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大V兔主席:從美國軍官「零號病例」到美國特色陰謀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日前,有四名美國維珍尼亞州的網民發布影片稱,新冠肺炎的0號病人是一位名為Maatja Benassi的美國女軍官,她曾在去年前往武漢參加軍運會。相關消息不僅在Twitter廣傳,經內地自媒體發文介紹後,在微博及微信也獲得大量閱讀。

內地大V任意以網名「兔主席」,在修例風波期間點評香港局勢爆紅,他近日發文指出,該事件是美國民間人士產生的陰謀論,可信度很低。他又指,美國當下內部分裂嚴重,如果真的出現醜聞,美國主流媒體會瘋狂進行跟進調查報導。

以下為文章全文,《香港01》獲公眾號「兔主席」授權轉載:

這兩天,中國互聯網上流傳了一個所謂美國記者發現零號病例是美國女軍官的說法:《武漢零號病人終於找到了!果然是參加軍運會的美國軍人》

然後昨天又有網友寫了一個反駁帖子:徹頭徹尾的謊言及生搬硬套:所謂美國女軍官是「零號病例」的說法乃是謠言!

美國軍官Maatja Benassi(右)。(網絡圖片)

一、美國特色的陰謀論

筆者自己前兩天其實也去瞭解了一下這個說法,和我預計的一樣,這就是美國幾個民間人士生產的陰謀論。這個陰謀論的主編George Webb的社交媒體帳戶上全都是各種陰謀論,這就是他一直以來的興趣愛好。這些製造陰謀論的人士通常都會以investigative journalist(調查記者)自居,(轉到中國國內,就會誤解為真的是來自媒體的「記者」)。這種小團隊好比業餘興趣小組,如果專事生產陰謀論,就可以被稱為「conspiracy farm」,專門通過各種蛛絲馬跡的線索製造危言聳聽的理論以獲取流量和關注。

美國的信息生態極度複雜。這些是中國民眾很難理解的。所以筆者今天想借機介紹一下。

其實美國才是全球最大的陰謀論生產國。我們所熟知的許多陰謀論都來自美國。從UFO/51區、登月陰謀、甘迺迪刺殺案到911陰謀。

陰謀論提供某種「替代真相」,而且往往是組合拳,通過一系列多個理論去營造「合理懷疑」(儘管理論都可以是牽強附會),籍此虛弱或顛覆主流敘事,推出自己版本的「真相」。陰謀論普遍具有不可證偽性,屬於典型的邏輯陷阱,在心理上和認知上都非常具有吸引力,缺乏資訊收集及辨識能力、分析研究及漏記能力的人很容易陷入陰謀論。

George Webb的Twitter賬號。(Twitter截圖)

除了全球陰謀論的共性特徵外,美國的陰謀論也非常有特點:

第一, 都是民間生產,民間在小眾群體裡傳播;

第二, 都有特別強的立場、旨趣和政治取態——基本都是針對本國政府;

第三, 主題非常雷同,往往都是美國政府或精英策劃了重大陰謀,隱藏了重大事件,愚弄公眾、損害公共利益等;

第四, 幾乎所有公共事件,在主流敘事之外都存在某些民間陰謀論;

第五, 因為陰謀論太多,面目比較熟悉,美國主流社會和媒體一般都會忽略這些陰謀論。(但也有浮出水面的,主要是被共和黨政客利用,典型如Trump和福音基督教政客)。

二、美國特色陰謀論的歷史背景

美國特色的陰謀論是有獨特的意識形態及歷史發展根源的。筆者嘗試總結一下:

一是源自美國人/美國社會對政府(及精英)深深的不信任、恐懼、敵視:

1) 把政府/公權力看做對社會及人民的威脅,把限制、挑戰、約束、制衡政府視為公民的職責,使其具有神聖感特徵;

2) 對精英的抵觸和敵視:要挖掘、發現、揭露一切藏在表皮之下但能夠主導社會運作、綁架和劫持人民意志的權力精英關係。(從軍事產業聯合體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到Bilderberg Group/NewWorld Order(「新世界秩序」),到trump說的deep state/swamp,到對全球變暖的懷疑都屬於這一範疇。另外,反猶主義往往也是與這個心理結合的,認為猶太人要掌控美國,掌控世界);

