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遲遲未到的特效藥 被湖北拉高的死亡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始於湖北省武漢市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仍在繼續發展。根據中國衛健委公開信息,截至2020年1月12日24時,中國31個省級地區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累計確診病例53952例,死亡1367例。僅在12日當天,新增確診就有15152例,新增死亡254例。

這是人類與病毒之間的又一番較量。在抗擊疫情的最前線,所依賴的防治手段主要有兩個,一是以限制人與人之間的交流的方式切斷傳播途徑,二是激發感染者人體自身的抵抗。醫護人員的人為護理、醫療器械與藥物攝入其實都只起到輔助作用。人們以往引以為傲的科學技術,特別是在研製出針對性特效治療藥物方面,遠遠跟不上疫情發展的速度。

醫護人員做好準備即將進入武漢方艙醫院進行工作。(中新社)

自2019年12月疫情發生後,中國已經啟動了舉國防控機制。在科研領域,2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要加大科研攻關力度」,調動高校、科研院所、企業等方面的力量,中國科技部在啟動並撥付經費到第一批8個應急攻關項目後,又部署了病毒溯源、傳播途徑、感染與致病機時、快速免疫學檢測方法、應急保護抗體研發、快速疫苗研發、中醫藥防治等10個方面,中國成立了以鍾南山院士為組長的科研攻關專家組。

中國的初期科研進展相當引人注目,如1月10日復旦大學完成新冠病毒基因組工作並公布了病毒序列;1月21日中國科學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表示新型冠狀病毒與SARS病毒的基因序列平均分別有70%的序列相似性,屬於Beta冠狀病毒屬;1月23日,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發現,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在整個基因組水平上與蝙蝠冠狀病毒的同源性為96%;1月24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成功分離第一株從臨床樣本中分離的病毒毒種信息及其電鏡照片。

世界衛生組織助理總幹事瑪麗-保羅•基尼(Marie-Paule Kieny)。(網絡圖片)

不過,這些科研進展對於防控疫情的作用其實並不是很大,主要是因為目前仍然沒有一種經過證實的有效藥物或疫苗。2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助理總幹事瑪麗-保羅•基尼(Marie-Paule Kieny)在參加新冠病毒全球研究與創新論壇時透露,目前已有的針對新冠肺炎的候選藥物都是之前用於其他疾病的藥物,科研人員正嘗試改進這些藥物以加快用於臨床試驗。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當天還表示,新型冠狀病毒疫苗有望在18個月內準備就緒,當下只能使用現有「武器」來對抗這一病毒,同時為長期鬥爭做準備。

根據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新增感染病例在湖北省外已經連續多日出現數據下滑現象,鍾南山院士預計感染者峰值將會在2月中下旬出現,4月前可能結束。他還補充說,做出上述預測是基於現有的數學模型,近期的疫情情況,以及政府所採取的措施。不過他承認,目前人們對新型冠狀病毒還有很多未知,「我們還不知道病毒為何有如此大的傳染性,這是最大的問題。」

那麼,將來可能就會出現針對性藥物和疫苗被發現或被研發,並被投產後,已經「無病可治」的情況,對於在此之前的疫情防治也會沒有用處。2003年非典疫情爆發後,從分解出病毒的基因序列到疫苗1期臨床試驗耗時20個月,後來已經沒有病人可做實驗。鍾南山曾回憶說,中國的研究院當年「做非典疫苗非常辛苦,全部鑑定完成了,要到2006年,但是已經沒有病人,所以就不做了。」

那麼,對當下疫情防治有所裨益的就只有利用現有藥物,甄別和發現其中相對有效的藥物,也就成為很多科研人員的工作方向。

被湖北拉高的死亡率

據基尼列舉了美國雅培製藥公司的抗艾滋病病毒藥物洛匹那韋和利托那韋複方製劑克力芝、美國吉利德科技公司研製的瑞德西韋。中藥方面也有不俗表現,例如漢代張仲景所撰《傷寒雜病論》中記載的清肺排毒湯、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研製的「肺炎1號方」即「透解祛瘟顆粒」等藥物,也被臨床證明頗有療效。

但是不論是中藥還是西藥,所能起到的作用其實都是輔助性的,關鍵還是要靠受感染者個個的免疫力來殺滅病毒。如果身體強健,即使被確診也很有希望被治癒,如果體質較差,或許還有其他疾病,就更容易被病毒擊垮。這也就是老年人被發現是新冠肺炎的高發病和高死亡人群,其佔比甚至達到80%以上。

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介紹,新冠肺炎實際是一種自限性疾病。南方醫科大學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主任趙衛介紹稱,「自限性疾病是指疾病在發生發展到一定程度後能自動停止並逐漸恢復,只需對症治療或不治療,靠自身免疫就可痊癒的疾病。」 病毒的急性感染一般即屬於自限性疾病,主要依靠機體的免疫力殺滅病毒,患者痊癒後病毒不在體內長期存活。

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研製的「透解祛瘟顆粒」。(網絡圖片)

根據中國官方2月4日數據,湖北省和武漢市的死亡率均遠高於全國水平,當時其死亡率為3.1%,全國則為2.1%,但是如果除開湖北省,其他省份的死亡率為0.16%。由於早前湖北省和武漢市疫情防治工作漏洞百出,甚至遺漏了很多確診患者,再加上當地醫療資源準備不足,因此其他省份死亡率更有參考價值。

這也就意味着,如果得到有效治療,治癒率相當高。例如目前金銀潭醫院收治的新冠肺炎患者累計超過了1,500餘例,絕大部分患者包括重症及危重症患者,經過各種氧療、對症治療和免疫調節治療以後,均可以順利出院。

那麼,這場疫情的危害其實就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第一個是傳播方式多樣,傳播速度快,遠超2003年的非典;第二個是對身體素質較差的人,尤其是老年人危害性高。就此來說,除了加強對疫情傳播的防控,增強人們的身體素質、維持一個強健的體魄,或許應該得到更多的重視,被列為一個長期的國家性和全民性議程。不論科技如何發達,物質文化生活如何豐富,每個人的身體狀態都應該是始終得到重視的。這也算是此次新冠病毒疫情所給的一個深刻教訓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