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系】辭掉教席換運動員夢 謝詠恩:今生不試待何時︱體物寫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能夠全心經營喜愛的事物,這種生活看起來很美好,其實當中總有取捨。

3年前越野跑手謝詠恩(Rouisa)因為職場上的變更,貿然主動放辭去教師的「鐵飯碗」,追尋個人的運動極限,圓少年時嚮往的運動員生活;現在回首看來,縱看得失,還是很值得。

「為了XXX,你可以去到幾盡?」

這句源自電影《狂舞派》的潮文句式,說了足足7年,但許多人對此仍樂此不疲。原因無他,因為在香港社會,追夢的成本從來都很高,不止要去得「好盡」,而且眼見的未來只會「更盡」,似乎難有改變。所以,這句所謂「潮文」,其實不會過時,我們仍會繼續追看追夢的故事,欣賞他們將想法化為現實的勇氣,感歎實踐夢想這回事,實在要去得好盡。

全新運動App「齊動 LetZ Goal」登場!按此下載,將汗水換獎賞!

謝詠恩(Rouisa)辭去教席的原因很簡單,她想跑步。(梁鵬威攝)

大多數香港人的生活,沒有事情比「返工」更重要。即使教師在現今社會,在教學工作以外隨時要面對政治壓力,但縱有千百個理由,都難叫人貿然放棄教師、公務員這類「鐵飯碗」,偏偏對於擔任老師十多年的謝詠恩(Rouisa)來說,3年前她所以辭去教席,原因卻很簡單。

「我想跑步,想知道自己對越野跑運動還有多少潛能。」謝詠恩說。

追夢的衝動 有時也需要一個「引爆點」

3年前還在一所區內名校身兼學務主任的Rouisa,深感「老師」是一份「生命影響生命」的工作,一直對自我工作要求都很高,但她因為人事問題,認為當中某些工作實在太無謂,甚至因為工作壓力出現情緒病,意興闌珊,頓萌退意,同時想起跑步的感覺——一路上就是如此自由、如此專注。

早在開始超越野跑之前,Rouisa已經跑步,中學時代專練800米和1500米,心中一直嚮往當運動員,但考慮到能力與生活,她決定當上教師。到了2011年前後,工作與生活都漸漸穩定,Rouisa重新投放更多時間於跑步,同時因為老師工作,偶爾帶學生登山郊遊,她亦寓工作於興趣,報讀遠足領隊課程,結識了一些山人朋友,朋友們知道她有運動習慣,遂邀請她組成男女子混合隊伍參加雷利全征等比賽,結果竟然贏了,「山魂」從此漸漸成形。

+4
+3
+2

「我喜歡跑步時自由的感覺,其實就是麻醉自己,從肉體上的痛苦抽離,專注地突破極限。這時正好遇上工作的不如意,早有離職念頭,而且這兩、三年我也想看看身體可以走到怎樣的極限。反正年紀不輕了,如果有心嘗試挑戰越野跑,現在不做,過幾年許想有心無力了。人生只有一次,如果我只顧營營役役,做人欠缺熱情,怎樣教曉小朋友堅持夢想?於是把心一橫,就辭職吧。」

這個決定,在很多人眼中會因為收入不穩而充滿壓力,但Rouisa說來灑脫,因為她覺得生活只要簡單一點,不用太花費,收入銳減都沒所謂。

總體而言,Rouisa認為她在這段追夢時間中收穫得理想結果。(梁鵬威攝)

三年時間換來一生難忘

辭去教席後的兩、三年,Rouisa以代課的收入和積蓄維生,其餘時間大多經營越野跑生活。她從來沒有定下跑什麼比賽、拿什麼獎項的任務,這種接近運動員夢想的生活,更重要是探索、開發,但求無悔人生。她一直以「贏自己」為目標,練習備戰過程,絕對比結果更重要。

Rouisa認為,這段日子總算得有理想的收穫,表現亦比身兼教職的時候突飛猛進得多。2019年,她以15小時03分25秒完成「逆走100」,獲得女子全場亞軍、分齡組別冠軍。及至海外賽事也不俗,她參加2018年的UTMB系列賽「CCC」(Courmayeur-Champex-Chamonix),全長105公里,她以20小時05分正完成,僅比賽前目標慢5分鐘,獲得女子全場第19位。

