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三任省委書記出現「事故」  雲南「怪現狀」是否終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前的一波高層人事調動中,擔任內蒙古黨委書記3年時間的李紀恒進京履職國務院民政部黨組書記、部長。李紀恒此前一直在地方工作,於廣西工作27年,在雲南省的10年間由省委副書記轉正為省委書記約2年後,即被調任主政內蒙古。

稍早前,全國人大原內司委副主任委員、雲南省原書記秦光榮涉嫌受賄一案調查終結移送檢察機關發出逮捕令,審查起訴。秦光榮與李紀恒都曾擔任雲南省委書記一職,而且是前後任的關係,於2016年8月進行交接。

李紀恒生於1957年1月,今年62歲。就任中央部委一把手年齡方面合乎中共人事傳統。

李紀恒近年職務調動節奏較快。(VCG)

他在雲南省主政2年,在內蒙古的3年,在雲南的前任秦光榮主政3年,在民政部的前任黃樹賢也僅在任3年,都不過5年,可見人事調整的節奏之快。

在過去幾十年裏,李紀恒與秦光榮曾任的雲南省委書記堪稱「高危職業」。從1995年至今32年裏,共有6任省委書記:高嚴、令狐安、白恩培、秦光榮、李紀恒和陳豪,其中的高嚴、白恩培與秦光榮3人仕途出現「事故」,沒有平安落地。

高嚴在1995年至1997年間擔任雲南省委書記,之後進入中央擔任原電力工業部副部長、中國電力公司總經理等職,2002年被查後成功逃往澳洲,是迄今中國外逃級別最高的官員。

白恩培在2001年至2011年間主政雲南,後來被調往全國人大繼續發揮餘熱。2014年被調查,創下中共十八大後受賄金額最高紀錄,亦成為中國第一個被判處終身監禁的正部級官員。

秦光榮在2011年至2014年間主政雲南,之後也被調往中國人大任職,直至2019年被官方公開已經主動投案,接受審查調查。

秦光榮仕途的轉折發生在2014年,當時雲南官場地震,副省長沈培平、昆明市委書記張田欣、高勁鬆,以及已經離任省委書記的白恩培集中落馬,秦光榮亦被調離雲南,由當時的省長李紀恒擔任雲南一把手。

雲南省官場地震震盪幅度之大,特別是3任省委書記密集「出事」來看,其官場秩序崩壞、生態糜爛程度可能排在前列。(視覺中國)

雲南省官場在中共十八大至十九大之間遭遇的整頓與洗牌,與中國其他地區並無太大區別,而以其地震震盪幅度之大,特別是3任省委書記密集「出事」來看,其官場秩序崩壞、生態糜爛程度可能排在前列。

出乎很多人想象,雲南省也是一個資源大省,雖然並不盛產石油、煤炭、黑色金屬,卻富有各種有色金屬,甚至被稱「有色金屬王國」。而中國金屬開採多與官場腐敗糾纏在一起,雲南也不例外。已經落馬的中共原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與白恩培就在雲南省一處礦藏上存在利益關係。

雲南又是一個邊疆省份,距離北京遙遠,地形民情複雜,與三個國家接壤,省級以下存在地方主義與派系爭鬥,所謂「紅塔山、蒼山不倒」的說法是指大量本土官員來自玉溪、大理兩地,後來「曲靖幫」、昭通籍官員漸成氣候。

2019年5月,雲南省會昆明市一個名為孫小果的社會惡霸引起中國輿論場的集體注意,其在過去20餘年時間裏多次行暴,被判死刑後卻能「亡者歸來」,令昆明人談虎色變。(資料圖片)

即使是在近年,經過十九大前反腐整頓之後,雲南省依然不時出現一些引爆輿論的負面事態。如2019年5月,雲南省會昆明市一個名為孫小果的社會惡霸引起中國輿論場的集體注意,其在過去20餘年時間裏多次行暴,被判死刑後卻能「亡者歸來」,令昆明人談虎色變。

今年10月,雲南昆明19歲女大學生李心草在酒吧被施暴侵犯後溺水而亡,當地警方判定她與另外幾人是「相約自殺」、「醉酒自殺」,引起輿論廣泛質疑。目前該案已被「提級」立案調查並對前期工作展開倒查。

當然,孫小果案與李心草案可能只是發生在社會底層的一件「小事」,反映出的是雲南基層官場的問題。然而對民眾而言,官場基層恰恰是對他們影響最直接、關係切身利益的地方。雲南省對基層的治理或許仍然不容樂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