3) 對所有的官方口徑、主流敘事都極度警惕,認為是宣傳(propaganda)或洗腦(brainwashing),認為大部分人被蒙蔽,真相被少部分人掌握。少部分人有責任發現並傳播真相。

甘迺迪遇刺案是陰謀論解讀最多的美國歷史事件之一。(維基)

二是冷戰的大環境。

1、冷戰時期美國政府處於某種准戰時狀態,政府廣泛利用宣傳機器在民間散佈關於共產主義的恐慌,並壓制迫害左翼人士(麥卡錫主義)。處在(准)戰時狀態的政府肯定是需要掌握更多資源,擴大公權力的,這往往都要求社會做出讓步。政府和軍隊維持了大量不透明、高度保密的計畫、專案、行動、編制,一切都以國家安全和全球意識形態鬥爭為名。逐漸地,社會也就對政府形成了越來越大的不信任。陰謀論裡的許多分支,包括UFO/51區陰謀論及阿波羅登月陰謀論,都是這個時期的產物。

2、美國在冷戰時期參與了全球大量的代理戰爭,以越戰達到頂峰。美國民眾對美國參與這些勞民傷財的戰爭是越來越不理解、越來越不支持的,特別是對越戰這種較大規模的戰爭。民眾認為政府一手遮天,為某些不公開的利益綁架國家。美國社會在反戰的基礎上,構建了很強的反政府文化,在越戰時達到頂峰。除了對政府不信任的增加外,一些經典陰謀理論例「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軍事產業聯合體)陰謀論也都是這段時期的產物,美國人認為軍隊與軍工產業形成了巨大的政治經濟利益,影響、操縱美國政府並影響了外交政策。這種對美國政府的懷疑和指責一直延續到21世紀。

3、深受許多美國民眾愛戴的甘迺迪總統遇刺案也在這個時期發生,很多人認為美國政府掩蓋了事實調查,背後有其他真相存在一直不見天日。版本之多令人咋舌,包括中情局、黑社會、克格勃、卡斯楚、副總統詹森等無數劇本。所有版本都折射了對政府的深深不信任。

三是尼克森的水門事件。

這回是白宮親自上陣從事秘密、非法的活動。水門事件將民眾及媒體對政府的信任推至最低點,是美國當代史上一個分水嶺式的事件。此後,媒體和民眾更加激進的反對和質疑政府。對政治的信任度連年下降(體現在選舉參與度的持續下降)。

水門事件影響深遠。(資料圖片)

四是2003年入侵伊拉克。

入侵伊拉克背後是有許多利益和算計的。筆者當時深度跟進了整個事件,還原當時的場景:911事件後,美國發現這是恐怖主義團體幹的,敵人潛藏在許多國家。強大的美國軍隊找不到目標,無處出氣,這時只好想辦法:攻打窩藏庇護本拉登的國家。於是攻打阿富汗,一下子就推翻了塔利班政權。其後卻發現沒有抓住本拉登,這時911的仇還沒有報,還需要新的目標,一看薩達姆很不順眼,就決定順勢攻打伊拉克了。當時布希的新保守主義者(neo-conservatives)和布希說這是在中東推進民主體制、擴大美國影響的絕佳機會。然後就是命題作文,搜羅及炮製證據,論證伊拉克有大規模殺傷武器,到聯合國和各國遊說,發動戰爭。結果事後證明伊拉克居然沒有大規模殺傷武器,美國當時的證據都是拼湊而成的,純粹是為了給發動戰爭找理由。這個事情對美國社會影響也極為深遠,奧巴馬上台時最大的政治資本就是當時反對伊戰;Trump競選時也說美國要從中東撤軍,少摻合外國事務,都是迎合美國心理。伊戰進一步加強了美國民眾對政府的不信任。在伊拉克的版本裡,軍隊、軍工、能演都綁定在一起劫持美國外交政策。

