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00後」較「90後」少4700萬人 專家:2027年前人口或負增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內地自2011年起逐步實施放寬生育的「二胎政策」以來,出生人口雖有回升,卻未達預期。

內媒近日梳理歷年來出生人口數據發現,「80後」(1980年代出生)、「90後」、「00後」和「10後」人數分別為2.22億、2.11億、1.63億和1.63億。

換言之,內地從「90後」這一代開始,新生兒已連續3個年代呈下降趨勢,「90後」比「80後」少1172萬,「00後」又比「90後」少4700多萬,「10後」比「00後」也少了24萬。

內地「00後」較「90後」少4700萬人,人口危機愈發嚴峻。(視覺中國)

人口學者、全球化智庫(CCG)特邀高級研究員黃文政表示,按照現有生育水平,新生兒下降趨勢難以扭轉,而且會下降得更明顯,2020年代出生的「20後」還會比「10後」減少3到4成。「現在來看,如果生育政策不調整的話,人口負增長的拐點可能會早於2027年到來。」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陸傑華則推算,預計到2027年前,中國人口就會呈現負增長。

新生兒銳減在入學人數上也可以直觀體現,教育部數據顯示,內地普通小學數量從1990年的76.6萬間,下降到2019年的16.01萬間,減少近8成。小學在校生人數也在同一時期縮減1680萬。

中國的生育率(育齡期婦女平均生育子女數)從1970年代之前的6左右,降至1990年的2左右,再降至現今的1.5左右,不僅低於全球平均的2.47,還低於高收入經濟體的1.67。而要達到世代更替生育水平,生育率需要達到2.1。與此同時,適齡生育女性規模也正在縮減。2016至2019年,15至49歲育齡婦女數量按年分別減少491萬、398萬、715萬、502萬。

民眾不再視生育為必需

對於影響生育率的因素,復旦大學人口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導師任遠研究發現,在1980年代表現為受政策因素影響為主,在1990年代表現為一半受政策因素影響、一半受社會經濟因素影響,進入21世紀以來,生育率下降主要受到社會經濟因素的影響。內地的恆大研究院近日亦發布報告指出,「生得起、養不起」,教育醫療等直接成本、養老負擔、機會成本高等因素,抑制了年輕人的生育意願。

內地新婚夫婦價值觀丕變,崇尚晚婚晚育甚至不生育者愈來愈多,不少地方政府想方設法應對。6月3日,人口大省河南修改計劃生育條例,提倡一對夫妻(含再婚夫妻)生育兩個子女;6月9日,寧夏也在修改的計生條例中刪除了公職人員「超生即開除」的規定;6月28日,《蘇州市婦女權益保障條例》規定男職工也可申請育嬰假。此外,今年以來,北京調整了生育醫療費用待遇,廣東要求全面落實產假,貴州則提出不得因女職工懷孕生育等予以辭退等。

挽救生育率效果不盡人意

不過,挽救生育率的措施卻並未能有效改善人口危機。內地官方繼2013年11月實施單獨二孩政策(按:父母當中至少有一人是獨生子女才可生育二胎),2016年實施全面二孩政策後,出生人口卻不及預期。據教育部統計,2017年進入幼兒園的首批單獨二孩兒童較2016年增加了15.87萬人,但2018年入園兒童人數卻按年減少74萬人,2019年入園兒童人數再減175萬人。

從計劃生育,到如今的二孩,30多年來,內地的人口政策走過一條曲折之路。(資料圖片)

全面二孩政策也不例外。施行首年,出生人口反彈到1786萬,但從2017年開始3連降,2019年出生人口已降至1465萬,是內地出生人口自1962以來首次跌破1500萬大關。黃文政說,雖然「10後」看起來僅僅比「00後」少了24萬,是因為有處於第三波嬰兒潮期間出生的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女性作支撐。

專家:生育補貼成本巨效果低 不建議實施

目前各國通行的鼓勵生育政策可劃分為3類,即財政支持(即對有孩子的家庭發放現金、食品券,或減免稅收)、日託和教育支持(即教育補貼)、懷孕和生產期福利(如有薪產假)。但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王輝等人指出,補貼的效果在經濟意義上不顯著,平均消耗1成國內生產總值(GDP)作為補貼,才能使每個家庭多生育1個孩子,成本很高。

陸傑華表示,要改善生育率,需要從根本上統籌生育政策。黃文政則建議,政府首先解決0至3歲嬰幼兒照護、3至6歲託管教育成本高昂的問題,如此才能有效地鼓勵並提高生育率。同時,性別不平等問題也要引起重視。陸傑華強調,全面二孩政策實施後,很多企業都對招聘女職工態度消極,需要從制度層面強化婦女權益保障。

(21世紀經濟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