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這是烏合之眾的狂歡還是洶洶民意的呼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請保持理性,不要再加入烏合之眾的狂歡,」武漢肺炎疫情一個多月後,中國網絡上開始散佈這樣的温和聲音,試圖平復人們的怒火,給官方的努力以更多的時間。而在此之前,面對日益攀升的感染數字,人們一方面封閉起自己拒絕一切社會活動,另一方面則以慌亂和憤怒的複雜心情監視着這場瘟疫和承諾為消滅這場瘟疫而努力的各方力量。

回顧這一個多月的輿情,不得不讓人深思,從公眾對武漢乃至湖北官員表達不滿,到揭露中國紅十字會等慈善機構的幕後操作,再到反思中國公共衛生體制,似乎正是「烏合之眾」的推動。爆料、披露、公開指正等等方式衍生的話題高潮,使得2020年的春節中國社會的輿情從未如此密集的訴諸互聯網,真相與謠言混合,讚美與抨擊並行,中國民眾每天都在不間斷的恐慌與時而憤怒時而感動中經歷着情緒的跌宕起伏。在這場尚未看到曙光的疫情面前,正在中國輿論場上演的到底是一場烏合之眾的狂歡還是疫情監督的利劍?

武漢市紅十字會近來遭到廣泛批評。(中新社)

的確,即使身在這樣一個無遠弗屆的互聯網世界,人們恐怕也很難探知事件的方方面面,難免情緒宣泄與一葉障目不及其餘。就武漢肺炎在輿論場上所引發的種種討論,無論是對地方政府問責,對專家質疑,雖然很難將每個細枝末節都暴露出來,但從社會情緒的角度來看,輿論在意的也並非就是這真相的全部,這一切的一切都只不過是在發泄對疫情的本能恐懼與對所謂理性的「萬能」政府的失望。是的,躁動的輿論似乎需要一個冷卻的空窗期,但這遠不是全部否定過去那麼長時間內它的價值。

殘酷的「貓鼠遊戲」

處在疫情中心的中國中部城市武漢,是此次整個輿論場討論的中心。疫情發展到中共「一號人物」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最新的消息是武漢已經被軍隊接管,而主政這裏的黨政官員乃至更高一級所將面臨的「政治問責」恐怕已經是山雨欲來風滿樓。這樣的結果很難說沒有輿情的倒逼影響。

如果從疫情發展的專業角度來說,很難找一個確切的時間點作為參考值,或許是2019年12月30日武漢衛健委開始對「不明原因肺炎」作出通報,或許是2020年1月10日的首例死亡病例,又或者是至今官方尚未明確回應的人傳人現象發現的時間。但輿情已經有了發酵的迹象。在這期間,由於官方某些原因之下某種程度的秘而不宣導致「傳聞」已經流竄網絡,恐慌已經在小範圍內蔓延。這其中包括被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再次提起而引發關注的「8人傳謠被拘」,包括武漢肺炎越發嚴重之時被事後曝光的「武漢醫生籤《訓誡書》」......

福州市高新區南嶼鎮堯沙村衛生所的村醫前往被隔離村民家。(中新社)

但這也僅限於小範圍,直到1月20日,出現應對疫情的一個關鍵拐點,也是輿情轟動的第一個時間節點。當日遠在雲南考察的習近平對武漢肺炎疫情作出指示,李克強批示,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趕赴武漢後在央視首度發聲確認新型冠狀病毒人傳人。當時中國境內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200多例,各地陸續出現感染確診病例。在人傳人與病毒在各地蔓延的恐懼支配下,戴口罩出門開始大範圍出現。

但是武漢衛健委隨後通報的「14名醫護人員感染」這一信息卻激起了公眾的怒火,因為這一被認定為人傳人明顯標誌的信號被動之下公布。人傳人不是中國國家衛生部門公布,不是疫情爆發地武漢或者湖北公布,而是鍾南山公布。公眾對國家機器的集體理性期望遭到暴擊。質問隨之而來,湖北地方官員有沒有出現瞞報、緩報的現象貽誤疫情防控;爆料接連跟上,在疫情已在各地蔓延,疫情中心竟然還在舉辦「萬家宴」;分析接踵而至,在習李先後表態,其餘省份都先後部署疫情之時,湖北地方官員為何不見動靜,姍姍來遲的發聲到底是政治覺悟不夠還是盲目樂觀,能力不足?

