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政客砸錢蹭網紅 台灣民主用錢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台灣監察院近日公布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的政治獻金收支明細。其資料顯示,為了此次選舉,蔡英文花費近6億元(新台幣,下同,約合1.58億港元),韓國瑜則花費破新台幣4億元,而不論是蔡英文或韓國瑜,都砸了大錢在政治公關上,宣傳支出都是佔兩人最大宗的選舉花費,支出都突破新台幣3億元。

韓國瑜花兩倍的錢

此政治獻金的收支明細,也讓人意外發現,選舉期間蔡韓兩人都接受過台灣網紅節目「博恩夜夜秀」的專訪,原來是兩人花錢上的節目,而韓國瑜前後支付給製播單位的費用為新台幣31.5萬元,要比對手蔡英文花費的13.1萬元高出足足兩倍以上。對於蔡韓兩人花錢上節目,該節目製播單位坦率回應,各黨派政治人物要上他們節目「當然要收費」,舉例表示不是阿貓阿狗想上節目都可以。

韓國瑜在選舉中花費破新台幣4億元。(資料圖片)

明明上的是同一個網紅節目,為何韓國瑜花的錢比蔡英文多,引發網民熱議。有人說是韓國瑜上節目的時段接近大選,自然收費比較貴;有人說是韓國瑜的形象與節目本身的「品牌定位」不同,韓想合作自然要多花點錢等等。然而,不論實情為何,恐怕只是茶餘飯後的消遣話題,無關宏旨。倒是蔡韓兩人在選舉時,都砸大錢搞政治營銷這事所隱含的問題更值得社會反思。

上節目帶政治的貨

蔡韓兩人為了在以年輕人為主要受眾的網紅節目曝光,平均下來每分鐘要價新台幣萬元上下的廣吿費,不過是體現台灣民主選舉的某種本質,其實就是個燒錢的遊戲,而「錢從哪裏來」背後所涉及的金權和政商關係,更是不言而喻。

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投入台灣民主選舉最重要的,恐怕不是有無經世濟民的理念和治理能力,而是有沒有錢,有錢才能去營銷自己比競爭對手優秀,影響輿論。因應時代的變遷,當前的政治公關,已從滿街看板,轉戰電子媒體和網絡,例如政治人物要花錢上政論節目、養網軍與收買網紅,在政治圈和媒體業界,早已不是什麼新聞。

蔡英文(左)2019年4月下旬以「辣台妹」之姿接受台灣知名脱口秀主持人博恩(右)的網絡節目專訪。當時處於民進黨黨內總統候選人初選階段,蔡英文在節目中曾向賴清德「浪漫」喊話:「清德,一加一,一定大於二」。(截自博恩夜夜秀視頻)

台灣有媒體曾估算過,選個地方基層議員、立委,選舉花費平均少說要新台幣千萬元起跳;地方首長級的選舉花費更要上億元。這只是被申報、可供查閲的帳面數字,實際上政治獻金的收支,恐怕只有「出資」和「受益」者自知。

政客都是資本家的狗?

誰來為所費不貲的高昂「民主」遊戲埋單?台灣社會學者黃德北曾指,此為台灣代議民主的一種結構性危機。黃德北指出,「資本主義民主代議的本質,就是有錢人才能玩得起的政治遊戲,台灣尤其如此」,而在缺乏嚴格的監督與稽核機制下,「台灣選舉花費的經費超過許多資本主義發達國家。」他認為,這是制約台灣左翼政治力量正常發展,以及資本家總是具有很大政治影響力的重要原因,也是為何「不論藍綠誰當政,資本家永遠是統治者的座上貴賓」。

身為台灣「民主」典範的美國,目前其政治體系也被資本霸權嚴重製約。例如特朗普(Donald Trump)過去在競選美國總統時就曾赤裸地揭露,政商、金權之間的利益關係為何。身為房地產大亨的他直白地說:「所有政客都是資本家的狗,希拉莉(Hillary Clinton)收我的錢所以要給我幹事,在場這些和我辯論的,幾個沒收過我的錢? 」

由於「博恩夜夜秀」節目過去經常嘲諷韓國瑜(左),節目受眾多是「黑韓」的年輕人,因此節目主持人博恩(右)2019年年底在節目上致電邀請韓國瑜上節目,韓親自答覆邀約一事,曾引發社會熱議。圖為韓國瑜在節目中向主持人博恩挑戰用膝蓋走路。(截自博恩夜夜秀視頻)

這種在民主選舉上所體現的緊密政商關係,不但扭曲了政治規則,也將進一步改寫一個社會的經濟和發展規則。這也是為何政府的施政和民意代表的立法,越來越不能代表大多數人及整體社會的利益,明顯偏袒資本家和既得利益團體。

在台灣類似的案例,可說是多不勝數。例如民進黨口中雖說著「勞工是心裏最軟的一塊」,手卻在全面執政的優勢下砍假、改惡《勞動基準法》。勞工權益受損怎麼辦?請「自己跟老闆說」;另外,「永續台灣」和「居住正義」都已是藍綠兩大政黨在口頭上的共識,但相關保護台灣天然資源和抑制房地產炒作的立法,卻也在朝野所共同維護的少數人利益下被聯手否決,始終不見於政府治理機制中。

雖然政治人物對於若干進步法案的卻步,都有着冠冕堂皇的理由,但光是翻閲這些政治人物公開的政治獻金或親屬關係,不難發現癥結點在哪。比方說,台灣環保團體「地球公民」根據台媒《鏡周刊》整理的上一屆台灣立委政治獻金數據庫後發現,113席立委,近半數有拿水泥、石礦產業的政治獻金,而這樣的「投資」對象並無藍綠之分;另外,台媒風傳媒日前在盤點這一屆台灣立委的背景時發現,不少藍綠立委本身或親屬就是房地產商的相關利害關係人,無怪乎涉及礦產生態保護的《礦業法》,以及攸關「居住正義」的相關法案,始終難過台灣立法院這關。

假如台灣社會不願讓民主只是四年投一次票的權利,認為政治運作不該是聽命於資本霸權,而無法反映庶民利益,淪為一元一票的金權政治,那麼台灣民眾恐怕必須好好地反思現行台灣的民主制度,借集體的智慧和公民的力量來修正這失去公平正義的政治和經濟體系。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