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走100】另一方式參與山賽 西灣村水站義工體會不一樣的意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比賽中的檢查站,對選手而言,意義何在?記錄時間,還是作為補充物資,應付下一站的地方?

是次訪問的3個山友,多年來以選手身份參加不同山賽,但在去年首屆舉行的「逆走100」,3人選擇當上義工,以不同角度體驗山賽。當中的辛勞,絕不比選手們少。

Frankie、Bonnie與JJ皆是跑步組織「跑勻全世界」的成員。以往組織成員多是參與比賽為主,在各大山賽也能看見他們的跡影。不過,去年的「逆走100」,JJ因傷無法參賽,Frankie又與主辦單位負責人相熟,機遇巧合之下,3人選擇放下選手身份,擔任比賽義工。

(受訪者提供)

3人去屆負責的西灣村,與以往為人熟悉的毅行者不同,並不屬於賽事檢查點。Frankie指,當時主辦單位認為,北潭坳與最後一個檢查站東壩距離相當遠(約15.3km),但在中途加設檢查站又略嫌太近,故在西灣村設置了水站。

「但我們發現,西灣村不應只是水站。」Bonnie解釋,與毅行者不同,比賽末段仍有上山落段。

「經過水站後,參賽者要上西灣山。由於路段屬於比賽末段,選手的體力已將近耗盡。」

前往西灣村不是易事,義工們更要搬運大量物資,少點熱血和體力都不行。(受訪者提供)

簡單而言,水站與檢查站的分別在於物資提供。去屆西灣村大會本來只提供水及能量飲品,經磋商後增加了餅乾及糖等乾糧,但物資數量仍遠少於檢查站。加上以往順走麥理浩徑的比賽,此處皆被列為檢查站,導致部分選手可能誤以為本賽事也一樣,令物資極為緊拙。

幸好該水站有電力供應,義工們自身準備晚餐時,順道為小量選手提供薑茶、蕃薯糖水等熱食。此外,他們更主動為選手按摩,完全將水站當作檢查站般運作。

西灣村有電力供應,義工們為選手準備熱食。(受訪者提供)

去屆「逆走100」,西灣村並非檢查站,但義工自發為選手提供更多,例如按摩紓緩。(受訪者提供)

「我們本身也是山友,明白完成了八十多公里的路段,一般人也會非常疲累。因此,我們主動詢問選手是否需要按摩。我非常深刻,選手在我們詢問時紛紛顯得意想不到。」

「雖然是水站,但我們都希望『做多少少』,給予選手一點支持、鼓勵。」Frankie的說話,完全反映義工們的熱誠,亦間接解釋,為何此水站會在比賽後被選手們評為最佳檢查站/水站;後來比賽單位也正式接納建議,今屆比賽將西灣村劃成檢查站。

(受訪者提供)

Bonnie亦補充,遇到其中一名參賽者,到達水站時已經負傷,但經過義工的支持和鼓勵,該選手最終重拾動力,堅持完成比賽,兩人賽後更成為朋友。或許,對選手而言,當刻的一句「加油努力」,足以化作動力堅持下去。

當然,鼓勵以外,遇到一些難以完成比賽的選手,Frankie也只能做「衰人」,勸喻他們退賽。

「那4名選手,在離下一檢查點站cut-off time 90分鐘前到達水站。老實說,以正常選手從此起步,都未必能在1.5小時內到達檢查站。當時我是逐一跟他們解釋,『你是可以繼續賽事,但我只能說,你只剩下1.5小時,在這個狀態之下,你是沒有可能趕及到達檢查站。』」

「當然,選擇權在他們手上,我們不是檢查站,不能中止他們比賽資格。不過,最後4人也認同我們的說法,選擇退賽。」

義工一句鼓勵對選手來說非常重要。(受訪者提供)

今屆3人仍會聯同組織內一眾義工,在西灣村檢查站為選手提供服務。參考去年經驗,Frankie認為按摩服務確實有需要,亦希望有更多具專業知識的義工在場協助,故特地找來組織內的一名物理治療師及其團隊,在晚上到達檢查站幫助選手。「遇到選手受傷情況,我們也未必有足夠知識能協助他們,故今年特地找來物理治療師為參賽者服務。」

(受訪者提供)

「我們雖然沒有參與比賽,但同樣能感受當中意義。」Frankie表示,當上比賽義工令組織內的成員不只參加比賽,更能以另一角度,親身體會參與比賽時義工幫忙自己的情況。永遠站在同一角度,未必能看清事實的全部;有時候,轉換一下身份,就能明白箇中滋味。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