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機密文件」真實性待考 中共治疆的「脫敏」之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自由派大報《紐約時報》日前頭條刊登題為《外洩文件揭示中國如何組織對穆斯林大規模拘禁》的文章,宣稱獲得中共關於新疆問題的403頁內部文件,「這是數十年來從中國執政的共產黨內部洩漏的最大一批政府文件,為人們了解在新疆的持續鎮壓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內部材料」。

在新疆問題因香港局勢持續動盪而被輿論冷落了許久之後,《紐時》這篇報道再度將外界的目光投向中國的西北方。

在新疆問題因香港局勢持續動盪而被輿論冷落了許久之後,《紐時》這篇報道再度將外界的目光投向中國的西北方。(網頁截圖)

新疆「再教育營」話題自去年4月開始被部份海外華文媒體關注,後來較有影響力的西方媒體與政客持續圍繞這個問題指摘中國並向北京施壓,使得新疆一度成為國際上的敏感話題。對於「再教育營」,中方公開回應指它們實際上為「新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集技能培訓與學習法律及宗教政策於一身,消除恐怖主義及極端主義威脅,中方透過輿論宣傳、外交政策乃至發布白皮書等措施,向外界解釋這套方案對解決新疆問題行之有效。

《紐時》此時舊事重提,並以重磅密料的方式報道,到底是探尋到了新聞真相,還是暴露了新疆話題在輿論場進入「脫敏」期?

用力過猛的「機密文件」

《紐時》在報道中重複其對新疆問題的表述:「在過去三年裏,當局已將多達100萬名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人關進了拘禁營和監獄。」「鎮壓」、「拘禁」這類詞語容易給人帶來衝擊,西方媒體也在取得話語權先機上通過不停的重複報道來強化這種印象。《紐時》的「機密文件」無疑為這種判斷提供了「驚天佐證」。然而,細看報道內容,《紐時》顯得有些故弄玄虛。

《紐時》所宣稱的403頁文件至今並未在網上完整曝光,其報道中列出的12頁文件,分別由題為《吐魯番市「三個第一時間」、「五步工作法」切實加強親屬受處置的返鄉學生教育管理》、《吐魯番市集中教育培訓學校學院子女問答策略》、《陳全國書記2017年8.30視訊會議講話應知應會》這三份文件拼湊而成。從這份被《紐時》稱為「令人不寒而慄的官僚指南」裏,人們既看不出來自哪個單位的簽字批示,批文內容本身也沒有顯示來自高層的指示,甚至連最基本的中共機密文件的格式都沒有,難以完全印證資料的真實性。當然,不能排除《紐時》在刊登文件時遮蔽了原始資訊,即便如此,這些文件是否真的就屬「機密」?例如,網絡上可以搜索得到文件中提及的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2017年8月30日講話,發表在《新疆日報》並被中共黨媒轉載。換言之,《紐時》這部份「機密」其實涉及中共公開的資訊。

中國通過提升新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的透明度,改善了外界對中心的負面觀感。(新華社)

中國政治的隱秘性使得西方看待中國時有很多不切實際的想像。在中共內部文件的傳達上,除了正式公文之外,還有一類是內部資料。這種內部資料或「內參」,通常是由政府或宣傳部門經過蒐集、整理,自下而上遞交,起到供高層了解事件全貌之用。部份重要事件的內參,會由中共中央辦公廳等部門綜合領導人批示,自上而下傳達。傳達級別不一定,有時會到達全黨。在中國,14億中國人中有9,000多萬共產黨員。目前《紐時》披露的資料,就內容而言,便像是一些面向低層級官員的「內部學習資料」,旨在供官員知道中央在治疆政策上的觀點,並且在政策與方法上提供一些幫助。所謂「機密」,或許只是一個噱頭。

不難看出,在對於內容的判斷上,《紐時》的報道有着強烈的意識形態色彩。例如,文件中有這樣一部份內容,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一次會議上對官員說:「不要歧視維族人,要尊重他們的宗教信仰權利。」習近平警告不要對維族人和佔中國人口絕大多數的漢族人之間自然存在的摩擦做過度反應,並拒絕了在中國徹底消除伊斯蘭教的提議。「由於分裂勢力、暴力恐怖勢力都打着伊斯蘭教的旗號,於是一些人認為,應該遏制伊斯蘭教發展,甚至提出要消除伊斯蘭教的存在」,習近平在那次會議上說,這種觀點「是片面的,甚至是錯的」。習近平這番講話將維族人、伊斯蘭教、恐怖主義、分裂勢力、維漢矛盾以及官方應該如何處理表達得十分清楚,但《紐時》的報道以中共高層主導了對新疆的所謂「鎮壓」為主軸,並未對這段理性表述給予應有的重視。

中國政治的隱秘性使得西方看待中國時有很多不切實際的想像。(新華社)

北京如何為新疆「脫敏」

中國確實存在各種問題,但一味由意識形態主導,無助於了解中國的全貌。事實上,西方輿論慣於指點、教訓別人,也是西方和其他國家出現衝突的原因之一。當中共更加理性的看待新疆問題,將維族人、伊斯蘭教和恐怖主義作理性切割的時候,西方又能否更加理性地看待新疆?值得引伸思考的問題是,上述 《紐時》報道在短時間內便冷落下來,是《紐時》所營造的輿論氛圍不夠,還是恰恰證明新疆話題正在「脫敏」?

