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 NEXT%|非Nike贊助跑手創意無限 蠱惑招盡出只為著神鞋落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著過Dr. Martens上學的一代,大都曾經忍痛用箱頭筆把鞋子的招牌黃線塗黑。估不到今時今日的長跑界,這「蠱惑招」仍管用。

不屬Nike贊助的跑手,卻對「神鞋」趨之若鶩,他們如何趕上走向勝利的挪亞方舟?

「新科技令跑手有更多優勢,如果你不極力『上船』,你一定落後。」美國跑手Tommy Rivers Puzey早前接受《Business Insider》訪問,毫不忌諱訴說對Nike Vaporfly系列的愛。

去年12月加州國際馬拉松,Tommy依舊帶着其標誌大鬍子上陣,但更矚目的是他腳上那雙全黑的跑鞋——正確說,是一雙塗黑了的Nike Vaporfly NEXT%。

Tommy Rivers曾把Nike Vaporfly NEXT%塗黑落場作賽。(tommy_rivs Instagram)

美國跑手Tommy Rivers。(tommy_rivs Instagram)

那場比賽,Tommy以2小時20分26秒完賽,在7476人中排63。三星期後,他在Instagram宣布,與原贊助商、美國品牌Altra和平分手;再一個三星期後,他正式與瑞典牌子Craft合作。

Craft行政總裁Eric Schenker表示,由於品牌在跑鞋戰場仍屬新丁,故願意讓Tommy於比賽時選擇自己喜歡的跑鞋,但他補充:「但如果我是其他出產跑鞋已久的品牌,我會非常生氣。」Tommy則說:「我很愛這家公司(指Altra),但從比賽成績來看,Nike跑手駕駛跑車,我駕駛的卻是麥克貨車(Mack truck)。」

塗黑了的Nike Vaporfly NEXT%,你試過未?(protosofthegram Instagram)

穿上「黑版Vaporfly」的跑手,不止Tommy一人。愛爾蘭跑手Stephen Scullion由Under Armour贊助,他於去年的都柏林馬拉松以2小時12分01秒奪得亞軍,腳上戰靴是全黑的Vaporfly,其Instagram關於比賽日的照片,卻全數裁走雙腳。去年8月的布宜諾斯艾利斯半馬,Joaquin Arbe同樣以這一招出戰,捨棄自身贊助商New Balance,他及後表示與Nike的合約幾近落實;一個月後的布宜諾斯艾利斯馬拉松,他的螢光綠Vaporfly終於「見得光」,最終以個人最佳成績2小時11分衝線,排名第6。

大學研究指Vaporfly推快馬拉松成績4分鐘

由第一代Vaporfly 4%到第二代Vaporfly NEXT%,以至傑祖基跑出1小時59分40秒的Alphafly NEXT%(註:傑祖基於1:59 Challenge穿的是Alphafly原型),Nike這雙「碳板神鞋」將全球長跑戰績推至另一高峰。康奈爾大學曾研究578名美國頂尖跑手(308男270女)於2015至2019年共同參加的21個馬拉松賽事的成績,發現Vaporfly系列將男跑手成績推快2.1至4.1分鐘,女的則為1.2至4.0分鐘。路透社曾比較近年馬拉松世界排名,2019年跑進2小時10分的男跑手及2小時27分的女跑手,約是2016年的兩倍。

當然,跑手成績於3年間有所提升屬正常現象,科學訓練與自身努力亦是重要因素,但我們不能否認,Nike跑鞋確是幫了精英跑手一把。

延伸閱讀:

九月跑鞋情報|三大品牌今年最快款式開售 碳板全馬賽鞋力追Nike

adidas adizero Pro

Brooks Hyperion Elite 2

New Balance FuelCell RC Elite

也因此,Vaporfly系列誕生後,觸發了另一場大戰——各大品牌紛紛效發Nike,研發內藏碳纖維板的跑鞋,以及追求回彈力的泡綿中底物料。New Balance的Fuel Cell 5280為Jenny Simpson贏得紐約第五大道一里賽冠軍;山界巨頭Hoka One One亦有Carbon X,更邀請多名世界級高手舉辦Project Carbon X,挑戰100公里世界紀錄造勢;日本「班霸」ASICS也趕上大潮流,今年推出品牌首對碳板跑鞋METARACER;至於飽吃Nike苦頭的adidas,首對碳板跑鞋adizero Pro最近終於亮相,有指「三間」尚有一對厚底「大絕」未面世,但目前未有消息。

令全球跑手趨之若騖的Vaporfly NEXT%。(Nike提供)

把Nike跑鞋塗黑落場應戰,從商業角度而言,確非忠誠可信的合作伙伴,也不是所有品牌能像Craft那樣,容許旗手跑手穿上另一品牌的裝備。但Tommy把話說白,也道出現實:「我一方面是物理治療師,同時也靠比賽獎金養活家庭,當你從比賽空手而回,的確感到壓力。賽場上,一些從前比我慢的對手,現在卻比我更早衝線。」可惜的是,Tommy就算得到世上所有品牌的贊助,他暫時在跑道上遠遠落後了,因為故事突然書寫到另一篇章,他早前肺部不適入院,以為是COVID-19,但原來是更糟糕的原發性肺部結外自然殺手型T細胞淋巴癌。

下回故事:精英跑手以為患新冠肺炎 實是淋巴癌 愛妻含淚獨力撐丈夫

Tommy Rivers Puzey早前肺部不適入院,以為COVID-19,豈料病情糟糕得多。(tommy_rivs Instagram)

🐕同場加映:惡犬處處是,訓犬師Derek Wong教你練跑遇惡犬保命6招🐕

延伸閱讀:

【跑步】惡犬攔路請保持冷靜 訓犬師:食用醋噴霧助逃走

💡同場加映:長跑教練兼跑鞋專家楊肇麟教你虛擬跑攻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