在疫情的持續蔓延與輿論的強大壓力之下,武漢在1月23日倉促封城,隨之而來的是更大的管控危機與輿情問責。《多維新聞》曾發表題為《武漢防控肺炎疫情連錯三步》的文章,指繼對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違法運營的不作為、粗暴蠻橫式維穩,壓制信息公開後又出現封城後資源、人力調度紊亂,不僅基本生活物資一度價格飆升,連抗疫情最前線的醫療物資都不能夠保障,醫院的醫護人員缺少防護設備、長時間高負荷工作,感染者和待診者數量激增,醫院擁擠不堪幾乎崩潰。

大批解放軍醫務人員已經進入武漢。(新華社)

可以說,從1月23日之後,武漢封城開始民眾的恐慌在地方官員的不滿中發酵。一方面是因為疫情在短時間內迅速擴散帶來社會的逼迫感與恐慌感,這體現在中國市面上的口罩、酒精等防護物資供不應求,甚至在一些人口密集城區出現小範圍搶購潮。另一方面是在有迹象表明這場疫情將是一場持久且嚴峻的公共衛生危機之後,中國的媒體開始陸續進入武漢以及周圍疫情嚴重的城市,這使得疫情之下混亂不堪的武漢被全方位快速地展示在公眾面前。

於是,湖北官員的一舉一動成了輿論的靶子,關於他們在發佈會上搞不清當地的口罩產量問題,關於影射他們穿戴奢華的新聞,關於他們管控不力,使得許多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得不到救治,湖北當地的一名記者張歐亞更是在其社交平台直言,武漢需要換帥。

扒糞運動:打倒紅十字會!打倒學術權威!

而與灰頭土臉的武漢官員形成對比的是輿論對鍾南山的熱捧。中國網絡上十分火熱的短視頻平台上爆出鍾南山在趕赴武漢的車途中疲累的休息獲得無數的問候;「火神山、雷神山、鍾南山,三山鎮毒!」的網絡評語獲得億萬點贊;「鍾南山接受央視採訪,晚上收看」的傳聞還一度獲得數十萬的轉發。一個更加有趣的網絡段子是,初一一動不動,初二按兵不動,初三紋絲不動,初四巋然不動,初五依然不動,初六原地不動,初七繼續不動,幾時能動?鍾南山說動才動!

鍾南山受到廣泛熱捧。(新華社)

鍾南山,儼然成了民間觀察疫情的風向標。然而,鍾南山也只是鍾南山,他的良心代表不了整個中國學術界、更代表不了整個體制的「良心」。在中國社會上下全力遏制疫情的同時,輿論的狂潮終於將早已有墮落迹象的中國學術界和劣迹斑斑的中國紅十字會裹挾進來拉下神壇,撕下了某些人虛偽的面具。

事實上,輿論對鍾南山的高捧一方面是對曾經的非典功臣寄予厚望,更為重要的是表達對整個體制的不信任。人們不理解的是,為什麼是鍾南山首次以個人身份告訴大眾新型冠狀病毒「人傳人」這一關鍵信息。其實,正是鍾南山打破了官方的信息權威背後的信息壟斷。從1月20日開始,中國官方在此次疫情中的「引領性」效應已經受到了衝擊。

當然,疫情沒有得到有效地控制,武漢當地主官不動如山,但人們不能放棄追究疫情難以遏制的來龍去脈。於是1月29日,一篇發表在國際醫學雜誌上的文章再讓輿情爆發。該篇文章稱爆發於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早在12月中旬就已開始人傳人,而文章的作者就是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湖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等單位的有關專業人員共同發表。儘管論文作者解釋稱這是一篇回溯性文章,意即為「隱瞞」疫情信息的可能性行為作解釋,但其中多項難以自圓其說之處使得滔滔民意難以再無條件相信「醫學權威」。至此,此前武漢市長周先旺當眾回應外界對武漢市政府披露疫情不及時的指責,「無意」中透露的北京和地方的權責齟齬,再次在這次的論文風波中暴露出來。

2月3日,醫務人員查看患者肺部CT片。(中新社)

與此同時,在武漢醫療物資供需矛盾突出之時,武漢紅十字會再被扒底。從收取醫療隊捐贈服務費,到售賣捐贈蔬菜,從物資分配失衡到涉嫌為特權官員開後門,從人員高薪福利到強迫央視直播中斷……如果說這其中還有輿論的添油加醋,那麼武漢紅十字會在1月29日在「物資使用情況分布」上對處於疫情一線的武漢協和醫院與莆田系的武漢仁愛醫院的醫療資源分配失衡,則十足暴露了慈善機構背後與私企的利益勾兑。

