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同佳出獄】操作「反送台」 蔡英文騎虎難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台灣殺人案疑犯陳同佳上周就洗黑錢罪刑滿出獄之際,傳出他欲到台灣自首的消息,結果觸發一場出人意料的港台政府鬥法。別說港台社會,連港台媒體恐怕都有些不明白:一件殺人犯自首的案子,怎會變得如此複雜?

陳同佳表示有意赴台自首,結果觸發一場出人意料的港台政府鬥法。(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先回顧一下事件始末,陳同佳去年2月與懷孕女友結伴赴台旅遊,其間涉嫌在酒店殺人棄屍,隨後逃回香港,不久後因盜用女友提款卡而被捕,並在警誡下承認殺人。台灣士林地檢署去年底對陳同佳發出通緝令,香港法院則僅能就洗黑錢罪行對其判囚。陳同佳上周三(10月23日)刑滿出獄,事前向外界透露他有意赴台自首。台灣政府第一時間譴責香港政府拒絕與台灣建立司法互助、有政治陰謀,又指控港方不遵守香港的司法管轄權,繼而傳出台灣當局把陳同佳和勸他自首的牧師管浩鳴列為入境管制人物,一入境就會被遣返。

拒收通緝犯的消息一出,台灣輿論紛紛對蔡英文政府作出強烈批評,雖然蔡英文在Facebook上的聲明獲不少人點「讚」,但除了她本人這個小天地之外,台灣網上討論區及傳媒報道的留言區,以至主流媒體的風向,基本上都在批評政府的舉措。且不論香港政府有沒有政治陰謀,一個在台灣殺人的殺人犯要回台灣投案,結果把台灣政府嚇得要拒收,這是怎樣都說不過去的。

風頭不對 「髮夾彎」止血

民意風向可以操作,但不代表民眾分不清青紅皂白,何況此次蔡英文政府的說法根本無法說服社會。比如台灣陸委會表示「我方司法單位2018年就提出三次司法互助請求,今年我方亦多次透過台港既有管道及公開呼籲希雙方司法合作,但港方根本就不回應我方請求」,意思是,沒有官方的司法互助,怎麼辦理案件?

台灣行政院長蘇貞昌曾說,「香港人殺香港人,現在卻要送到台灣,不合人之常情。」(資料圖片)

但在過去幾年,台灣詐騙犯屢次在歐洲、東南亞各地犯案,被逮捕後台灣政府都極力要求那些國家「讓嫌犯回台受審」,那些國家跟台灣多數也沒有官方的司法互助。再比如台灣行政院長蘇貞昌說,「香港人殺香港人,現在卻要送到台灣,不合人之常情。」但陳同佳是在台灣犯案,根據中華民國法律,台灣本來就該調查。

善於作政治操作的民進黨政府敏銳地察覺到民意不在自己這邊,短短數小時後就轉了風向,表示願意派人到香港「押解」陳同佳回台灣。這種無視香港司法管轄權的提議,當然遭到港府拒絕。隨後蔡英文政府再次轉變態度,否認將陳同佳列為限制入境人物,表示陳同佳可以親身到台灣駐港機構申請赴台,且一入境台灣就會被逮捕。蔡英文更表示「香港不辦、台灣辦」。

台灣輿論以「髮夾彎」形容蔡英文政府在這件事情上的反覆。這些轉彎突顯蔡英文政府想在這個事情上「止血」,以免傷害到明年大選的選情。由此可見,蔡英文與民進黨顯然誤算了陳同佳案的操作。

不難看出,原先蔡英文的意圖是延續今年6月以降香港的反修例風波給民進黨帶來的選舉效益,因而將陳同佳自首描繪為「港府的陰謀」,之所以這樣做,則是因為台灣社會對反修例波風波多數是同情示威者、譴責港府的。如果陳同佳真到台灣接受司法調查,反修例的政治符號在台灣便會弱化。

蔡英文的意圖是延續今年6月以降香港的反修例風波給民進黨帶來的選舉效益,因而將陳同佳自首描繪為「港府的陰謀」。(資料圖片)

沒想到,這個看似簡單的算計,此次卻未讓多數民眾買帳,蔡英文政府只能即時「髮夾彎」以止蝕。只是這一系列操作,不只讓台灣社會搞不懂「到底政府在做什麼」,也讓台灣媒體和法律界人士逮到機會痛批政府「用政治遮蔽專業」。大玩「反送台」,反讓自己騎虎難下,機關算盡的蔡英文政府顯然也未料到。

「陳同佳」被提煉成「芒果乾」

此次台灣大選是台灣選舉史上最奇怪、也最「喪」的一次,因為過去沒有一次大選會以「台灣會亡國」為主調。台灣選舉從過去的「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到「狂吃芒果乾(亡國感)」,看在大眾眼中恐怕只有無奈。

