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手接龍二・107】臂骨跑手.骨折與骨碎 多屆全港冠軍的心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跑手接龍」用接龍方式連結跑手,先是連結受訪者,繼而組隊參賽、成立跑步群組,再辦跑步活動。

每名「跑手接龍」受訪者,都要推介一名跑友作為下一篇文章的主角。記者整理訪問資料後,以受訪者第一身的角度撰文。

上期「兄弟跑手」劉晉曦留給「臂骨跑手」冼學良的話是:「不怕跌傷,要用雙腿創造夢與想」。

我叫冼學良,現在讀中五,以前同輩跑手都識我,現在無人識我。談到青年跑手,長跑想起謝俊賢,三項鐵人想起葉德朗,以前是想起我呀。

我4歲開始習三項鐵人,7歲到西班牙集訓2周,每日練3課,印象最深刻是教練問我游泳池長25米,5個直池是多少米?我答250米,他就叫我做250次掌上壓,我就斷斷續續做足了。回港後,我初嘗冠軍滋味,第一次奪冠很開心,所以加強訓練。往後,我是數年的全港三項鐵人全港第一名,奪獎奪到無甚感覺。直至中二,發生一件影響一生的事,我的世界變了。

冼學良(左2)習慣奪獎,第一名,笑容卻是最少。(受訪者提供)

從小開始,我已每周訓練7日,日復一日,日日如是,練到乏味。中一開始返學前晨操,我卻躲在泳池更衣室睡眠,夠鐘就走。可能我太聰明,很多次都沒有人發現,上得山多終遇虎,媽媽還是發現了,「我唔想你畀人睇死,我唔理你做咩,但決定了就要盡力做」。

我一直沒有和父母表達什麼,不會抱住媽媽說愛你,其實我都知她放了她多時間和金錢在我身上,所以我都心中有愧,商議後,決定改到晚上練水。

中二學界越野賽,全港第一名。(受訪者提供)

奪冠奪到麻木,直至中二的學界越野賽,奪得冠軍,才再次感到興奮,「原來自己都幾勁」,繼續訓練有可能參加奧運。可惜,中二末期的一次跑步練習,一名男學員不知有心定無意地把我絆倒地上,我的左手骨折和骨碎,上半場完結。

傷,不止影響一時。(受訪者提供)

下半場開始,石膏、手術、十多粒螺絲和金屬支架,斷斷續續伴了我2年,最初我覺得一定會復元,不太擔心,練到就練。雖然間中要在家中做「廢青」,心情又起伏不定,但有家人和教練們的心理輔導,總算積極面對。可是,你看看我的左手圖片就明白,我的傷患不是小事,它嚴重影響日常訓練,尤其是游泳,成績不復當年勇,而且練習都要「就住就住」。如之前所言,以前個個都識我冼學良,現在無人認識我了。

+4
+3
+2

本該實力足以入選香港三項鐵人代表隊的我,兩次考核都失敗,習慣在山頂卻跌到山腳。幸好,中四那年的三項鐵人測試賽,我成功入選,與兄弟跑手劉晉曦一起到法國參加中學生三項鐵人賽。雲集世界高手,賽事當然很激烈,我們輸了,但輸得很開心,我覺得自己還可以爬回山頂。回港後,我又收到壞消息,而且比之前的消息更壞,左手關節退化,醫生建議我不要再游泳。

再見了,我的三項鐵人生涯。

傷後,繼續奔馳,內心卻有迷網。(受訪者提供)

左手一直會疼痛,坐着梳化都會突然痛很久,練習更不在話下,疼痛就要休息,所以表現一直不好。這次醫生診斷出我關節退化,情況不會好轉,不宜練習游泳。我的心再一次往下沉,心灰意冷。我都戥媽媽傷心,花多年時間心血和金錢培訓兒子,渴望他有成就,怎料「一鋪清袋」。這些年來我沒有對她說多謝,其實我有放在心中。

中四代表香港走到法國比賽。(受訪者提供)

現在我讀中五,沒有習泳了,但還有跑步。可惜,我對專項跑步興趣不大,或者被媽媽說中「除了三項鐵人,什麼也沒有」。跑步我還是會繼續練,我形容自己為「消極地積極」,心態消極不想練習,身體還是會到運動場走完一圈又一圈,成績未如理想,但身體仍在運動場。最後,受傷一事我大致放開了,但我還沒有什麼結論,只因心情仍是反反覆覆,沒有清晰想法和去向。

手的傷勢沒有百分百痊癒。(受訪者提供)

承接「接龍」概念,跑手接龍將集合各路跑手,並會定期舉行跑步活動,將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連結起來!如果你也熱愛跑步,歡迎一齊來跑出生活平衡點!即加入跑手接龍Facebook群組

01跑手Maverick Facebook專頁 : 賣文說跑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