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系列訪談二】從革命黨到領導黨 習近平眼中的重大政治問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前不久結束的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雖然從制度層面給出了事無鉅細的說明,也呼應六年前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和兩年前的十九大報告之內容,重申了兩個百年的藍圖,但外界對於中國未來究竟會走什麼樣的道路,即將滿百年的中共可否真的實現長期執政,中國的現代化對社會主義又意味着什麼,一直以來並沒有清晰的答案。

圍繞四中全會以及外界對於中共、中國和社會主義的諸多疑惑,「香港01」專訪了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黨導立憲制」的提出者柯華慶。在柯華慶看來,四中全會等於回答了外界的疑惑,也給了那些持觀望態度的人明確的答案,因為社會主義的方向是確定了的,這條路是毫無疑問的。而在走這條路的過程中,將中國共產黨定位為馬克思主義領導黨是解決社會主義理論的根本。

本文為四中全會紅頭文件背後 習近平一錘定音(共三篇),轉自《多維CN》052期(2019年12月刊),瀏覽更多文章:【多維CN/TW頻道

系列訪談第一篇:四中全會紅頭文件背後 習近平一錘定音

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為中國第五個現代化提供了綱領性指導。(新華社)

01:習近平在關於四中全會決定的說明裏,提到有一個重大的政治問題要搞清楚,就是「堅持和鞏固什麼,完善和發展什麼」。如果讓你來回答這個問題,四中全會堅持和鞏固的是什麼,完善和發展的又是什麼?

柯華慶:堅持和鞏固的是社會主義方向,已經說的非常明確了。以前中共將愛國與愛黨、愛社會主義區分開,這次四中全會的決定,包括最近出台的愛國主義教育綱要,已經不做特別區分了。愛國就要愛黨,就要愛社會主義,是個統一體,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由中國共產黨領導,中華人民共和國未來也一直會走社會主義道路,直至實現共產主義,方向非常明確。

至於你的說的「完善和發展什麼」,肯定是強調現代化的問題,是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現代化。剛才說了,不能搬用資本主義的現代化去裁量中國,需要去不斷探索、不斷完善,人與制度的關係就是一個值得完善的方面。社會主義的「治」是制度與人相結合的。

01:《決定》裏提到了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三者的具體指向和相互關係是什麼?

柯華慶:僅僅在詞彙上做文章意義不大,關鍵在於建構新時代的社會主義話語體系。習近平雄才大略,理論界的學理解讀遠遠不夠。我在三年前就有一個判斷,中國自中共十八大開始進入到第三個時代,但是理論還停留在第二個時代。現在中國的理論話語體系,很多都是把話說的彎彎繞,不管這種彎彎繞多麼精緻和華麗,但很難讓人從內心接受。

01:四中全會《決定》裏重點強調的「十三條優勢」,第一條是堅持黨的集中統一領導,堅持黨的科學理論保持政治穩定。很多香港、台灣的朋友看到這裏就會反問,為什麼中國共產黨領導會成為中國最顯著的優勢?第一條優勢的表述,是否有從全能政府向全能執政黨轉變的內涵在裏面?

柯華慶:我從2015年提出黨導立憲制的時候就非常明確的表示,中國共產黨是領導黨。中國共產黨是馬克思主義領導黨、革命黨、執政黨的有機統一體,其定位首先應該是馬克思主義領導黨,然後才是革命黨、執政黨。領導黨是最本質的、自始至終的,革命黨也是自始至終的。中國共產黨作為執政黨只是在它掌握了政權之後才開始,並且執政的目的不單純是執政,還要進行社會革命和自我革命,實現共產主義,消滅自身。

柯華慶認為中共首先是馬克思主義領導黨。(新華社)

柯華慶:現在理論界都將中共定位為執政黨,是在西方的理論全面「佔領」中國的時候提出來的,大約是2000年左右,我翻了一下那幾年的文章,非常密集的討論「中國共產黨是執政黨」。2004年黨的十六屆四中全會由此將中國共產黨定位為「馬克思主義執政黨」。

中國共產黨是執政黨就是個事實,從1949年開始就是,甚至於1931年中國共產黨就在瑞金局部執政了。着重提「執政黨」實際上是個圈套,因為一提執政黨,立馬就會有人問,你憑什麼執政呢?

01:類似的反問裏隱含的問題是,要不要競選,有沒有下野的可能性。

柯華慶:對,「執政黨」其實話裏有話。而把中共定位為馬克思主義領導黨,可以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西方理論一般會攻擊中國沒有選舉,這是錯誤的。西方資本主義是選黨,中國社會主義是選黨員,然後組成共產黨。選擇的黨員都是各行各業的先進分子,無論德行、能力上都走在前面,這樣一群人組成的黨,理所當然要帶領人民前進。執政黨的意涵是黨內的黨員代表參與到國家政權中,只不過是這個黨在國家政權裏面起主導地位才叫執政黨,這個黨的絕大多數黨員並沒有參與進去。作為領導黨的中國共產黨是全黨,作為執政黨的中國共產黨只是黨員代表們。