五是美國的福音基督教及宗教保守群體。

美國有巨大的極端保守基督教群體——福音基督教徒(Evangelical Christians),占到美國人口的四分之一左右。他們非常虔誠,接近原教旨主義。除了福音基督教外,美國還有各種基督或基督教分支教徒,從摩門教到阿米什人(Amish)。他們不相信進化論(有近一半的美國人相信上帝造物論)、反對墮胎,反對同性戀,強調家庭價值,對所有世俗社會的敘事及宣傳有根深蒂固的懷疑、不信任甚至恐懼。這些教徒相信的是聖經和宗教經典,他們認為世俗政府、世俗精英是對自己宗教信仰及生活的威脅。

(這些宗教保守主義者是共和黨的基本盤。為了吸引這個人群,離經叛道的Trump請福音基督教徒的政界代表Mike Pence做他的副總統。)

龐大的福音基督教及其他保守宗教團體既不相信科學,又不相信政府,自然很容易成為各種陰謀論的受眾。譬如針對全球變暖問題,大部分福音基督教徒都不相信全球變暖是人為結果。根據Pew的調查,只有28%的福音基督教徒認為這是人類行為,33%的人認為這是自然行為,37%的人認為沒有任何堅實證據,這和美國主流社會形成巨大差異。美國有許多關於全球變暖的陰謀論,都聚焦在科學家進行資料造假上。福音基督教根本不相信科學界對全球變暖存在共識。

然後這些陰謀論再進一步與權力精英操控、New World Order之類的美國經典陰謀論主線聯繫在一起。一般來說,受眾者會同時相信多個陰謀論。

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進一步加強了美國民眾對政府的不信任。(維基)

三、美國女軍官、零號病人及COVID-19

現在再回到美國女軍官和武漢零號病人的陰謀論。這個陰謀論的核心其實是「發生洩露事故的美軍生化武器實驗室Fort Detrick」。

這個陰謀論的基本是冷戰主題的延續:美國政府、軍隊、情報機構(甚至可能聯同大型商業機構)在瞞著美國民眾秘密進行高度保密的行動和計畫,這些行動和計畫會損害美國公民的利益。

這是非常典型的美式陰謀論套路。內容實在太荒誕可笑,從左到右不會有任何正常的媒體或媒體人會關注這種資訊。由於中國民眾對美國的陰謀論產業及生態非常不瞭解,對來自美國的資訊沒有辨識能力,看到有美國白人提出這種理論,就迫不及待當成是真相。

這裡要特別指出,美國在經歷了越戰和水門事件之後,美國主流媒體徹底梳理了自己「第四權」的公權力監督人審視人的作用。這些名字響噹噹的媒體——例如New York Times、Washington Post、CNN……都時刻準備著戰鬥,為美國及全世界發聲,揭露美國政府的違法行為。他們的任務就是透過蛛絲馬跡,找到吹哨人(whistleblower),還原真相,搶先報導事件。而且,他們對批評美國政府、影響美國政治的興趣比負面報導中國的興趣要大10,000倍(甚至根本無法量化對比)。對美國新聞人來說,大到再造「水門事件」,小到把Trump拉下馬,才能讓一個新聞人在歷史留名。

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網絡圖片)

2020年的美國已經極度分裂,在保守派、「愛國群體」最憎恨的就是這些自由派/左翼媒體。他們認為這些左翼媒體是不愛國的(unpatriotic)、反美的(anti-American),損害美國在全球的力量與形象。(他們對左翼媒體的態度,有點類似中國「小粉紅」對中國「恨國黨」和「公知」的態度)。Trump則帶頭指責這些媒體生產和散播假新聞(fake news),在全國範圍內削弱這些媒體的權威及可信性。

所以中國民眾在這個方面是不用擔心。如果美國真的有什麼不可告人之處,美國很有可能會出現「吹哨人」,美國主流媒體會瘋狂進行跟進調查報導,記者爭搶歷史留名的機會。如果擔心這些媒體沒有看到這樣勁爆的理論,中國民眾大可以向美國媒體推薦、投稿,看他們是否跟進報導。

如果不是主流媒體報導的,則強烈建議不要取信。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