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封城日記」停筆 方方:生者有責任為枉死者討公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在內地進一步受控,封城至今逾兩個月的重災區武漢近日亦已逐步解封,公共交通正在恢復。武漢封城期間,湖北女作家方方在寫下多篇文章,以日記形式紀錄自己的感受和看法,被稱為「封城日記」而備受討論。今日(25日)凌晨,方方在微博發布第60篇「封城日記」,宣布就此停筆。她表示,生者有責任有義務為那些枉死者討公道,不能將背負災難忘記。

武漢正緩慢地解封,方方宣布停筆。(中新社)

方方在最後一篇「封城日記」寫道,武漢正緩慢地解封,在疫情緩解加上朋友的支持下,她決定停筆。感謝讀者的支持和鼓勵。儘管這是「封城日記」的最後一篇,但並不是意味著以後什麼都不寫,她仍會在微博表達自已的觀點。

她表示,敦促追責的事,自己也不會放棄。官方最終是否追責,她也不知道。但無論官方怎樣想,作為被封在家兩個多月的武漢市民,作為親歷親見了武漢悲慘時日的見證人,自己們有責任有義務為那些枉死者討公道。是誰的錯誤誰的責任,就將由誰自己承擔起來。

方方認為,如果放棄追責,將這一段日子遺忘,連常凱的絕望都不記得,「那麼,我想說:武漢人,你們背負的不僅僅是災難,你們還將背負恥辱。忘卻的恥辱!設若有人想輕鬆勾掉這一筆,我想那也絕不可能。我就是一個字一個字寫,也要把他們寫上歷史的恥辱柱。」

武漢於1月23日上午10時起封城,時間持續超過兩個月。(中新社)

稱極左分子有如病毒 禍國殃民阻礙改革

方方在文中批評攻擊她的極左分子,稱其有如新冠病毒一樣,一點點傳染我們的社會,尤其他們好在官員們的鞍前馬後活動,以最快速度傳染給眾多官員。而後者反過來,成為他們的庇護人,助力他們一天天坐大。大到囂張無比的程度,大到有如黑社會的架構,整個網絡,可任由他們呼風喚雨,隨意凌辱意見不合者。

她稱,極左是中國禍國殃民式的存在,是改革開放最大的阻力,如果聽由這股極左勢力橫行,放縱這種病毒感染全社會,改革必定失敗,中國沒有未來。

方方表示,生者有責任為枉死者討公道。(網上圖片)

憂生者忽略死者為何而死

此外,內媒《財新網》今日刊登與方方的電子郵件專訪。她在受訪時表示,封城改變的是人的心情,看到武漢人慘烈如此,非常憤怒也非常悲哀。不知道疫情之後,這些人會不會白死。很擔心活著的人,為了得到實際利益,把死者為何而死,全都忽略掉。

對於外界將她的紀實當作了解武漢疫情的窗口,方方則表示「根本不知道為什麼會如此」,並澄清這不是戰地日記,而是受難者日記。她又說,自己一直強調實事求是,該批評的就批評,該辯護的就辯護,「我又不是為了討得什麼人的歡心而記。把它定位在一個普通人在疫區中的記錄,就可以了。」

被問到這次疫情對武漢人的影響,方方說,不談死者在求醫階段呼天天不應、喊地地不靈時的慘狀,那時的絕望感相信是非常深的。雖然死者已逝,但其親人尚在,他們都共同經歷過那種慘烈的時刻。即便不談這些最受傷害的人,光是武漢900萬市民困守60多天,也會有內心傷害,開城後或許還會有更複雜的感受,各種後遺症恐怕都會出來,對病毒的恐懼也會遺留很久。

方方稱,武漢900萬市民困守60多天,開城後或許還會有更複雜的感受,各種後遺症恐怕都會出來,對病毒的恐懼也會遺留很久。(中新社)

「封城日記」描述武漢封城期間點點滴滴

公開資料顯示,方方,生於1955年,原名汪芳,為中國當代女作家,其曾外祖父楊賡笙是辛亥革命元老,曾寫《討袁檄文》,其舅公是楊叔子院士、華中科技大學校長。方方知名作品有《軟埋》——曾被左派批評為土改中的地主翻案,現居住在武漢。

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漢爆發,方方的「封城日記」描述封城期間的點點滴滴,受到不少網友的追捧,認為比中國官方媒體的報喜不報憂式報道更為可信。不過,《封城日記》也被部分網友批為過度宣揚悲觀主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