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北京大學女生被「虐戀」後自殺 背後的控制模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北大女生包麗的自殺引發內地網友的廣泛關注。《南方週末》的長篇特稿披露出包麗和男友牟林翰的充滿屈辱感的感情,除了包麗的母親,也有越來越多的同學出來指證,牟林翰對包麗的情感控制,可能是導致她輕生的主要原因。

撰稿:張丰

牟林翰跟包麗的對話紀錄顯現男生的控制慾。(微博截圖)

證據來自各種聊天記錄。包麗被要求要刺上「我是牟林翰奴隸」的文身,而在交往中,包麗從最初「最美好的自己在未來」,慢慢變成對「不是處女」的自責。有聊天記錄證明,包麗吃過多次避孕藥,被拍裸照,也被牟林翰要求「做絕育手術」。

很明顯,如果這些事實成立,特別是被拍裸照和被要求絕育手術這樣的細節被證實的話,這就超出了通常意義上的SM甚至PUA的範圍,可能涉及到違法。就這個意義上,牟林翰有責任作出一些回應。公眾要求警方和校方介入,進行更多、更深入的調查,也具有正當性。

包麗出身于商人家庭,牟林翰的父親據說是某金融機構山東分行的領導,兩人都是內地精英家庭,又在最好的學校讀書,進入學生會,這一切都讓這一事件具備了不同尋常的意味。

牟林翰本人是學生會幹部,以精英自居。他指導包麗如何去競選學生會幹部,在面對競爭對手的時候要「裝得傻一點」,面對「學生會主席」則要完全坦誠和服從。另一段聊天記錄顯示,一個男同學在微信中稱呼牟為「大佬」。有網友搜索出牟林翰在一些會議上的發言,年紀輕輕的他,已經是滿口官話、套話。

這多少說明,牟林翰在面對其他同學和處理事情的時候,其實奉行的也是類似的原則:迷信權力和控制,看重實際利益。對上面服從,對「下面」則完全是壓榨。很不幸,這可能是很多大學學生會普遍存在的現象。此前媒體報導過中山大學學生會幹部任命引起的爭議,「部長級」「副部長級」「常務副部長主持工作」,這些稱呼背後的官僚主義達到仍人嘖舌的地步。

並不是說,學生會的官僚主義就一定能導致牟林翰這樣的人出現,但是牟的做法,確實是把這種「控制學」運用到了自己的感情生活中。在他和包麗戀愛之前,兩人本來都有戀情。牟林翰指導包麗怎麼混學生會,是把她看成是自己的財產。包麗對牟有好感,既是基於他的外型,也是他的權勢(包括家境)。

最終,牟林翰把包麗弄到手,從「自己人」,變成了自己的「財產」。他讓包麗在身體上紋「我是牟林翰的奴隸」,就是通過貶低她人格的方式,施行徹底的控制。這也能夠解釋,為什麼在交往開始的時候,他並不在意對方是否是處女(兩人都有過性經歷),反而在交往一段時間後,才強調這一點。

牟林翰曾經要求包麗在身上刺青。(微博截圖)

這是對包麗控制的進一步深化,從控制她的現在,發展到控制她的歷史(過去)。牟林翰渴望絕對的控制,已經到了病態的地步。這絕不是一句「我就是一個傳統的山東男人」所能解釋的,這壓根就和「傳統」沒有任何關係,而是一種完全現代的的「控制論」。

這是一起真正的悲劇。包麗的命運,讓人惋惜。她的同學們開始在網上回憶她生前的點滴,為我們還原出一個單純、善良的女大學生形象。但是,恰恰是她的「單純」,才讓她在被控制中越陷越深。或許從她想去混學生會開始,她的悲劇命運就已經註定了。

有人認為,牟林翰已經有了了某種人格障礙,需要去看心理醫生,這是很有道理的。但是,除了「病態」,牟林翰身上還體現著某種典型性。他對權力的理解,對成功的理解,都讓他的人格中缺少善良以及對他人苦難的體認能力。牟林翰是「時代的化身」,這才是最讓人憂慮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