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罷韓」已成定局 韓國瑜如何才能「扭轉乾坤」?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根據台媒報道,「罷免韓國瑜」二階連署書40萬份,已於2020年3月9日送進高雄市選委會。而根據台媒的持續追蹤報道,目前罷韓連署書已達55萬份,十分逼近罷免的最低門檻57萬票。而假若第二階段順利通過,最終的罷免投票可能訂在2020年6月。

韓國瑜的處境究竟有多危險,必須讓數字來說話。

從2020總統大選的得票數來看,韓國瑜在高雄市的票數是610,896票,而蔡英文則高達1,097,621票。相較之下,2018年「九合一」大選,韓國瑜的得票數是892,545票,而民進黨陳其邁則是742,239票。換句話說,初估來說,民進黨在高雄的票數增加近35萬選票,而韓國瑜則流失28萬張選票,兩者一來一往之間,差距超過60萬票。

高雄市長韓國瑜(前中)20日率市府局處首長出席大寮區里業務會報。(中央社)

以選罷法的規定來說,目前現行罷免制度為分二階段徵求選民連署,通過之後再進行選民投票決定罷免結果。以高雄的選民人數約為229萬人來說,同意罷免僅需要高於不同罷免票,而且超過選區的25%得票率(即57萬票)。若以連署書的數量來看,投票當日同意罷免的票數應該非常容易超過最低門檻。或者另一個算法是以蔡英文在2020大選中高雄的得票數近110萬票來看,只要有約6成的人出來投票,就能突破最低門檻。

換句話說,韓國瑜唯一避免被罷免的局面,就是讓反對罷免的票數高過同意罷免的票數。但以2020大選的結果來看,這樣的局面顯然並不樂觀。

3月15日江啟臣以新任主席「起手式之姿」拜會韓國瑜,率領黨內青壯代表人物黨籍立委林為洲、黨團書記長蔣萬安等人密會韓國瑜,宣示該任期首要之務就是幫助韓國瑜渡過罷免風波。

韓國瑜若真的被罷免,而對他個人來說,這樣的局面可能意謂着他的政治生命即將劃下句點,在經歷2018年高雄勝選到2020年參選總統,而如果他真的再遭到罷免,將成為台灣政壇歷史上第一個被罷免的直轄市長,這樣的「大起大落」將嚴重打擊團隊的士氣,也在未來恐成為韓國瑜的「心魔」。

而對國民黨的意義有二方面,首先這意謂的國民黨有很大的概率也將失去高雄市長的補選機會,將使得民進黨能成功地吹響2020九合一大選的「先鋒號角」,為民進黨在2022九合一大選中「收復失地」的企圖打下一個良好基礎,而這樣的結果也將使得國民黨痛失一名「政治奇才」。再者,對於新上任的黨主席「少主」江啟臣來說,這可謂「開幕戰」大敗,間接證明江啟臣的能力有限無法拯救韓國瑜,也將使得他未來面臨難以統領其它國民黨大老的局面,換句話說,江啟臣和韓國瑜的命運已經無形中捆綁在一起。

因此可以說,國民黨只能拚盡全力避免韓國瑜被罷免,這場「高雄市長保衛戰」將會是影響國民黨未來發展的重要關鍵事件。

高雄市長韓國瑜(右)16日上午出席活動,結束行程後,有里長拿著馬克杯要韓國瑜簽名。(中央社)

外界認為韓國瑜不應「直球對決」,要避免激化對立面,而在未來,積極防疫反倒能成為他最主要政績訴求和政治防禦。但這樣的想法或許有些不切實際,如果韓國瑜團隊還冀望「奇蹟」出現,期待同意罷免的票數少於57萬票,低於投票率25%的門檻,這種「怯戰」的心態反倒可能提早宣告「比賽結束」。國民黨和韓國瑜團隊不該「坐以待斃」,目前的局面對韓國瑜來說無疑是「背水一戰」,而韓國瑜能「存活」的方法只有轉守為攻、主動出擊,讓反對票大於贊成罷免的票數。

若從數字來看,2020總統大選的結果為韓國瑜在高雄市的票數是610,896票,而蔡英文則高達1,097,621票。這樣的結果顯示有109萬人對韓國瑜投下了不信任票,但這109萬票並不見得就是綠營的基本盤,此間必然充滿淺藍、淺綠、中間選民的票數,而韓國瑜就是要從中爭取他們的支持,讓高雄的局面重新迎回2018「九合一」大選的「高光時刻」。

雖然韓國瑜團隊或許會認為在2020大選慘敗後,應該回歸本位,專心市政以及接下來的防疫工作,但如果他們忽略了「韓國瑜保衛戰」本身就是一場台灣藍綠政治的「先鋒戰」,過於被動的防守反倒讓「罷韓」的網路聲浪不斷擴張。尤其高雄民眾對於市政工作的認識和評價,也自然需要媒體的宣傳和推送才能更加「有感」。韓國瑜可能因為顧忌2020總統大選中的「黑韓產業鏈」,而在選後改成謹言慎行的行事風格,但臨近罷免期間,「黑韓產業鏈」必然又會捲土重來,因此正面對決才是讓韓國瑜挺過這次危機的唯一選擇。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前左)與高雄市長韓國瑜(前右)15日出席光德寺淨心老和尚圓寂讚頌會。(中央社)

宣傳韓國瑜在高雄的政績自然是重要工作,雖然「挺韓五虎將」(支持韓國瑜的5名民間意見領袖)可謂不留遺力,包括「貼紙哥」黃建豪、「強強滾大哥」張銘志、「文山伯」張文山、「杏仁哥」吳育全、前高雄市鳥松里長陳清茂均以個人身份透過網路直播協助宣導政績,然而這樣的媒體效果跟韓國瑜在2020總統大選期間的曝光率還是無法比擬。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後到2020總統大選期間,一直是台灣媒體的焦點,的確讓台灣的媒體報道處於南北平衡的狀態,相較之下,韓國瑜2020敗選後在主流媒體的沉默,讓人察覺台灣新聞又回到以北部新聞為重的情況。因此韓國瑜也可以強調高雄在他的努力下如何成為主流媒體的關注,同時連帶帶來觀光旅遊的實際收入,而這一切都必須公開透明地用數據呈現出來。

所謂的「轉守為攻」還包括韓國瑜團隊必須說服淺藍、淺綠和中間選民,為什麼高雄市長只能由韓國瑜來擔任,而「罷免韓國瑜」將會使得高雄付出怎樣的代價和風險。此外,韓國瑜也必須面對青年選民長久以來的質疑,透過不斷累積網路聲浪成功改變風向,讓他們願意再給韓國瑜一次機會,在「罷免韓國瑜」中成為投下反對票的助力。而對青年選民來說,最迫切的當然是經濟問題,包括就業率和青年創業,而這些訴求不能以「高雄發大財」來輕描淡寫敷衍過去,而必須讓青年民眾「有感」才能再次「翻轉高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