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斗奇兵4》影評:看Toy Story從Andy到Bonnie 見證24年之悸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老少咸宜」是大家經常用來形容Pixar動畫的四字詞語,戲院既有一群像我從第一集看到第四集經歷24個年頭的粉絲,也有爸爸媽媽帶著未懂人情世故的小屁孩,他們看見卡通角色跌跌撞撞就會莫明興奮哈哈大笑,一起分享著《反斗奇兵 Toy Story 4》帶來的歡樂欣喜。既然如此老少咸宜,我便嘗試代表「老」這一代說點感受。(頭盔:下文含少少少量劇透,如果不介意請繼續觀看。)

沒有誇張,我從坐下不夠五分鐘開始,大屏幕上看見胡迪、巴斯、彈簧狗、抱抱龍、火腿、薯蛋頭夫婦等,一群「老朋友」施展百般技藝拯救同伴四驅車,便已經有點淚光在眼框「瑯下瑯下」,到第一幕以胡迪跟曾經被消失的寶貝分離作結,更是看得熱淚滿盈,直到完場一刻久久沒有散去。離開戲院後,我一直在想:是什麼令我看得如此投入如此悸動?

距離第一集《Toy Story》不知不覺已經二十四年。(《Toy Story》第一集劇照)

比周星馳無厘頭比王晶優雅

Pixar的拿手好戲是笑中有淚,《Toy Story》系列的笑一直非常密集而且真的讓人捧腹大笑。從第一集抱抱龍愚笨大份跌跌撞撞、薯蛋頭夫婦總是甩眼甩鼻、彈簧狗的彈簧每集都被扯到臨界點;到第二集三眼仔見到爪便會發狂、索黑天王跟巴斯光年突然扮《星戰》說「I am your Father~」、「No~」……這些場景比周星馳更無厘頭,卻又比王晶優雅不落俗套,時至今日依然是讓人會心微笑的Punch Line。

讓人在大笑中忽然傷感

到了今集,《Toy Story 4》將笑點放了在三位新角色身上:小叉不斷說自已是垃圾然後不顧一切衝入垃圾桶;阿得和賓尼兩隻在嘉年華最典型、即使玩攤位贏了也不想拿走那種平凡的毛公仔,二人卻全場做盡怪事,令人捧腹大笑。然後電影就在大笑中忽然讓你傷感,悲哀以非常隱性的姿態一點點浸出來:胡迪抓緊寶貝的手臂一下子便斷掉,寶貝當作玩笑,但觀眾細心一想便知道這些年來她成為被遺棄的玩具絕不好過,寶貝只是口裡逞強,當然也可算成換取自由的代價;嘉比為奪取健全發聲零件惡事做盡,但當胡迪跟嘉比雙方不再動手干戈後才忽爾發現,原來大家都是淪落人……原來大家都只是希望尋回玩具最根本的初心,陪伴小朋友玩、讓小朋友疼愛。沒有了小朋友的愛,玩具什麼都不是。

胡迪跟寶貝的一段情終於可以在《Toy Story 4》中延續。(《Toy Story 2》劇照)

玩具和人總需要勇敢生存

除了笑中有淚,《Toy Story》系列總會讓我們這群稍有獨立思考的「大人」,從電影訂定的主題中引發更深層思考。第一集說的是經歷妒嫉、迷失,然後團結;第二集是你救我我再救你的友情牽絆;第三集是學習如何面對別離,不管是玩具之於我們,還可延伸至人與人之間,從同班同學到職場戰友、從親人到愛人,不管是緣已盡又或生老病死,送君千里終須一別,玩具和人總需要勇敢生存。胡迪苦口婆心說:「雖然我哋唔可以陪伴安仔一世,但我哋可以陪伴佢成長。」《Toy Story》系列感動人心,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經歷過別離,如何坦然面對,從來是終生學習的課題。

「垃圾」與「玩具」已無分別

到了今集,電影進一步更深入探討:「到底什麼是玩具?」、「如何定義玩具?」玩具並不止從工廠倒模量產出來,由小朋友經自己創意和嘗試拼湊出來的都可以成為玩具,哪管它是用完即棄對環境有害的塑膠廢料。《Toy Story 4》嘗試從小朋友DIY玩具的角度出發,經歷從「垃圾」自我肯定變成「玩具」的過程……或更準確點說,小叉甚至乎到最後依然沒有「變成玩具」的概念,只因他擁有同理心,明白了寶妮喜歡他的程度就像自己喜歡被人稱作垃圾、無時無刻想投進垃圾桶一樣:「就像被人呵護、被簇擁著、內心熱哄哄」的感覺,當他明白了這個道理,便決定了跟寶妮一起共同生活,這一刻「垃圾」與「玩具」之間的定義已再無分別。《Toy Story 4》就這樣將哲學裡的名字學甚至符號學消歧義、將艱澀難明的哲學形式與內容易如反掌地浸入動畫之中。一齣老少咸宜的動畫可以讓人啟發如此深刻的思考,怎能不叫人感動?

《Toy Story 2》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要數索克天王。(《Toy Story 2》劇照)

挑戰主觀意識體驗哲學論

說到哲學,《Toy Story》系列一直以一個不變定律作為最大原則,就是玩具無論有多為非作歹,都一定不可以在人類面前暴露自已有生命(可動),這規條其實來自一個哲學概念變奏。18世紀奧地利「現象學」哲學家胡塞爾(Husserl)認為:我們的對世界萬事萬物存在的理解完全是主觀角度下的意識體驗。用比教容易明白的「人話」來說,就是「並非因為有蘋果所以看得見蘋果,而是因為看得見蘋果所以有蘋果」,而《Toy Story》就是以逆向思維反問:「看不見玩具會動,『沒有看見時』玩具是否就真的不會動?」玩具們在如此前設下變得有生命,本身就是一個如童話故事般的浪漫設定,也因為這種浪漫,讓一直追隨了廿四年的我們這群老觀眾一直不棄不棄,每次也看得熱淚滿盈。

後記:長留在心的Never Ending Toy Story

當然《Toy Story 4》還有多不勝數的感動位,如最後一幕長達近乎兩分鐘的全角色相互擁抱,還有最後胡迪決定捨棄舊有對玩具應有的義務與責任、決定跟寶貝一起成為自由身浪跡天涯,證明「被世界遺棄不可怕」,只要跟喜歡的人一起世界再可怕都變成可愛,也非常符合胡迪這位擁有高度自主思考的玩具角色;另外還有再次聽到張衛健聲演胡迪(雖然有時會想起同樣他配的《史迪加》驢友)、劉青雲聲演巴斯光年(雖然有時會想起鄧梓峰),熟悉的聲音都撼動了我們這群對角色無限鍾愛的「老」觀眾心靈;還有薯蛋頭夫婦、彈簧狗、抱抱龍、火腿等,這班配角不止百看不厭,而是相隔某些年月便會盼望再相見,即使每一次大團圓結局也像最後,但只要電影好看,哪怕看到七老八十,還是想一邊唱著《You've Got A Friend In Me》,一邊看著看這群玩具角色最後的最後的最後的最後……成為一個長留在心的Never Ending Toy Story。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