執政黨是層級最低的一個定位,這也就是為什麼去年1月份習近平提出不能說中共已經從革命黨變成執政黨了,依然強調是革命黨。我想了好幾年,現在我明確提出是中國共產黨是馬克思主義領導黨,雖然這個說法還沒有被中共接受,但我認為是遲早的事,不解決這個問題,中共的理論就說不通,社會主義理論就不能自圓其說。

將共產黨定位為馬克思主義領導黨才能徹底解決社會主義理論問題,從最開始的領導革命、推翻舊有政權,然後繼續領導自我革命與社會革命,最終的目標是共產主義社會,執政是為了更好的革命,更好的去實現共產主義,這一系列的邏輯鏈條是通暢的。

01:從決定來看,中國共產黨的集中統一領導成為十三個優勢裏面的第一大優勢,統領其他十二個優勢。很多人會不解,為什麼中共能?

柯華慶:這是社會主義的制度決定的,因為社會主義就是共產黨領導建立起來的,與資本主義最根本的區別就是共產黨領導人民,社會主義國家的性質是由《共產黨宣言》決定的,《共產黨宣言》裏面的核心是共產黨。「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先有共產黨後有社會主義國家,可以說社會主義國家是共產黨註冊的。

有些公知說「中國共產黨是沒有註冊的非法社團」,這是將資本主義價值當普世價值評判社會主義國家。在資本主義國家,共產黨常常是非法的,但在社會主義國家,共產黨是光明正大領導和執政的。以前說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是你死我活的,有些極端,但社會主義政治與資本主義政治是不同的我們必須承認吧。

社會主義只有擁有一個強大的政治權力——領導黨,才能節制資本家和權貴,實現共同富裕和共同自由,否則就會走向資本主義社會,就會讓資本家和權貴來掌控這個社會。共產黨擁有強大的政治權力是社會主義的基本特徵。

中共的全面領導被確定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特徵。(AP)

柯華慶:社會主義政權必須節制資本家和各類權貴,這是為什麼強者或者自以為是強者的人反感社會主義的基本原因:這些「猴」不喜歡還有個「老虎」。資本家和中層官僚對社會主義都不爽,因為這些人想當「老虎」,「山中無老虎,猴子做霸王」,所以這些人喋喋不休想搞資本主義的權力制衡。社會主義的政治權力可以分工,但必須在代表公共利益的共產黨領導下,也就是我所說的「黨導政分制」,如果走上了法治道路肯定比資本主義制度優越。

你會發現中國官僚體系內部對於社會主義是有抵制的。毛澤東當年為什麼搞反右擴大化和文化大革命?實際上反的就兩種人,一個是資本家或有資產階級思想的人,一個是有封建意識的官僚和文人,這些人都是社會中的強者,能量大得很。毛澤東的錯誤在於他想聯合底層人民消滅強者,做過頭了,合適的方法應該是通過法治方式對資本家和官僚進行節制,而不是踩在腳下,社會是需要這些人做貢獻的,只是不能讓他們主導社會,顛覆社會主義政權。

社會主義政治一定是共產黨聯合底層人民節制強者,不然這些強者坐大後總想把共產黨給顛覆掉。社會主義不搞集中統一領導,不搞核心體制,社會主義制度就有可能被顛覆掉。

01:說到「領導黨」,今天中共強調「東西南北中,黨政軍民學」,黨領導一切。事實上,很多人在討論中國政治體制的時候,經常會談到上世紀80年代王滬寧、蕭功秦等提出的新權威主義。您提到的「領導黨」最終導向的,是不是一種新權威主義?

柯華慶:不能這麼套用。權威主義實質上還是在資本主義話語圈子裏面打轉。在「領導黨」的概念裏,一定要關注「領導」這個詞的意思。美國政治哲學家伯恩斯曾提出「變革型領導」概念,將領導區分為變革型領導和交易型領導。變革型領導則是領導者要反映被領導者的意願,把被領導者的追求與領導者的追求結合起來,同時作為領導者又能提升被領導者的境界。

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就是變革型領導。交易型領導是領導者與選民通過選票進行的妥協和交易,資本主義國家的政治家就是典型的交易型領導。

01:某種意義上來說,可以理解為對人的一種「改造」。

柯華慶:千萬不要用「改造」這個詞,應該是對人的引領。人性的複雜在於有高層次需求,也有低層次的需要,有時候想行善,有時候想作惡。所謂「領導」,就是更多把你引到高層次需求和行善,否則共產主義怎麼可能實現人的全面發展和共同自由?

01:這是一種比較理想的狀態,現實層面如何操作?

柯華慶:實際上共產黨並不是真的完全沒有自身利益,而是將群眾利益放在首要位置,正如中共宣傳的「吃苦在前,享受在後」。這其中的邏輯是,當你只有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才會有你自己的利益,說白了就是幹好你的活兒,後面自然就有你的利益。共產黨把自己的利益與人民的利益結合起來,始終以人民利益為先,人民就會一直讓你執政,實現長期執政,直至實現共產主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