去年新疆話題在國際上引起熱議時,輿論場的確充斥着對中國政府的指摘,有媒體甚至以二戰時的「集中營」來形容新疆的情況,新疆成為極度敏感的詞語。聯合國、歐盟、美國接連有人權組織或重要政治人物發聲批評中國,美國更是通過國內法來制裁中國企業及涉疆官員以作施壓。

從輿論對新疆話題的關注度下降可以看出,新疆問題的逐漸「脫敏」,並不是從「證偽」西方的判斷開始的,而是從滿足他們的好奇心開始,新疆問題已在西方輿輪場失去敏感性。(新華社)

說到底,新疆問題不完全是西方所稱的人權問題,也不完全是中方反擊外界時所說的「歪曲捏造」,而是反映了中西方對待人權與安全優先選項時存在不同認知。在西方宣稱的價值判斷裏,人權可以凌駕於其他一切價值判斷之上,因此,他們習慣將中共保障新疆穩定與反恐的努力描述為漠視人權,卻無視新疆的歷次動亂給當地造成的無辜傷亡、製造的更大人道危機。然而,對中國政府而言,首要關注的是中國各族民眾的生存問題、發展問題,以及維護國家統一的問題。也正是基於這樣的邏輯,中國政府在處理新疆問題時,完全以處理內政的手法規劃了包括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等舉措。這樣的邏輯也許沒有錯,但國際上的非議也說明,中國政府對外界如何理解這項內政看得過於天真,早期操作不夠透明,忽略了西方陣營國家常常自以為佔據道德高地而「摻合」別國內政。

中國很快便調整了策略,開始將新疆政策系統化地攤到國際輿論面前,在對外宣傳上力爭從被動變為主動,回應的話語也開始從含糊變透明。今年3月在全國兩會新疆代表團的會議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對中外記者稱,國際上有人稱新疆有「集中營」或「再教育營」,這些都是捏造的謊言,這些「職業培訓」設施跟「寄宿學校」一樣。他更表明,「如果有一天社會不需要的話,教育培訓中心就會消失。」 其間,包括央視、新華社及《環球時報》在內的中國主要媒體,積極向外呈現新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的教學、學員動態,中國在去年末至今年初又密集邀請駐華大使、各國外交官、記者前往新疆乃至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內部實地考察。

除此之外,中國還連續發布《新疆的反恐、去極端化與人權保障》、《新疆的若干歷史問題》兩部白皮書,闡述中國新疆政策的立場。今年8月,《新疆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白皮書問世,詳細列明了外部關注的新疆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培訓內容、學員基本權利、教培工作原則等多項內容。

西方媒體對中國新疆的報道帶有偏見與臆測的眼光,實際上,中國已通過宣傳等多種舉措公開了新疆職業技能教育中心的內部情況。(Reuters)

無論是外宣上的轉變還是政策法規的積極出台,在這些外部可見的變化背後,中國治疆的思路與邏輯愈來愈清晰地浮現。從習近平對官員的講話,提出將維族人、伊斯蘭教和恐怖主義作理性切割來處理新疆問題,到教授年輕人生活技能的培訓中心,以至提倡伊斯蘭教的中國化,鼓勵民眾去跳舞、掙錢、消費,去信仰不極端的伊斯蘭教等宗教世俗化引導方針,再到將「人權」這一中西對撞的意識形態衝突用反恐這一全球共識挑戰來作話題置換,都體現了中共的治理意識。

從輿論對新疆話題的關注度下降可以看出,新疆問題的逐漸「脫敏」並不是從「證偽」西方的判斷開始的,而是從滿足他們的好奇心開始。由於他們對新疆問題的不了解與中國對新疆問題的不透明,西方媒體帶着一半偏見一半臆測的眼光看待新疆問題,當前,雖然還時不時有如《紐時》上述報道般,試圖將新疆話題重新拉回輿論場的信息,但新疆反恐大局已定,中國在處理涉疆問題上已經掌握了不少經驗,這恐怕正是《紐時》的「機密文件」只激起一朵小浪花,未能掀起輿論風暴的原因。

上文刊載於第190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1月26日)〈《紐約時報》「機密文件」真實性待考 中共治疆的「脫敏」之路〉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敬請留意11月26日出版的第190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您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