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 料布局地方人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共中央政治局11月29日召開會議,審議《中國共產黨黨和國家機關基層組織工作條例》和《中國共產黨國有企業基層組織工作條例(試行)》。是次除有若干文件出台外,還研究了「其他事項」。

早前,媒體盤點年度地方重磅人事,唯目前位置僅有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前夕內蒙古黨委書記以及民政部部長「換帥」所牽動的人事變化。迄今,不僅河南省長因為陳潤兒去職而虛懸滿月未獲補缺,且一旦1954年一輩(即年滿65歲即將退休)地方黨政大員紛紛卸任,恐又要忙「壞」中組部。

從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上半年的地方黨委換屆算起,中國大陸31省區地方黨委常委已任期過半,2019年冬至2020年恐將是人事調整高潮。早前10月底,四中召開前夕,年屆65歲的民政部部長黃樹賢退休,隨後調任中國政協社會與法制委員會副主任。這一變局牽動內蒙古黨委書記李紀恒「入閣」接替,而內蒙古黨委書記一職由寧夏黨委書記石泰峰接棒,寧夏黨委書記一職則由河南省長陳潤兒補位。

原內蒙古黨委書記李紀恒出任民政部部長。(網絡圖片)

上述這一波調整顯然並非終點。首先,作為中原農業大省,想必河南的省長一職不可能長久懸缺。目前,雖然官方並未尚未透露河南省長新人選的迹象,但是通常來說2020年1月份河南省將召開十三屆三次會議,以履行「新省長」的法定選舉程序,所以北京有必要在此之前做出準備。其實,2019年11月25日開幕的河南省人大常委會會議已經確定將在2020年1月10日召開十三屆三次會議,河南省長人選已然呼之欲出。

其次,《多維新聞》早前曾統計,在各省地方黨政大員中,山西省委書記駱惠寧、遼寧省委書記陳求發、貴州省委書記孫志剛、雲南省委書記陳豪4名地方黨委書記,以及廣西自治區主席陳武、新疆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兩位地方政府「一把手」到如今都已經到齡甚至超齡服役。

目前,中共用人雖試圖打破「唯年齡」論,但是年齡畢竟是具有實際可操的重要依據。正如早前一名參加中共司局級領導班的「學員」所說,到副部級層級,其實很多人的能力水平相差不大,重要的就要看其他方面,比如機遇、年齡以及基層經驗等加分項。照此邏輯,恐怕正部級官員迭代若非特殊原因也定然不存在非要留誰而不留誰的道理,「照章辦事、到站下車」的規矩總是要講的。

既是如此,若6人退位,新人選又會是誰呢?事實上,地方黨政主要領導人的產生不過三種情況,即空降、交流(平調)和升遷(包括異地和原地兩種情形)。

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網絡圖片)

以目前的地方黨委書記履職經歷看:空降僅一例,即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原為審計署審計長空降。從央地交流任職的角度看,多半是出於積累資歷、熟悉兩套系統的用意,但通常情況這屬於培養後備梯隊的操作手法。「一下來」就要主政一方,面對地方千頭萬緒的情況,這種情形對中央部委副職來說多有裨益,反倒是劉家義這種「交流」方式的確非典型。不過,這也並絕不僅有。

最常見的莫過於升遷和異地交流。在其餘30名現任地方省級黨委書記中,18人為地方政府一把手升遷而來,其中僅4人為異地升遷(河北省委書記王東峰由天津市長升任,黑龍江省委書記由河北省長升任,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由吉林省長升任,寧夏黨委書記由河南省長陳潤兒升任),其餘14人包括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在內均為原地升遷。

其次,(異地)交流任職的情形也比較常見,共計11人。其實,這相較於終其一生才熬到主政一方的人來說,主政超過兩個地方甚至三個省區是相當困難的。如果年齡允許,這種積累資歷的經歷往往會非常有助於他們退而不休,甚至進入中央。比如現任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擔任過浙江、上海兩個省級地方黨委書記,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也先後主政過河南、遼寧。

西藏黨委書記吳英傑。(網絡圖片)

較為特殊的是西藏黨委書記吳英傑。作為一名西藏的「漢人幹部」,吳英傑的出身雖然不像他的很多前任那樣——在西藏鍛鍊數年累積政治資本再入內地立即受重用,但是其近數年的仕途經歷卻極為相似,這恐怕還是因為他的漢人身份使然。他無法複製其他內地地方官員的上升路徑,由自治區主席升任黨委書記,所以是以西藏黨委常務副書記直接升任的。

以目前的30名地方政府「一把手」(河南暫缺)履職經歷看:「升遷」仍然屬於主流,主要是「距離」最近的地方專職副書記原地或者異地升遷共計17例;此外,其他職務的「非典型」晉升也有5例,比如深圳市委書記許勤直升河北省長,內蒙古黨委統戰部長布小林上位內蒙古主席,南寧市委書記陳武、武漢市委書記阮成發分別主政廣西、雲南,寧夏自治區主席鹹輝此前則是甘肅省常務副省長。

「空降」省長較空降書記大幅增加,目前5省區政府「一把手」都是中央部委空降,其中中央部委正職直接「平調」的兩例,即北京市長陳吉寧此前任環保部部長,甘肅省長唐仁健則是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正部級)空降。其餘3例則是部委副職空降升遷,福建省長唐登傑、湖北省長許達哲均是工信部副部長空降,而海南省長沈曉明則是教育部副部長空降。

北京市長陳吉寧。(網絡圖片)

相對而言,省長異地「交流」的情形大幅減少,僅有兩例,其一是原重慶市長張國清平調天津,其二是吉林省長劉國中平調陝西。之所以這類情形小,大約正是與上述地方黨委書記多由政府一把手原地晉升而來所致。

比較特殊的是新疆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其當年本來就是從二線「迴歸」一線躋身新疆自治區主席的,也是北京考慮中央和地方新疆的「代表」安排所做刻意配置。

總之,從目前情形來看,6人若退位,勢必造成包括河南省長一職在內的7大空缺,黨委書記總要以原地升遷為主,「交流」倒也無妨基本盤;而地方一把手的人選則重在一批人可能要魚躍龍門,躋身正部級的行列,最受關注的群體莫過於現任的地方黨委專職副書記之類了。經查,除北京、重慶、貴州、青海專職副書記暫缺外,新的地方政府一把手恐怕多要在這27人中產生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