互聯網環境中開展業務,實際上,外界皆知這不過是給Facebook入華失敗的一個台階,背後是求而不得的失意。

在中國社交平台知乎上,中國網民很清晰的列出了Facebook入華計劃的軌迹:自2007年Facebook開始註冊facebook.cn的域名並註冊了包括菲絲博克在內的60個商標開始,Facebook便開始了一系列的入華攻勢;2008年,據傳言,Facebook 都給自己取好了中文名,不是臉書,而是「飛書」;不料在2008年至2009年中國西藏發生騷亂,此後中國監管部門對Facebook及Twitter等社交媒體統統實施了無限期封鎖;2010年Facebook開始尋求與中國互聯網企業合資合作的形式入華,朱克伯格拜訪了百度、阿里巴巴、新浪等中國互聯網企業,後來百度創始人兼CEO李彥宏曾證實過Facebook的這一計劃,但後來也是不了了之。直到2014年Facebook內部的一例人事變動被認為是Facebook入華雄心的象徵。

當年朱克伯格找來一個叫王黎(Wang-Li Moser)的高管為其進入中國市場搭橋鋪路,據報道,王黎出生在中國大陸,現為美國公民,其曾在英特爾(Intel)中國辦事處工作十多年,有強大的政府資源。自此以後,朱克伯格與他的Facebook便在中國開始一場魅力運動。

在過去的幾年,朱克伯格熱切地表達着自己與中國的不解之緣,他努力學起了漢語,一再強調自己是「中國女婿」(朱克伯格妻子是第二代華人,)甚至不惜在嚴重的霧霾之下不戴口罩在北京暢跑,以示對華的好意。昔日的「網絡沙皇」、時任中國網信辦主任的魯煒2014年訪美時參訪Facebook總部,朱克伯格作了熱情的接待,用中文作起講解,而他工位的顯眼位置還擺着一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著作《習近平談治國理政》。

另一個更廣為人知的舉動是,同年10月,朱克伯格受邀擔任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顧問委員會委員,並在清華大學用中文發表長達22分鐘的演講。2016年3月,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主管中國宣傳事務的官員劉雲山會見朱克伯格時,他不假思索的表示要跟中國一道通過互聯網創造美好世界。在此之前的2015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美時,朱克伯格不僅用中文與習近平交談,還邀請這位中國領導人為其女兒取中文名字,但此後大內媒體報道,習近平婉拒了這個邀請。

+3
+2

當然,朱克伯格在中國的高調「示愛」也得到了回應,2015年傳出Facebook取得中國政府允許開設辦公室的許可證,2017年Facebook的一款名為彩色氣球的應用也在中國網絡上低調上線,當然,這一切的幕後操盤手就是這位叫王黎的高管,儘管她被稱為是一個「低調的中間人」,但2017年5月,具有官方背景的澎湃新聞報道了這樣一則消息:上海市商務委員會主任尚玉英會見了美國Facebook公司中國首席代表王黎一行。會談內容即為「Facebook擬在上海設立分公司等話題」。而2016年朱克伯格見劉雲山時,也是由王黎陪伴。中國批出許可Facebook在北京開設辦公室時,申請人也是王黎。

不過,2018初,王黎被爆已去職Facebook,儘管在2018年7月,網上爆出Facebook已在中國杭州註冊了Facebook獨資子公司,但隨後被中國撤銷,這也算是Facebook在中國的「謝幕秀」,2019年3月,朱克伯格徹底關閉了通向中國的大門。他宣布計劃將Facebook轉向私密通訊的模式,同時宣稱不會在「有侵犯隱私或言論自由紀錄的國家」建立數據中心。

十年規劃,朱克伯格並沒有叩開中國市場的大門,其向輿論抱怨「他們從不讓我們進入」,其向美國政客口誅中國社交平台TikTok正在侵蝕美國的言論自由,並挑動當下敏感的中美科技領域的關係,製造中國科技威脅美國地位的緊張感。這其中有對中國政府的怨氣,但除此之外也有政治戰隊時代商人的無奈。

朱克伯格10月17日在演說中批評抖音政治審查,又指Facebook從來無法符合華開展業務的條件。(美聯社)

中美對立 朱克伯格援美

朱克伯格連日發表對華刺耳言論,給外界最直接的觀感是「由愛生恨」,不排除有這樣的情緒,但更重要的是世界變天了,如今「反華」已成為白宮裏最大的政治正確,這也就意味着Facebook此前對華的友好姿態將在今天成為其立足國內的「罪證」。

