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教育營】新疆自治區主席: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已全結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日(9日)上午,國務院新聞辦舉行新聞發布會,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副書記、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等官員介紹新疆穩定發展有關情況並答記者問。

雪克來提·扎克爾表示,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外界稱「再教育營」)的學員已全部結業。

雪克來提·扎克爾表示,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的學員已全部結業。圖為新疆喀什市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路透社)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記者問及,目前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還有多少學員,什麼時候開始會取消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雪克來提·扎克爾回應稱,基於新疆恐怖活動多發頻發的嚴峻形勢,依法設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開展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參加職業技能教育培訓的人數是動態的,有進有出。境外一些媒體稱新疆教培中心學員「有上百萬甚至兩百萬」,純屬捏造、毫無根據。目前,參加「三學一去」(學技能、學國語、學法律,去極端化思想)的教培學員已全部結業,在政府幫助下實現了穩定就業,改善了生活質量,過上了幸福生活。

雪克來提·扎克指,下一步,為滿足基層幹部群眾提高素質的願望,將本著尊重意願、自主選擇、分類培訓、來去自由的原則,對有意願、有需求的村幹部、農村黨員、農牧民、初高中未就業畢業生等進行日常性、常規性、常態化、開放式的教育培訓。重點培訓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律知識、職業技能等,根據培訓內容,時間可長可短。

國務院新聞辦舉行新聞發布會,雪克來提·扎克爾、徐海榮、艾爾肯·吐尼亞孜、帕爾哈提·肉孜出席並答記者問。(新華社)

否認有大規模拆除清真寺及存在拘禁營

中央廣播電視總台CGTN記者問及,有報道稱,新疆在限制穆斯林群眾的宗教信仰自由,包括大規模拆除一些清真寺,還有禁止穆斯林齋月封齋,並且收押了一些政府不支持的宗教人士。請問,這些問題是否存在?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常委、自治區副主席艾爾肯·吐尼亞孜回應稱,這完全是顛倒黑白,捏造事實。新疆不但沒有所謂的大規模拆遷清真寺問題,反而新疆各級政府持續改善清真寺公共服務條件,實施了「七進兩有九配備」。「七進、兩有」是指水、電、路、氣、訊、廣播電視、文化書屋進清真寺,其中主麻清真寺有淨身設施、有水沖廁所;「九配備」指的是配備醫藥服務、電子顯示屏、電腦等,極大方便了信教群眾做禮拜。希望那些在宗教問題上帶著有色眼鏡、採取雙重標準的西方政客和媒體,正確看待中國的宗教政策和宗教信仰自由狀況,停止利用宗教問題干涉他國內政。

日本讀賣新聞記者問及,最近報道,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JC獲取了關於新疆的內部文件,聲稱「揭示了新疆的拘禁營管理模式」,請問能否澄清一下該文件的真偽?如果文件屬造假,其判斷依據是什麼?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常委、烏魯木齊市委書記徐海榮回應稱,新疆根本就不存在所謂的「拘禁營」。《紐約時報》、國際調查記者同盟等境外媒體和組織發布的所謂報道,純屬惡意歪曲抹黑新疆的教培中心和反恐、去極端化工作。我們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歡迎各國各方赴新疆參觀訪問

《環球時報》英文版記者問及,新疆是否允許國際人權組織、西方國家駐華使節和外國記者赴疆採訪?徐海榮回應稱,從2018年底以來,我們已經邀請了涉及91個國家的70多批團組1000多人到新疆參訪。據了解,中國外交部門已經多次向聯合國的人權高官發出過邀請,現在也一直和聯合國方面保持著密切的溝通。美西方一些國家,一方面說中方要允許聯合國官員到新疆來訪問,另一方面卻對訪問過新疆的聯合國官員,包括高級官員進行施壓和干擾。這種做法有著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新疆是開放的地區,我們歡迎各國各方在尊重中國主權、遵守中國法律、平等相待的前提下赴新疆參觀訪問。

在新疆輿論問題上,從「7•5」事件(2009年7月5日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市爆發的一場大規模騷亂與暴力活動)中國政府推出的維穩行動到2017年被逐漸關注的新疆再教育營(中國政府稱其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在西方媒體的報道中,這些多被描繪成「限制人權」的行動,而北京也一直處於被質問的角色。而今天,北京正在做出反擊。

中國以英文紀錄片形式展示新疆遭遇的恐襲事件。(CGTN視頻截圖)

近期,央視英文頻道還很罕見地發佈涉及新疆的恐襲視頻,內裏出現以往很少見的恐怖襲擊的畫面,事件造成大量的人員死傷。外界指,面對西方的指責,北京方面似乎一改往日隱忍策略,而以更公開的姿態來應對不實指責。

目前新疆已連續三年沒有發生暴力恐怖案件。雪克來提•扎克爾表示,在新疆人民生命安全受到恐怖主義嚴重威脅時,美國置若罔聞。現在新疆社會穩定發展,美國反而出台《2019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利用所謂涉疆問題挑撥中國民族關係、破壞新疆繁榮穩定、遏制中國發展壯大,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多維新聞曾有分析指出,如果說新疆此前的問題在於反恐、宗教甚或是經濟,那麼通過打擊預防兩手抓的維穩之策使得新疆得以進入可以自稱為安全的生活環境,在宗教上打擊極端主義,推行宗教「世俗化」,宣傳民族成果,在經濟上加強招商,發展旅遊的舉措之下,對北京來說,此前的新疆問題或許已不是當前最緊迫的問題。或者說這個最緊迫的問題已經不在新疆,而是在美國國會、在聯合國,在西方國家的想象中。

那麼中共現在迫切要解決的正是新疆的形象問題。因為只有解決這個問題才能防止新疆問題被擴大化、敏感化,甚至被別有用心的國家拿來借題發揮。但需面對的是,新疆形象問題的實質不僅是人權問題的中西爭執,意識形態還橫亙其中。因此,新疆外宣註定是場硬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