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今晚CPI料再破頂 中美兩周內三度接觸 鋪路新一輪貿易談判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通脹數據今晚8時30分公布前,港股今日走勢高開低走,即使內地A股造好,港股最終收市仍微跌3點,報28738點,反映投資者舉棋不定,好友淡友皆未敢下注。皆因美國上次發布的通脹數據遠超預期,觸發美股急跌,道指單日挫近700點,市場猶有餘悸。不過,今日中美商務部再對話,是繼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對話後,兩周內中美第三度高層接觸,是否為新一輪貿易談判鋪路,不應輕視。

美國上次發布的通脹數據遠超預期,觸發美股急跌,道指單日挫近700點,市場猶有餘悸。(美聯社)

先説美國通脹。美國4月份通脹超預期,CPI按年上漲4.2%,創2008年9月以來最大升幅。數據公布當晚(即5月12日),美股大跌,道指單日挫近700點,跌幅近2%;科技股主導的納指重傷,急挫2.7%。

美CPI料再升至4.7% 連升三個月

吸取了4月通脹超預期的經驗,市場對5月通脹已經做了較為充分的預期,據《彭博》綜合分析員統計中位數,5月美國通脹料進一步升至4.7%,再破十三年來新高。

從美國十年期債息看,最新報1.497,跌穿1.5水平是逾三個月來首次,至於美匯指數亦一度跌穿90,反映市場對於美聯儲放任通脹上行態度的麻木。除非實際公佈的CPI數據飆升至5%以上,否則相信對風險資產的影響不會過分明顯。

然而,通脹問題令聯儲陷入兩難局面的壓力不減。倘通脹持續升溫,美聯儲在兩大貨幣政策目標,即是支持就業恢復以及控制物價之間該如何權衡?如果美聯儲要為通脹降溫,提早縮表是無可避免的,但是收緊流動性,對美股及就業市場造成的壓力十分沉重,絕非聯儲樂見。

恒生銀行首席市場策略員溫灼培接受訪問時指,美國理應可以透過下調進口關稅,減輕進口物價的上升壓力,從而穩住通脹。(張浩維攝)

恒生銀行首席市場策略員溫灼培接受訪問時表示,美國要降低通脹壓力,不一定要在縮表等貨幣政策着手,其實理應可以透過下調進口關稅,減輕進口物價的上升壓力,從而穩住通脹。

事實上,拜登上場後,已經逐步開始撒回上屆特朗普時代的關稅政策,期望減低對美國物價的影響,同時亦是兌現總統大選時競選承諾。固然,拜登要撒回關稅措施,特別是對華的關稅措施,在美國政壇上要面對不少的政治壓力,因此,拜登的步伐亦無法大刀闊斧,最合理的舉動,是先從與歐盟暫停關稅措施開始。

據彭博社援引七國集團(G7)峰會結論草案指出,美國及歐盟擬結束總值180億美元(約1,404億港元)的關稅糾紛。(AP)

上周七國集團(G7)財長峰會剛過去,據彭博社援引七國集團(G7)峰會結論草案指出,美國及歐盟將在本月15日歐盟-美國峰會召開時,結束總值180億美元(約1,404億港元)的關稅糾紛,並訂出時間表,率先在今年底前取消與鋼鋁貿易衝突相關的關稅。可見,逐步撤銷關稅是拜登上任後的政策方向。

美向歐盟進口貨值仍低於中國 拜登有意擺脫特朗普關稅制衡

不過,若查看美國的進出口貿易數據,會發現,美國單單依靠和歐盟暫停關稅糾紛,不足以解決現時的物價上升問題。

據美國商務部統計數字,2020年美貨物貿易總額38,391.8億美元,當中近15%,即是5,601億美元,是中美貨物貿易額。至於歐盟方面,美國與歐盟的貨物貿易額為6,476億美元。因此,歐盟和中國是美國首兩大貿易夥伴。其中,美國自中國進口額4,354.5億美元,按年下降3.6%,佔美進口總額的18.6%;美國對中國出口額1,246.5億美元,按年上升17.1%。

集中向美國進口數據,去年美國向歐盟以及中國的進口貨值,分別是4,155億美元及4,354億美元。數據反映,美國向中國進口的貨值,仍然高於向歐盟的。因此,若美國要解決入口價格帶動的的通脹問題,就需要撤回與中國的互徵關稅措施。

評級機構穆迪指出,大部分關稅成本已經轉嫁給了美國進口商,關注物價壓力

今年初美國對中國關稅高達19.3% 穆迪關注物價壓力

根據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數據顯示,在 2018 年初中美貿易戰之前,美國對中國商品的關稅平均為 3.1%,而中國對美國商品的關稅為 8%。但是,到了 2021 年初,美國對中國商品的關稅平均高達 19.3%,對世界其他地區進口的商品平均徵收了3%的關稅,而中國對美國商品的關稅也達 20.7%。

評級機構穆迪指出,大部分關稅成本已經轉嫁給了美國進口商,並引述數據指出,美國進口商承擔了美對中商品加徵 20% 關稅所產生的 90% 以上的額外費用,意味著美國進口商為中國產品支付的價格高出約 18.5%。穆迪預期,如果關稅繼續存在,對美國零售商的壓力可能會增大,從而更大程度地傳遞給消費者價格。

現時的貨幣環境下,美元因量寬而貶值,再加上與內地互徵關稅而進一步推高進口物價,會令到美國的通脹壓力大增,現時CPI已經升至十多年高位。

因此,綜觀美國現時的貨幣及財政環境下,正好給予中美兩國撤銷關稅的契機。在市場聚焦今晚美國通脹數據之際,中國及美國商務部長通話,是是繼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戴琪(5月27日),以及美國財長耶倫對話(6月2日)後,兩周內第三度中美高層就經貿議題上的互動。

從對話的聲明中,明顯看出,雙方都處於「互試水溫」的初步階段。固然,兩國在高新科技、通訊設備及半導體等多個領域存在競爭,不能期望經濟貿易關係可以在一時三刻有急劇轉變,不過,在控制物價及放寬關稅等議題上,其實討論空間正逐步擴闊。從兩國兩周內三度對話,釋放的訊號十分明確,重啟新一輪中美貿易談判的時機,日漸成熟。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