理解現時Facebook面對的壓力,便可大致理解朱克伯格言論出位的言不由衷。10月23日,朱克伯格走進美國國會聽證會,他這次將會Facebook籌備已久的全球加密貨幣計劃接受國會質詢。

相對於Facebook,或許外界對這項尚未「出籠」的項目還不甚了解,不過這將會是體現Facebook另一雄心的計劃。據了解,該項目的內部代號為「Project Libra」(天秤座計劃)。BBC在此後的報道中表示該產品的正式名稱為「GlobalCoin」(「全球貨幣」),但科技媒體The Information之後糾正了這一說法,表示GlobalCoin只是Facebook員工在內部的非正式叫法,產品正式名稱仍然會採用「Libra」的叫法。無論如何,Facebook藉此統一全球金融的野心顯露無疑。

不過,Facebook現在正面臨一個關口,這也是朱克伯格對華態度轉變的原因。一方面在社交平台,朱克伯格公開口誅的中國社交軟件TikTok已經打到了Facebook的後院。數據顯示,截止到2018年年底,TikTok在全球150個國家的手機APP市場中都有下載,有75種語言選擇,TikTok在印度的市場表現已經領先了他旗下著名產品Instagram一個身位。不止如此,更讓Facebook火大的是,TikTok最近在硅谷設立了新的辦公地點——加利福尼亞山景城,這裏不僅是此前Facebook旗下通訊應用軟件WhatsApp的辦公場所,還與Facebook總部僅有數公里之遠。消息顯示,當前,已有不Facebook的老員工跳槽去了TikTok。更讓Facebook忌憚的是,Facebook引以為傲細分年輕受眾需求的法寶被TikTok做的更出色。中國的「門」叩不開,世界市場中國互聯網社交媒體又跳來分一杯羹,這無疑會讓朱克伯格怒火中燒。

按照Facebook對「Libra」項目的設想,將建立一種全球貨幣和金融基礎架構,覆蓋數十億人,將改變未來的全球經濟。(資料圖片)

而現在對於朱克伯格更為迫切還不是社交媒體領域的廝殺,而是他的「Libra」項目能夠迅速得以推進。按照「Libra」項目的設想,其將建立一種全球貨幣和金融基礎架構,覆蓋數十億人,將改變未來的全球經濟。作為全球互聯網第一梯隊中首家公開進入加密金融領域的公司,這帶給朱克伯格的除了領先的興奮,還有競爭的焦慮以及來自審查的困擾。

在Facebook 推出 Libra 項目後不久,中國央行就針對 Libra 和央行數字貨幣的問題頻頻發聲。近日更有傳聞稱中國央行發行數字貨幣或在今年的11月11日推出,雖然傳聞遭到官方闢謠,不過中國人民銀行也明確稱「加快推進法定數字貨幣(DC/EP)研發步伐為2019年下半年重點工作之一。」相對於中國央行數字貨幣本就生於監管體系的優勢,當前,朱克伯格最為棘手的就是美國政府部門的監管審核。

此前,美國多名政客已經對Facebook發行的Libra項目表達了質疑,甚至呼籲暫停該項目,認為這或會給Facebook超過20億的用戶帶來了嚴重的隱私、交易、國家安全和貨幣政策方面的風險。而實際上,還不只是金融領域的審查,朱克伯格還面臨着美國的政治審查。

2018年4月因劍橋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醜聞(2018年3月劍橋分析被控非法使用近9000萬名Facebook用戶的個人資料影響美國2016年的大選行情),朱克伯格在美國國會山接受十小時問詢,至今這種政治影響仍伴隨着Facebook揮之不去,此次接受問詢,是朱克伯格在那次面對政客們的激烈質問以來首次現身國會山。這次聽證會對於當下「Libra」所陷入的困境能否在華盛頓贏得足夠支持以便推進,很可能是一個關鍵考驗。

朱克伯格無疑是領會到了這一點,將對「Libra」項目本身的質疑與審查轉移到當前中美關係的「籃子」裏去。「如果我們慢下來了,那麼中國便會贏」,在美國,這已經成為科技公司的遊說美國監管審查的技巧。顯然,比起解釋並不十分篤定的加密貨幣所伴隨的質疑去搞定這幫政客,打「中國牌」是一種更簡單有效的方式。

無論是10月24日,彭斯發表在華盛頓智庫威爾遜中心的第二場美對華政策的演講,還是如今美國所認同的「政治正確」,對於從學生時代便開始創業的朱克伯格來說,自然對美國國內的政治氣氛更為敏感。因此,與其說朱克伯格的轉變是對中國的「翻臉」,不如說是對美國政治的妥協。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