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防疫反應鏈「脫軌」 各級機關爭辯責任誰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截至2月18日上午8時33分,全國確診病例72528宗,累計1870人死亡,疑似病例6242宗,治癒病例12561宗;在重災區湖北,確診病例59989宗,累計增至1789人不治,7862人治癒。

自武漢1月23日封城起,全國一度陷入停頓狀態,各地為了遏制疫情而停工停學停產,直到近日確診數字持續顯著下降,市面才逐漸恢復常態。是次疫情尚未完結,舉國上下承受人命和經濟損失,各級機關亦開始追究責任,或為所言所行作辯護。

「武漢欠授權」一說有盲點

疫情急轉直下後,武漢確診病例急升,至今已逾4萬宗,市領導層受盡千夫所指,時任市委書記馬國強和市長周先旺成為眾矢之的,被批評隱瞞實情、箝制言論、應對失當甚至欺瞞中央。2月13日,中共中央宣布,免去馬國強的職務,由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接任。

事態一發不可收拾之際,武漢市領導卻一反官場常態,言談間有意無意矛頭直指上級機關,他們至少不承認「欺上」這一點。1月27日,周先旺表明地方政府須獲「授權」才可「依法披露」;1月31日,馬國強透露,武漢於12月31日前後已上報國家衛健委,由其派出專家「指導我們做這項工作」。

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資料圖片)

按內地《傳染病防治法》規定,傳染病暴發、流行時,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可以「授權」省、自治區、直轄市政府衛生行政部門,向社會公布本行政區域的傳染病疫情資訊。換言之,在防疫反應鏈上,武漢市隸屬湖北省,湖北省則需要國家衛健委授權,才可以披露資訊。

這種講法當然有盲點,在未出事之前,武漢市衛健委視疫情為地方事務,不涉「授權」問題,一直自行發布訊息,而其官方口徑反覆強調如下判斷:「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

至於湖北省領導層,省委書記蔣超良和省長王曉東更保持「低調」,表現備受批評,被指為保湖北人大政協兩會於1月12日至17日順利舉行,對疫情防範有所疏忽。就在武漢市委書記換人的同日,中共中央於免去蔣超良的職務,由上海市長應勇接任。

▼按圖學會選購正確口罩,及其他防疫小知識

+2

國家衛健委何時得悉「人傳人」?

如是者,整個「追責」層層上溯,焦點就落在國家衛健委身上。由12月31日起,國家衛健委兩度派出專家組,赴武漢實地考察,迅速破解新病毒的基因圖譜,於1月11日轉交世界衛生組織。可是專家們研究有成果是一回事,普羅大眾最關心的是:疫情到底有多嚴重?

1月10日,專家組成員王廣發向傳媒表示,新型病毒致病性較弱,病情可控,也沒有救治病人的醫護人員受到感染。不過武漢封城後,國家衛健委轄下中國疾控中心成員在國際期刊發表論文,指1月1日前發病的病例中,僅有8.6%與「爆發源頭」華南海鮮市場相關,反映有「人傳人」跡象。

為何沒有及時警告國民要防範呢?中疾控副主任馮子健1月31日解釋說,他們是1月23日拿到數據的,然後做了一個回顧性分析,所有病例在論文撰寫前已向社會公布。事實是等到「沙士專家」鍾南山接手專家組,官方才於1月20日揭露人傳人和醫護感染的真相,這時候距離封城只有3天。

現時已知確認人傳人的時間點是1月15日,當時有施手術的醫護確診,但出現人傳人跡象的時間點肯定早得多,尤其是12月底已有醫護私下示警。

↓↓點擊下圖睇各款口罩抗疫能力↓↓

+25
+24
+23

中央領導人1月初收到甚麼報告?

對於各種質疑,中疾控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於1月29日向官媒《環球時報》表示,專家們考慮科學問題,但官員的考量會有其他依據:「他要考慮政治視角,考慮維穩的問題,他要考慮經濟的問題,他要考慮春節老百姓的天倫之樂,滿意不滿意的問題。我們說的話往往只是他們決策中採納的一部分。」

2月17日,《明報》引述消息人士,指中疾控於1月初已向中央領導人報告,認為「不明原因肺炎」有通過呼吸道傳播風險,應立即採取行動,包括在公共場所防控等。該消息人士稱,中央領導人於1月7日召開政治局常委會議,疫情並非重點議題,結論亦只是注意防範,並要避免造成恐慌致影響農曆新年氣氛。

兜兜轉轉,由武漢市到湖北省,一路上傳至中疾控和國家衛健委,最後落在中央領導人頭上,防疫反應鏈顯然有「脫軌」的情況。實際行動上,國家衛健委自1月初已由地方手上接下科研職責,那麼關鍵就在於:中央領導人手上拿到的報告究竟刊載了甚麼內容?報告所作科學判斷是否足以成為政治判斷的基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