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觀察:中美博弈新疆輿論 中南海開始主動出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知器滿則傾,須知物極必反。」在新疆話題輿論場上,一再被西方國家「圍追堵截」的中南海,似乎正在走出處處被動的局面。

12月9日上午,位於北京西長安街11號的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新聞發佈廳,正在舉行一場新聞發佈會,新疆行政長官——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和兩位副手(副主席艾爾肯•吐尼亞孜),和新疆首府烏魯木齊市委書記徐海榮,新疆喀什地區行署專員帕爾哈提•肉孜介紹等一起現身,對媒體介紹新疆發展情況。

新疆是中國唯一一個存在暴恐可能的地方,目前部署有大量的精力,以維持治安。(Reuters)

這是12月5日和7日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分別播出英文紀錄片《中國新疆,反恐前沿》和《幕後黑手——「東伊運」與新疆暴恐》、主動對外展示新疆暴力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敏感內容之後,中國政府的又一主動行為——通過一線官員之口,系統闡述地方政府為解決新疆問題的所作出的努力以及目前取得的成果。

曾經的被動

新疆話題,曾長期是美國批評中國的一個切入口。在「再教育營」從2018年開始成為焦點話題之前,無論是之前中國官方在新疆推廣普通話教育、街頭加強數字化監控,還是居民購買菜刀實名制、禁止戴蒙面面罩,均成為美國政客和媒體批評中國的理由,雖然緣由五花八門,然而批評的核心都離不開「人權」二字。

在西方政客和媒體看來,無論中國政府的理由是什麼,哪怕事關防控恐怖主義襲擊,只要涉嫌干涉新疆居民、尤其是新疆穆斯林的自由就是侵犯人權。這種意識形態一直延續至今,從2018年開始被關注並再次引發中西方輿論大戰的「再教育營」同樣是基於如此的價值觀。

2014年5月22日,5名恐怖分子駕駛2輛越野車衝破烏魯木齊市沙依巴克區公園北街早市防護欄,衝撞碾壓民眾並引爆爆炸裝置,造成39人死亡、94人受傷。(新華社)

而中國政府在長期的「這是中國內政」這種缺乏說服力的抗議之後,終於從2019年2月開始,有意識的邀請他國政府官員和媒體到新疆參觀所謂「再教育營」,了解新疆地方政府到底在做什麼——通過教授就業技能、力圖解決新疆的貧窮問題。當然,其中估計存在的部分強制色彩。因為在中國政府看來,貧窮和無知是恐怖主義在新疆得以存在且流傳的土壤。不過這一客觀事實,似乎並不能讓一些固執的媒體和政客對中國政府的理解多一些。一直以來,在新疆問題的報道上,恐怖襲擊對平民造成的傷害並不讓西方媒體感興趣。

如果說從2018年開始的關於新疆「再教育營」,西方媒體聚焦點在於「再教育營」這個機構的性質是什麼(職業教育機構還是限制人權的關押場所)。那麼近期(大致從11月中旬開始)西方媒體的興奮點已經轉向於各種關於新疆治理的所謂「泄密文件」

其實所謂的「泄密文件」也仍然是圍繞中國中央政府或者是新疆地方政府,對於西方口中的「再教育營」、中國官方口中的「學習班」運作,有着怎樣的官方指令。當然,這其中尤其是地方政府在具體的操作者行中,一些強制行為存在爭議、不符合西方人權觀的。

2019年1月4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喀什市政府邀請記者拍攝職業教育培訓中心。(Reuters)

力度明顯的反擊

在這一波新疆地方政府的「泄密文件」被曝光半個月左右,美東時間12月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於通過《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繼香港問題後再次就人權議題向中國政府施壓。轉折也似乎就此產生。

兩天之後的12月5日,紀錄片《中國新疆,反恐前沿》播出,該片還原了2009年烏魯木齊「7•5」事件、2013年北京「10•28」天安門金水橋暴恐案以及2014年昆明「3•1」暴恐案等部分原始視頻,用大量客觀事實記錄了中國為應對「三股勢力」威脅所付出的努力和犧牲。

12月7日,另一部紀錄片《幕後黑手——「東伊運」與新疆暴恐》,則通過事實細緻展現了「東伊運」的種種暴恐行為,包括灌輸極端思想、煽動民族仇恨、毒害婦女兒童、製造暴恐事件等,以事實揭露「東伊運」是國際恐怖主義體系中的一部分,威脅的不僅僅是中國,而是損及全球共同安全。

12月9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專門就新疆問題舉行新聞發佈會,發佈會的主題為「新疆穩定發展」,前文提及的新疆政府四位重量級官員在現場回答媒體的各種提問。

期間,隨着新疆反恐英文紀錄片的推出,中國國家通訊社——新華社也發佈一組照片,展示了2008年至2014年新疆暴恐分子的暴行。

上述明顯是有計劃有步驟的主動爆料和讓地方官員直面媒體的舉措,顯然是中國政府力度更加明顯的反擊。在此前,為了回應外界的「關切」,從2015年以來,中國政府已經發表了7本涉及新疆的白皮書,其中3本都是在今年發佈——分別為《新疆的反恐、去極端化鬥爭與人權保障》白皮書(3月18日發)、《新疆的若干歷史問題》白皮書(7月21日發)和《新疆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白皮書(8月16日發)。但是正如多維曾經分析的那般,這並不能引起西方媒體的興趣。

近日兩部關於新疆的紀錄片,顯然讓一部分因為中共「密室政治」慣性而無法了解中共操作特徵的關注者,對中共面臨的治疆壓力以及應對的辦法有了部分了解。

可惜的是,這兩部本該是了解新疆窗口的紀錄片,在西方反響幾乎為零。由近期的動向來看,中共並不會因此改變自己輿論攻勢的節奏,在新疆話題的中美輿論博弈場,中官方顯然開始化被動為主動。

而效果其實已經悄然出現——今年7月,包括俄羅斯、沙特阿拉伯、委內瑞拉在內的37個國家聯名致信聯合國,稱「新疆已近3年未發生一起暴恐事件,現在,安全與治安已重返新疆」;近日,在英國、巴基斯坦乃至阿富汗,也已經出現批評美國通過涉疆法案的聲音。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