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台灣大選】台灣青年選票 風向標開始翻轉了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8年台灣「九合一」選舉,韓國瑜憑藉經濟民生議題,成功擊敗民進黨籍候選人陳其邁,當選高雄市長,其中「北漂青年」論述,因擊中高雄青年心裏的痛點,被認為是勝選原因之一。

可是勝選的好景不常,經過了大半年的內外政治發展變化,蔡英文在台灣青年中的支持率已具有壓倒性優勢,成為兩人民調差距的中堅力量,韓國瑜近期也似乎動作頻頻想要重拾青年支持。究竟台灣青年的支持意向,有無再次扭轉的機會?

高雄市政府青年局10月1日掛牌成立,高雄市長韓國瑜出席主持儀式。(中央社)

先來看差距分析。2016年台灣總統大選總投票率為66.27%,根據台灣中選會的委外研究,20至39歲投票率約為55%到60%之間;而根據2018年九合一選舉名冊,20至29歲選民有314萬人、30至39歲選民則有364萬人;若以六成投票率來估計,2020年大選39歲以下青年將有400萬人會出來投票,而韓國瑜、蔡英文在其中的差距究竟是多少?

根據「蘋果新聞網」10月21日發佈的民調,韓國瑜在20至29歲群眾中僅得到12.7%支持度,遠遜蔡英文的54.9%;30至39歲中也僅有16.7%支持度。

但10月25日韓國瑜拋出「出國交換一年」政策後,「蘋果新聞網」10月28日發佈的民調顯示,20至29歲群眾中,韓國瑜支持度升為25.2%,蔡英文仍有53.1%;30至39歲中,韓國瑜則升至28.2%,蔡英文降為35.5%。

蔡英文目前在年輕選民中仍較有優勢。(中央社)

整體而言,韓國瑜青年民調有回温的趨勢,按照台灣青年投票人口400萬推估,韓國瑜與蔡英文的差距從140萬縮小到近70萬票,假設2020年總投票率與2016年一致,則這70萬票之差,仍能影響5.5%的總得票率,不可忽視。

為求重拾年輕人的支持,韓國瑜方面近期紛紛推出各種競選方案與政策因應,包含與YouTuber合作、推出手機app、青年座談與青年政策等等。在與YouTuber合作的部分,韓國瑜曾在2019年8月與東亞地區知名的五組網紅YouTuber合作拍攝高雄市營銷短片,惟並未拉抬年輕族群對韓國瑜的好感。

台灣既有的主流YouTuber們對韓國瑜的態度大都較為保守,且不少與蔡英文合作過影片,點閲數頗佳。例如台灣著名YouTuber「蔡阿嘎」即曾在一部260萬觀看次數的消遣韓粉的影片中說,「我不能說百分之百,絕大部分台灣YouTuber都不是韓粉」;再加上許多YouTuber都拍攝了諷刺韓國瑜的影片且取得不俗成績。要想在現有YouTube環境下插旗,韓國瑜相當依賴韓粉建立起的YouTuber頻道宣傳。

根據台灣《鏡周刊》的統計,包含「寒國人」、「高雄林小姐」、「鈞鈞」、「陳清茂」等挺韓YouTuber,前3名已突破10萬人訂閲,第4到10名則有3至10萬人訂閲,成長幅度不小。然而需注意的是,儘管韓粉創建的YouTube頻道正在增長,但影片內容、企劃、場景、觸及人數與整體質量,與蔡英文曾經合作的YouTuber們相比,還是明顯看得出來落差太多。至於有韓粉自己開發「一支穿雲箭」手機app,雖然在iOS跟Android加起來有近萬份評論,卻疑受到韓粉跟反韓民眾狂刷正、負評價,呈兩極化,目前也還看不出是否具有實際吸引青年的效應。

韓國瑜相當注重「穿雲箭」的功能,可是穿雲箭卻似乎始終沒辦法讓青年看見。(韓國瑜競選辦公室提供)

與寄望網紅相較,真正有意義的是推出政策與直接交流。韓國瑜在10月27日青年政策論壇上表示,「我是最關心年輕人的總統候選人,這不是吹牛」,看得出他極力想挽救青年支持度。可是在國政顧問團協助下韓國瑜推出青年「撐腰三政策」,包含「錢給你,做自己;住一起,省到底;留下來,我挺你」,卻未能吸引年輕選民的共鳴。

理由在於,台灣青年普遍沒有與銀行借貸的習慣與相應的財務教育,真正願意借錢發展的青年,絕對是少數中的少數;且台灣青年現在普遍不喜歡婚後跟父母同居,更遑論與陌生老人共居?再者,留人才的相關配套,大多是現有的機制拼湊而成,看不到什麼亮點。

少見的亮點是讓學生「中英文雙語教育」、「出國交換一年」的提議,被認為是拉抬青年民調的關鍵力量。此議立意雖好,卻牽動社會資源分配的敏感神經。台灣教育部次長劉孟奇表示,不論怎麼試算,經費需求恐都是「征服宇宙級別」;韓國瑜辦公室則說,會挪前瞻計劃經費支應,相信後續還有很多配套需要進一步討論,如國內外課程的銜接、台灣教育資源的相應調整等等。

日前,韓國瑜在高雄一場活動中以「海賊王」裝扮為主題, 戴上草帽擔任故事主角。(中央社)

選舉是一場大型營銷戰,其核心是候選人、政黨、政見作為產品,如何確定市場定位以吸納客群。就產品定位而言,韓國瑜不會不知道,在年輕族群中,具現任優勢的蔡英文已牢牢在「認同」維度上掌握住台灣青年的主流支持,他在這個維度贏不了;韓國瑜只能訴諸另一個維度的戰場,也就是讓他2018年勝選的「社經」議題,而社經議題不純然是一個賺錢、發財與否的課題,更與社會正義、財富重分配等深層問題環環相扣。

「出國交換一年」當然是一個亮點,予人階級流動的美好想象,可是韓國瑜至今仍未見其他「打動人心」的青年政策。

如果把青年視為一個世代,則青年政策完全指向世代間社會問題的核心,以社經維度崛起的韓國瑜,如果沒有持續推出更多具有實踐社會正義、平衡世代差距、翻轉階級不均意涵的青年政策,如生育、居住、就業、城鄉發展策略等,則韓國瑜「出國交換一年」政策後的民調躍起,就只會是曇花一現、無以為繼,與蔡英文競逐400萬青年的支持,也難有獲勝的希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