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河南傳染鏈撲朔迷離 28日內地唯一本土病例掀爭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內地疫情轉趨緩和,於3月28日0至24時,新增確診病例45宗,其中境外輸入病例44宗,本土病例僅1宗,地點為河南省漯河市。

這一天的疫情公布和過去兩星期一樣,確診病例保持在雙位數,兼且只得河南有1宗本地確診個案,而該省已有約1個月無新增病例。可是單就這麼1宗病例,居然在內地網絡鬧了半天,涉事地方政府微博疑刪帖改口徑,網民截圖質疑造假,而「無症狀病例」的界定則再次掀起爭議。

郟縣早傳醫生已被隔離

3月29日早上8點半,河南省衛健委在微博公布,昨日當地1宗確診病例來自漯河市,留言欄上卻湧現批評,指省內平頂山市轄下郟縣有3名醫生已被帶走隔離,傳出疑似確診了三四天,官方依然不公布也不闢謠,有網民就稱:「搞得我們全縣人心惶惶,有句話不是說,打敗你的是心病。」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前排右一)。(資料圖片)

同日下午1時16分,省衛健委公布病例詳情,內容涉及有關郟縣的傳言:

一、3月21日,漯河市患者王某曾赴郟縣,在其任職醫生的舊同學張某駕車陪同下,回鄉掃墓,返漯後於24日出現症狀,26日隔離,28日確診。

二、3月25日,郟縣安排醫護人員身體檢查,發現3名醫生感染新病毒:上述張某和周某為「無症狀感染者」,而劉某則為「單陽性、無症狀」。

三、追查下發現,3名醫生於3月13日曾同桌就餐,而劉某「曾有武漢出行史」,返郟後已隔離14天。

省方用字謹慎小心,例如「單陽性」不一定等於「感染」,內容限於陳述事件先後,不下「誰傳染誰」的判斷,但就足以提供一個印象:發病源頭是劉某,他可能是援鄂醫護,在武漢染病,回郟後傳染張某和周某,而張某再傳染王某。

按圖了解專家防疫招式(【防疫】摸面易中招!不自覺每小時會摸23次!教你4招戒自摸):

+31
+31
+31

省市一度各自發布不同版本

本來省方主動交代傳染鏈,公眾應該會收貨,不過事情發展卻有些出人意表。比省衛健委公布遲了5分鐘,平頂山政府微博於下午1時21分公布「兩例新冠肺炎陽性檢測」個案,與省方版本有微妙差異,引起更多疑慮:

一、醫護人員檢測的日期是26日,而不是省方所講25日,而檢測目的是「為盡快全面復診」。有見平頂山版本隻字不提漯河個案,網民便質疑該市是否眼見漯河主動上報,才被迫要公開交代,否則就一直瞞下去。

二、省方只講劉某有「武漢出行史」,平頂山版本卻是「春節前有武漢旅居史」。須知武漢於農曆新年前1月23日封城,距今超過兩個月,究竟劉某是否在武漢感染新病毒?若果「是」,以其遠超14天的帶原期,又是否為「特殊病例」?若果「否」,平頂山是否存在本地傳染圈,官方秘而不宣?

冠狀病毒在不同環境存活情況(【防疫】摸面易中招!不自覺每小時會摸23次!教你4招戒自摸):

+8
+8
+8

平頂山版本面世約15分鐘,就連同留言欄上的各種質疑一併被刪除,市政府微博更於下午1時36分改為轉貼省方版本。另外,內地《三聯生活周刊》引用網傳的漯河市官方文件,內容「據患者自訴」,張某在兩人會面時透露「前幾天有點感冒」,至26日他又致電告知「其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

「無症狀病例」防控指引屢受質疑

按國家衛健委《防控方案》指引,「無症狀病例」不計入確診,也毋須公布,之前就引發過爭議。首先是官方稱中國無大量「無症狀病例」,但《南華早報》早前稱獲得「機密文件」,指2月底有4.3萬宗「無症狀病例」。現有確診病例則為8萬多宗。

其次是「無症狀病例」是否貨真價實。除了上述郟縣個案,據內媒《紅星新聞》報道,安徽合肥曾於3月初公布「無症狀病例」,患者所屬企業卻指該員工早有發熱症狀。總理李克強最近則接連重申,禁止幹部為「清零」而瞞報漏報更點名要求防治「無症狀感染者」。

官方在公布「無症狀病例」同時,往往強調已隔離患者及其密切接觸者,基本上做好應該做的事,況且數據有缺口是一回事,實況安危又是另一回事,而在官民一致防疫下,疫情已大致受控。河南1例所引發的半日爭拗,似乎更反映官僚運作有落差,社會仍非常憂慮疫情反覆,以及網民對官方潛藏的不信任。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