從湖北官員在疫情中的應對不足到紅十字會牽連出中國,甚至是輿情的傳遞與引領,在這場疫情裏,「官辦」角色被擊潰。中國網絡輿論大V「六神磊磊」在其個人平台講述其捐贈醫療物資的體會:說實話,現在就是民間和官方比效率。民間活力無限,能量巨大,而且非常高效,只不過一直成長不起來。大家平時總感覺民間「亂」,總覺得是不是政府派人管起來才好?其實你看正好反了。關鍵時刻靠有些官辦的是很低效的,大家也感到了。熟悉「六神磊磊」寫作風格的讀者大概都明白,以古諷今的隱喻裏除了對紅十字會的批駁,實則指向中國官辦這樣一個角色。

一個典型的案例是在武漢紅十字會遭到輿論起底時,中國社會人士韓紅創辦的慈善基金會獲得輿論的支持與信任。韓紅在接受採訪時的一段話流傳甚廣:教訓是我們再不把錢,好幾百萬給了某某某基金會,因為他們要從中獲取很多所謂的管理費。管理費也罷了,你要把我的貨物,在第一時間給到災區。你把我的貨物存放在你的倉庫裏,在我看來你就是無賴,其實我們自己有基金會,我們才知道,原來一包方便麪都是可以公示的。為什麼你們不做,你們做不到乾淨,你們就別怪社會對你們的質疑,活該。

湖北省仙桃市彭場鎮無紡布製品企業加班生產防疫醫療物資。(中新社)

雙面「烏合之眾」

烏合之眾們的努力終於看到了效果。2月3日,中共高層剛剛召開第二次政治局常委會研究下一步應對策略,湖北省和武漢市紀委隨即傳來消息,湖北省紅十字會一名副局長和武漢市統計局一名副局長被免職,其他多人被處置。

同時,輿情的洶湧使得中共接連呼喊回應社會關切,並在2月3日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上強調加強輿情引導。一定程度上說,中共高層如此重視輿情確實是現在的社會情緒過於激動。甚至一些官方聲音都在無意中製造了社會恐慌。

例如至今仍被輿論耿耿於懷的前期信息披露不透明不及時的問題,武漢市長只是欲蓋彌彰地透露了信息上傳中央,至於是卡在哪個環節又是什麼原因沒有及時公布並沒有說明。這種信息缺環實際上使得輿情對官方的不信任影響到後續地整個社會情緒的調動。再如在一個十分封閉的時間點,各大媒體聚集性報道武漢肺炎疫情,中國民眾每天緊盯着高漲的確診數據也在有意無意中加重恐慌情緒。甚至在權威錯亂,信息不明確等因素的疊加之下,一些本來是普通感冒症狀的患者也紛紛跑到醫院就診,使得本來就稀缺的醫療資源嚴重浪費,同時也增大交叉傳染的風險。期間,《上海藥物所、武漢病毒所聯合發現中成藥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的聲明導致中國市面上的雙黃連一夜之間脱銷。

歌星韓紅近來因其公開辦慈善的態度受到網民讚譽。(網絡圖片)

中共強調對輿情的引導從結果看固然是考慮到當前的社會情緒,但是也只有在這樣社會公共事件當中,民間輿情才能將平時藏污納垢的所在統統掀翻在地,毫不留情的公之於眾。雖然這中間因為地方政府對疫情防控的不力以及一些地方的粗暴做法,使得社會上開始出現排斥湖北人的現象。但這絕不是一場烏合之眾的狂歡。

疫情像一面鏡子。這是武漢肺炎疫情蔓延開後在輿論界流傳最廣的一句話。於是通過這面鏡子,可以看到中國地方官員的無能,看到某些機構慈善外衣下的利益勾兑,看到從目不識丁的民間百姓到被奉為權威的知識分子都暴露出來的利己主義,甚至看到官方鏡頭之外不為人知的生死。「世事紛亂」之下,問題才更難遁形。只是輿情會很快隨着疫情的褪去而轉入低潮,但問題的解決應該剛剛開始。

一場疫情給中國帶來的不僅是經濟損失,也是中共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的考驗,更重要的也是對中國公民素質和社會參與能力的一次鍛鍊。正如上文所述,輿論從來都不是絕對的真理和理性的集合,它所傳導的集體非理性焦慮和恐慌也無法避免(這是官方經常過於緊張的原因),所以,武漢肺炎疫情在輿論場上引起的反應從早期的恐慌,隨之而來的質疑、不滿,反覆的問責,如今也許正是到進行自我檢視的時候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