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廣東新增多宗境外輸入關聯病例 非裔成防疫重大隱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日前,廣東新增5例境外輸入關聯病例,暴露出廣州非裔人士或成為疫情防控的重大隱患。

據國家衛健委通報,4月4日,31個省區市(含兵團)報告新增確診病例30例,其中25例為境外輸入病例;5例為本土病例,這5例本土病例全部來自廣東,均為境外輸入關聯病例,其中廣州報告3例,揭陽報告2例。

根據揭陽市衛健局的通報,4月4日,揭陽市新增2例輸入關聯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其中,病例1的莊某是一個8歲的女童,為廣州市新冠肺炎境外輸入關聯病例莊某(4月2日確診)的女兒,常住廣州市礦泉街瑤台向陽大街,其母經營的美妙美食店顧客多為外籍入境人員。

3月20日至25日女童住在其母親經營的美食店,26日在廣州由其母親交給朋友詹某托養,白天在廣州市礦泉街詹某經營的照相館上網學習,晚上回到家中睡覺。30日乘坐詹某自駕汽車從廣州返回惠來縣溪西鎮西尉村,4月1日14時曾到惠來縣隆江鎮福萬家超市購物,2日晚,被送至惠來縣集中隔離場所隔離觀察。

病例2的詹某是一個年僅3歲的男童,3月31日後,每天均與病例1女童共同生活。

簡單說,這個傳染過程大致是這樣的:一名境外輸入確診患者傳染了莊某,莊某傳染了她的女兒,莊某女兒回到揭陽老家後,又傳染了自己的玩伴。

至於廣州通報的3例境外輸入關聯病例中,有兩例也住在礦泉街道一帶,都是近日一例外籍輸入確診病例的密切接觸者。

廣州越秀登峰街、礦泉街、白雲三元里街一帶聚集了大量的黑人,被稱為廣州的「非洲街」。(網上圖片)

據了解廣州市礦泉街道位於廣州市三元里地鐵口附近,周圍有大量的服裝、鞋帽、皮具及小商品批發市場,種類齊全。來到廣州的非洲人,有一部分從事服裝、皮具等批發生意,因此在三元里一帶,聚集了大量的非裔人士。

在這些本土確診病例公布後,當地傳出商戶停業、以及封路的消息。據內媒第一財經報道,嚴格圍閉管理的主要是礦泉街的瑤台片區。以前在外圍就有大圍閉管理,但有些小口沒有圍閉起來。不過現在圍閉的出入口更多了,幾乎覆蓋了所有的小口子。目前,人和車都能正常進出。出入就是要掃穗康碼和測體溫。

當地傳出商戶停業、以及封路的消息。(網上圖片)

早期未對非裔人士入境隔離

根據報道,自3月21日零時起,廣東對所有從境外(不含港澳台)經廣東口岸入境的人員,以及經港澳台地區和省外口岸入境來粵且來粵前14天內有國外旅居史的人員,其目的地為廣東的,無論外國公民還是中國公民,均一視同仁,一律實施14天居家或集中隔離醫學觀察。3月22日下午,廣州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第7號通告:3月8日零時後境外來穗人員,無論中外公民,一律隔離。

而在此前的措施中,由於對入境的外國籍旅客有區分重點國家和非重點國家,因此非重點國家比如尼日利亞等地的外籍旅客在入境後,當時沒有採取隔離舉措,因此這個階段,是存在疫情傳播的風險的。

境外輸入病例之前國內的通報多來自英國美國,非洲被很多人忽略,而據廣州衛健委數據,截至4月5日24時,廣州市累計報告境外輸入病例111例,其中來自非洲國家就包括尼日利亞9例、布基納法索3例、安哥拉3例、埃塞俄比亞1例、多哥1例、尼日爾1例。這其中尼日利亞最多,之前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一名外籍確診患者,拒絕配合隔離治療並咬護士,就來自尼日利亞。

廣東省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一位女護士汪某被一名47歲尼日利亞籍確診新冠肺炎的男子推倒、毆打,並咬傷臉部。(影片截圖)

內地疫情現在已經基本控制住了,目前最大的隱患就是境外輸入性病例。廣州又是非洲人聚集最多的城市,廣州有多少非洲人?廣州公安部門給出的數字是1萬6千至2萬人,有學者也認為這個數字是可信的。但廣州還有大量候鳥式的非洲人,不是常住,他們的流動性,也給廣州疫情防控帶來了更大的困難。

此外,廣州還有很多三非非裔人士,即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打工,他們來中國就沒打算回去,辦完入境手續後,就把護照撕毀,這樣即使被搜查到,也不知往哪遣返。他們平時都東躲西藏。因此數量成謎。非洲人群體將成為廣州防疫的重大隱患。

由於境外輸入的病例已經在廣州開始發生本土傳播。4月5日深夜,廣東省衛生健康委公布了最新廣東疫情風險等級分區分級名單。因礦泉街位於交界處,越秀區、白雲區的疫情風險等級均由低風險調整至中風險,深圳市寶安區,揭陽市惠來縣也被列入中風險,目前廣東省其他地區均為低風險地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