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與劉兆佳對話:習近平強硬對港表態傳遞三個訊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縱火、癱瘓交通、對不同政見者動用「私刑」、辱罵內地生,香港暴力衝突近日再度升級,而且戰場開始從街頭轉入高校。習近平在巴西利亞出席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十一次會晤時,就香港問題再度發聲,連用了「三個嚴重」和「六個堅定」,但如此強硬表態卻並未引起香港各界足夠重視。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榮休講座教授、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在接受《香港01》記者採訪時表示,習近平最新表態至少傳了三個訊號,香港暴亂也正在進入最後的階段。

以下為訪談實錄。

01記者:過去幾天,香港暴力衝突再度升級、惡化。習近平在巴西利亞出席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十一次會晤時,就香港問題再度發聲,連用了「三個嚴重」(香港持續發生的激進暴力犯罪行為,嚴重踐踏法治和社會秩序,嚴重破壞香港繁榮穩定,嚴重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和「六個堅定」(堅定支持行政長官帶領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施政,堅定支持香港警方嚴正執法,堅定支持香港司法機構依法懲治暴力犯罪分子。中國政府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決心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方針的決心堅定不移,反對任何外部勢力干涉香港事務的決心堅定不移),並再次強調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最緊迫的任務。雖然習近平表態明顯強硬,但在香港似乎並未引起足夠的重視。您怎麼看習近平的這一表態?這是否可以看做是北京給香港暴力示威者的最後通牒?

習近平在巴西利亞出席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十一次會晤時,就香港問題再度發聲。(美聯社)

劉兆佳:習近平在國際場合發出這樣的講話,除了說給香港人聽之外,也是說給國際社會聽的。

可以看得出來,首先,中國政府會用果斷的手段去處理香港的暴亂,也警告外部勢力不要插手香港事務,不要對暴力分子提供支持與鼓勵;其次,習近平表態很強硬,止暴制亂有很強的緊迫感,等於說要盡快採訪各種措施,加大力度止暴制亂;第三,習講話沒有很明確地表揚或肯定林鄭和特區政府在止暴制亂方面的作為,也沒有提「高度肯定」,而是要求行政長官帶領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各方通力合作懲治暴力犯罪分子、止暴制亂,而且首次提到了司法機構,對司法機構也提出了要求。

我想習這個表態說明香港的暴亂到了最後階段。這個「最後階段」,我以前也說過,是以年輕人為主,同時暴力不斷升級,希望通過癱瘓香港交通來達到效果,但結果引起了香港不少人的反感,現在已經明顯能感覺到不少香港市民的抵觸情緒,比如自發地清理路障,與黑衣人發生摩擦衝突。所以現在真的是到了決戰的階段。一方面習近平作為最高領導人已經發話,督促特區政府盡快止暴制亂,另一方面暴力分子也是希望提升暴力,通過佔領大學向特區政府和中央施加壓力。結果肯定不會是這些暴力分子得逞,特區政府也表示不會接納他們的要求。而且現在暴力示威者以大學作為基地來圍堵抗議並阻礙交通,其實已經是民怨載道。中文大學裏的一些學生,已經在陸續離開。

劉兆佳。(資料圖片)

所以我判斷,發生在校園裏的激烈行動很快會結束,畢竟民意和輿論現在已經對他們非常不利,一些沉默的,雖然沒有直接跟他們劃清界限,但已經不再提供支持或者施以同情。但很快結束的同時,非暴力的鬥爭還是會持續,特別是中美在香港戰略博弈的大背景下,同時中央也可能出台一些政策確保香港以後不再發生同樣的暴亂更好地保衛國家安全,建立執行機制。

01記者:當戰場轉入高校,焦點也轉移到學生群體身上,這場一開始的街頭運動會不會變成一場學生運動?

劉兆佳:其實早在7月1日圍攻立法會的時候,已經是年輕人為主了,特別是大學生為主,而最近一個月,學生群體擔當的角色愈來化大。可以說,現在已經演化成一場激烈的學生運動,以大學為基地。而且因為變為學生運動,所以即便暴力升級,還是會有一些人同情學生。

01記者:如果變為一場學生運動的話,北京止暴制亂的措施會不會有些調整?畢竟學生運動不同於社會各界普遍參與的街頭運動,學生運動更加純粹,也更加有道德感和理想主義。如果是學生運動,是不是可以考慮一手軟一手硬,軟的可以考慮特赦一部分被情緒裹挾的人,硬的就是對那些少數「勇武派」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示威者一直主張「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資料圖片)

劉兆佳:你看其他地方的學生運動,到某種地步也是非常暴力的,但最終也會停下來,重返學校。現在學生作為香港暴力衝突的主體,在香港市民心中的形象已經不是簡單的學生,而是變得很糟糕,市民很多不理解學生現在使用的激烈手段,同時也對高校管理者很失望,因為這些高校管理者對不起社會各界對他們的支持和期待。從中央的維度看,看到學生這麼激進和暴力,也是很焦慮的,也開始意識到香港的教育出了大問題。這些學生,根本就不了解中央對港政策,根本就不了解「一國兩制」以及中央在「一國兩制」下所擁有的權利。

而且從不同層面來看,各種類型的港獨在年輕人當中非常流行,根本把「中國」當做「外國」看待。現在很多學生的行為已經違反了《基本法》的第23條規定,危害了國家安全,但因為沒有23條立法所以又不能用法律手段來處理。接下來,我覺得加強對學生的教育,加強他們對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認識和了解,是非常重要和關鍵的,尤其是需要將國家安全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用法律手段來達到教育的目的。這次政治風暴,其實也是對學生的一次切實的政治教育,增加學生的現實感,讓他們認識到,自己的暴力行為並不能改變中央的底線,中央在重大原則問題上絕不會讓步。如果一味地盲目衝動,以為可以在外部勢力的支持下迫使特區政府和中央讓步,最終不僅害了自己,也害了香港。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