在台灣其實人人皆知,從去年年底到今年6月,蔡英文的民望不論跟國民黨的韓國瑜還是台北市長柯文哲相比,基本上都是敬陪末席,直到香港爆發示威,民進黨立刻將「反修例」與「台灣會被一國兩制」直接連結,而後台灣網絡發明了「芒果乾」一詞,迅速成為2020大選的代表。但是,對於香港事態,蔡英文政府其實是能用則用,真正會惹怒大陸紅線的並未超過,比如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在媒體上表示期望台灣修《難民法》,台灣政府便沒有理會。

陳同佳表示願意自首,台灣政府第一時間反對,一是不期望「陳同佳」所代表的政治意涵被淡化,轉移了「芒果乾」的焦點—當民眾看着檢調單位如何辦案,「反修例」便很難轉化為更多的政治利益。所以,蔡英文政府上下先後以「林鄭的背後是北京」、「一中圈套,才不會上當」、「應循司法互助管道」等話術應對,甚至一度表示「陳同佳是被自願」。

對於香港事態,蔡英文政府其實是能用則用,真正會惹怒大陸紅線的並未超過。(資料圖片)

這些說法已經不是商談法律問題了,而是直接質疑香港的司法。就算台灣社會不喜歡港府,台灣政府能直接質疑香港的司法嗎?也因為此次民進黨政府用詞實在「太政治」,台灣不只許多法律人士投書媒體,連偏綠媒體都只能說,香港政府有政治操作痕迹,但民進黨政府也站不住腳。

直接將港府與北京捆綁,再將陳同佳投案變為「北京的陰謀」,這種行為是將陳同佳「提煉」為「芒果乾」,選舉操作痕迹實在太明顯,才會遭到媒體及社會非議。台灣政府若真想彰顯台灣的司法公正性、獨立性,為什麼不論理、論法,反而不斷用政治語言攻擊港府?

將港府與北京綁在一起,甚至罔顧香港的司法,直接表示去香港提人,港府會回擊也在意料之中。一個政府對另一個政府如此撕破臉,也不顧以後的合作空間,是否有必要?又是否一個堂堂政府該做的事?

有民進黨人士在Facebook表示,假如香港答應台灣赴香港押解的要求,就是承認了台灣主權;如果香港不答應,就代表港府承認在操作「台灣是中國的」。言下之意,無論此事結果如何,台灣的主權都被蔡英文「守護」住了。然而,這種論調沒有任何就法論法的基礎,全是情緒、全是政治,完全突顯了台灣政治人物眼裏只有選票,毫無專業素養的表現。

有民進黨人士表示,無論此事結果如何,台灣的主權都被蔡英文「守護」住了。(資料圖片)

民粹政治是人民想要的嗎

回歸陳同佳一案的本質。一個香港人在台灣殺害了自己的香港女友,以台灣法務部所言之殺人乃「萬國公案」,台灣應該要搶着偵辦,但是,民進黨政府在得知陳同佳願意赴台之後的反應,不過就是選舉利益下的民粹政治罷了,令人遺憾。

值得一提的是,過去數十年台灣外交處境困難,不管是兩岸協助打擊犯罪,還是台灣與海外警方共同打擊跨境犯罪,靠的都是淡化政治、尋找共識。蔡英文政府如今毫不尊重專業,純粹考量自己的政治生命。政治人物沉溺於民粹操作,看似熱鬧非凡,你來我往猶如一台戲,但社會的競爭力卻在口水戰中逐漸褪色,基層公務員辛苦努力數年的成果也在其中輕易毀掉。

當然,不可否認法律背後往往有政治角力,特別是當涉及跨境犯罪之時,實力相對弱勢的台灣屢次受挫,民進黨過去也不斷用這點來控訴北京對台的打壓。台灣與菲律賓在數年前簽屬了司法互助協議,但後來台灣詐欺犯仍被送往大陸,就是一例。打擊跨境犯罪許多時候是以政府實力來論,這是現實的殘酷。

但是此次案件,與北京、與中共、與實力原則都沒有任何關係。何況,以前處理那些跨境犯案者時,台灣政府都極力爭取犯人回台審判,而不是把在境內犯罪的犯人往外推。蔡英文政府盤算着「抗中」能拿多少票,卻忘記華人有着根深柢固的傳統─欠債還錢,殺人償命。政治力量,無法蓋過台灣人的人性。

陳同佳涉嫌在台灣殺死潘曉穎並藏屍行李內,隨後就帶到台北捷運竹圍站外的一個公園草叢棄屍。(資料圖片)

最後,引用一段台灣大學法律系教授林鈺雄近日的投書:「陳(同佳)案涉及敏感的台、港、中三角關係,既是政治角力也是法律適用問題,但作為一個台灣法律人,我不得不說:政治實力不如人,法律程度就要比別人好,不然最後就會全盤皆輸。」

台灣與香港法律體系不同,若台灣人在香港殺了台灣人,《中華民國刑法》有法可管;但香港刑法並無類似於《中華民國刑法》的規定,這也是台灣政府此次與港府在溝通上「鬼打牆」的原因。諷刺的是,蔡英文、蘇貞昌等高官都是法律精英,他們的法律程度又怎會比別人差?政治人物裝傻,並期盼着人民是真傻,僅此而已。

上文刊載於第186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0月28日)《操作「反送台」 蔡英文騎虎難下》。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