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跑通識︱上世紀女跑手違規跑馬拉松 就你所認知是否利多於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由與權利不會從天而降,很多今日你以為是必然的事物,都是靠前人努力爭取得來;若前人未竟全功,就只有靠當代人繼續爭取。人類社會進步與改變的源頭,向來都是按此軌跡發展。

歷史與社會公義這類嚴肅課題固然有許多例子,而簡單至生活與競賽層面其實也有許多故事。在上世紀70年代之前,女性一直不容許參加馬拉松,社會風氣甚至不鼓勵女性做運動。一切緣於一名叫波比吉布(Bobbi Gibb)的人願意勇敢地「跑出來」,不甘受困於不公平的制度決意打破規範,才成就有一眾女跑手有今天利多於弊的「正常生活」。

全新運動App「齊動 LetZ Goal」登場!按此下載,將汗水換獎賞!

到底怎樣才算是一個正常社會的價值觀呢?

時間回到上世紀中葉之前,馬拉松依然是一種只有男人才可以參加的運動,社會普遍認為女性生理上難以承受26里(約42公里)以上的距離。歐洲醫學界更曾經荒誕地認為,女性的陰道只是一組向內生長的陰莖組織,假如女性劇烈運動的話,身體在熱能影響下會令陰莖從體內長出來。

上世紀70年代之前,女性一直不容許參加馬拉松。波比吉布是第一個跑畢波士頓馬拉松的女性。(網上圖片)

現在看起來,相信這種論調的人應該都不太正常吧。但實情是,當時社會上仍有人認為女性跑步即使不會長出陰莖,還是會令腳掌變大、長出鬍鬚、胸部縮細、甚至令子宮掉出來等。這種現今看起來的荒謬絕倫的想法,按當時的社會觀念也許才是主流。那怕是我們以為較開放的西方社會,傳統觀念依然認為,女人生命的價值就只有體現在維護社會體制之上,奉獻自己的人生與夢想,好好留在家中相夫教子。看在波比吉布(Bobbi Gibb)眼中,依稀感覺到制度的不公平,令她不是味兒。

史威莎的經典照片在長跑歷史中非常著名,但其實她比波比吉布遲一年「參賽」。(網上圖片)

很多紀錄都寫到,史上第一個跑畢波士頓馬拉松的女性是史威莎(Kathrine Switzer),她確實於1967年創下後來被認證的4小時20分鐘紀錄。主要原因是史威莎當時使用了縮寫「K.V. Switzer」報名,令賽會未能辨認她的姓別,令她的成績在平權後得到官方紀錄。加上那幾張她比賽期間被一名男子襲擊、撕掉她號碼布並叫她滾出比賽的經典相片,令她的事件廣為人知。但事實上,其實還另有一位比她更早一年「偷偷出戰」波馬的女跑手,她就是波比吉布。

波比吉布認為自己只是一個非常喜歡跑步的女生。(網上圖片)

波比吉布出生於1942的麻省,她曾接受一些傳媒訪問稱,她並非什麼「維權鬥士」,也不是那些追求更快、更好成績的專業運動員,她只是一個自小已非常喜歡跑步的女生,人家的女孩因為社會的制度約束,大多13、14歲就不會再跑步與運動,波比吉布卻跑到20多歲也停不了。

1964年,22歲的她一次跟父親外出時,剛巧遇上波士頓馬拉松舉行中,親眼見證一場大型比賽的畫面對她影響甚深,當時她並沒有留意到任何參賽者的性別,在她眼中,只有一個又一個跟她一樣喜歡跑步,強壯又堅毅的人們,引發了波比吉布思考怎樣才算「存在」的問題。難道只有走回和母親一樣的路,奉獻人生所有給家庭才算合理?還是做一個更完整的人?

「女性不能跑超過1.5里?」但波比吉布已有力一口氣跑個40里(約64公里)。(網上圖片)

這次經歷之後的第2天,波比吉布回到加州後便開始自己訓練,沒有教練、沒有參考對象、沒有概念,只靠自己的想像來跑,直到某天她自覺準備好了,她便向賽會查詢參賽的可能性。結果只換來當時的賽事總監Will Cloney回應稱,女性體能不可能應付馬拉松的強度,賽會不會承擔女性參賽的醫療責任,女性亦只可以參加官方認可的1.5里(約2.4公里)賽事,馬拉松距離是屬於男性的程度。

波比吉布對此感覺可笑,因為她日常的長距離訓練,已經有一口氣跑個40里(約64公里)的能力。「女性不能跑超過1.5里?那你們有新知識要學習了。」波比吉布還是很想跑一場波馬,亦開始意識到這個「我想跑步」的純粹渴望,將會成為社會議題。

波比吉布形容參與波馬的決定,令她生命中首次感覺到母親自豪而義無反顧地站自己一方。(網上圖片)

波比吉布跑步語錄,按圖放大:

+6
+5
+4

1966年的波士頓馬拉松,波比吉布決心要讓自己參與其中,家人朋友聽到這個決定時都覺得她肯定是瘋了;但依然動搖不到波比吉布,她嘗試說服母親在比賽日開車載她到比賽場地,她跟對方說這是一次給予女性自由的改變機會,說着說着她突然發現母親竟然開始流淚,沒有指責她「廢青」、「搞亂個社會」,而是應承載她到起步點。波比吉布形容這是她生命中首次感覺到母親自豪而義無反顧地站自己一方,支持她對待不公平的抗爭。比賽日她們到了起步點,二人作了一個多年未嘗的擁抱後,波比吉布便偷偷躲到樹叢內等待起跑。

從來沒想到一件是是必然。(網上圖片)

波比吉布的比賽過程並沒有史威莎般戲劇性,然而她當時依然擔心犯法的風險,所以「喬裝」隱藏了自己的性別,穿起了哥哥的長跑裝備並扎起了頭髮;但是起跑了不久之後,還是聽到附近的男跑手細聲討論,眼前的跑手是否女性。思前想後,波比吉布還是決定向他們報以微笑,示意:「對,我是個女生。」那些男跑手確認了波比吉布的性別後,不但沒有任何不禮貌舉動,反而高興地分享自己都一直希望可以跟他們的母親或女友一起跑步,並決心要幫助波比吉布一起完成比賽。

今天女性可以理值氣壯地衝線,也是因為有年輕人不聽大人的話,努力爭取得來。(網上圖片)

3小時21分40秒後,波比吉布成功衝線。縱使她並非正式參賽者,紀錄不被認證,但意義上她才是第一個跑畢波士頓馬拉松的女性。賽後當時的波士頓市長亦有在終點向她握手祝賀,她亦成為次日的報紙頭版人物。波比吉布不守規舉事跡,的確「破壞」自古以來的固有制度,但作為一個文明社會,後世還是更傾向歌頌這種「挑戰權威」的先軀,社會開始受到啟發與反思。更從跑步開始,往後女性參與網球、足球、籃球等賽事,亦漸漸得到更多官方接納與肯定;但更重要,還是她們身體力行地建立了現今一個女性運動合情、合理的公平社會。

大逆不道?各位,你今天練跑了嗎?

全新運動App「齊動 LetZ Goal」登場!按此下載,將汗水換獎賞!

村上春樹跑步語錄,按圖放大:

+9
+8
+7

疫情肆虐,應否外出跑步?出發前先問8個問題:

+4
+3
+2

2020年,下半年的本地長跑/越野跑賽,按圖放大:
(注意:計劃報名或參賽之前,務必考慮、留意最新疫情發展及大會公告)

+20
+19
+18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