+3
+2

過程中的體會比成績更可貴

用三年時間換來「運動員夢」,其實很值得,這段生命之旅也教Rouisa難忘至極。去年她參加由瑞士城鎮格盧林根(Gluringen)出發的「Swiss Alps Ultra 100 mile」,首嘗160公里的比賽。這條賽道穿越不少壯麗的高山、冰川、吊索橋,但只要想到100英里路程和合共1萬米的攀升幅度,就知過程絕不輕鬆。

Rouisa賽前特意到路況與賽道較類似的雞公嶺練習,也早一星期到當地試路,最終花了47小時38分23秒完賽,期間捱了兩晚通宵,體力透支,甚至出現幻覺,眼前明明是木頭,卻以為是猴子,經過河流時的流水聲,又會變成音樂……

歷盡難關,走到130公里左右,Rouisa要趕「cut off」之時,卻驚訝自己還可跑出一點速度,咬緊牙關衝過去。曾經以為是極限,原來只要意志堅定,還是可將未知的潛能「搾盡」。這正是她當日決心改變人生的目的,哪怕成績不算亮麗,感覺卻最充實。

Swissalps Ultra 100mile是謝詠恩其中一場難忘的比賽。(受訪者提供)

+2

2018年「毅行者」,Rouisa跟朋友組隊,當次明言要追成績,她們由7月盛夏開始,反覆練習雙坳,由麥徑3段走到城門水塘50多公里,最初大家都「走到爆」,花了11小時才走完,加上隊員都是比她厲害的超馬跑手,能力不同、性格各異,衝突在所難免。但在3個月間,大家除了提升運動能力,更學懂互相照顧,漸漸建立默契。對Rouisa來說,這較比賽結果的得著更深,最終的成績亦「不錯」。(編按:Rouisa形容的「不錯」,是以15小時01分06秒衝線,成為當屆冠軍。)

2018年毅行者,謝詠恩的隊伍成績「不錯」,成為女子隊冠軍。(受訪者提供)

對待夢想 最重要是學會取捨

年月追夢,活得像運動員,傷患是代價。去年Rouisa練習毅行者,因為年月勞損觸及足底的筋膜慢性痛症復發,加上疫情,今年她以養傷為主,沒報任何比賽,亦重投教師行列。為了一種信念弄得五癆七傷,值得嗎?Rouisa卻又有另一番見解:「運動員生活總在傷患與治療之間不停游走。每次嘗試推高狀態,就是受傷的邊緣,這是運動員的日常。受傷不世界末日,跑不了就做肌力訓練、走走樓梯機、做針灸,反正不是失去一切。」

這才是Rouisa一直嚮往的生活吧?正因這段經歷,任教數學與體育的Rouisa,更理直氣壯跟學生分享追夢的過程。

她說:「體育老師最起碼要為學生建立一種運動興趣,有潛質的話,再鼓勵他們接受精英訓練。平日我教田徑,總可以讓學生知道我會跑步,為了做好成績,一定要持久訓練,而且不是一、兩個月,是以年計。但在香港,學業成績跟體育夢想往往互相矛盾。運動與學業並重當然最好,但如果做不到,學生會否像我一樣,學會從中取捨?這是很現實的問題。」

現在,謝詠恩可更理直氣壯地鼓勵學生勇敢追夢。(梁鵬威攝)

快樂充實的夢想,從來都有代價,只視乎大家有否勇氣跨出一步去取捨。文章完結之前,不厭其煩地多問一次各位:「為了XXX,你可以去到幾盡?」

按此下載「齊動 LetZ Goal」 將里數換成獎賞,為運動賦予全新意義!

想知更多行山資資訊?「咖喱山」為你實景導航香港各區行山路線!立即按此!

咖哩山向你推介行山裝備貼士,立即按圖:

+14
+13
+12

不論路跑還是越野跑,任何跑鞋都是速度、穩定、緩震之間的平衡。「01測試」有10款跑鞋評測評分,立即按圖了解:

+7
+6
+5

盤點10大行山謊言,立即按圖:

+6
+5
+4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