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暗示未來數年日本央行須退市 2%通脹水平只屬指引非目標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作為在21世紀,全球率先祭出超低息﹑並且在2013年起成為首個實施質化及量化寬鬆措施的央行,日本央行近年已成功將當地經濟重拾增長動力,可是在通脹水平一直在似有還無的景況下,何時會退出現行的超寬鬆貨幣政策,一直為投資者關注。

正在競逐連任自民黨總裁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指出,現行的貨幣政策不可能無止境推行,又指出希望在下一個自民黨總裁任期,可以為日本央行退出現行貨幣政策舖路。

不過何時正式退出現行寬鬆政策,安倍晉三則指出還是由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決定。

為刺激通脹 黑田實行質化量寬

日本央行早於2000年已實施接近零利率,希望早日帶動當地物價回升,以走出通縮局面,可是多年來當地通脹一直處於似有還無水平。加上在2008年後美國及歐洲均推出超寬鬆政策,促使日圓成為避險貨幣之一,日圓兌美元曾升穿80水平,對依靠出口來帶動增長的日本帶來打擊。

所以當安倍在2012年底再次拜相後,便計劃推出更寬鬆貨幣政策,在2013年4月宣布委任黑田東彥成為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上台後,便宣布推出質化及量化寬鬆措施,其後又宣布擴大買債規模,甚至在2016年初入負利率,務求要推低日圓,並且推高日本通脹。

日本央行自2013年起4月起實施質化量寬,惟通脹水平仍未達標。(視覺中國)

質化量寬負面效應日益顯現

實施質化及量化寬鬆措施已逾5年,單論經濟增長表現已是相當突出,當地增長已逾5年半,可是通脤水平仍是相當疲弱,黑田東彥更多次將達到通脹目標水平推後。

另一方面超寬鬆政策的負面效果日益顯現,既不利金融機構的盈利能力,同時央行成為市場上最大的債券市場買家,並且是多間大型的企業的主要股東,在某程度上扭曲了整個金融市場運作。因此市場人士開始發出聲音,希望日本央行早日退市。

安倍晉三既可以說是日本央行實施超寬鬆政策的最大受益者。安倍本人一而再,再而三陷入負面消息,在當地經濟持續多年增長的背景下,仍得到國民支持,勝出多場選舉,並有機會第二度連任自民黨總裁,將首相任期延至2021年,成為日本任期最長的首相。

安倍晉三自2012年底再次拜相後,致力推動日本經濟復甦。(視覺中國)

既然安倍可以透過日本央行的超寬鬆政策而穩定首相寶座,其本人亦承認現行的政策是「安倍經濟學」重要一環,為何突然暗示日本央行會在未來數年要退出現行貨幣政策?甚至指出日本央行的2%通脹水平目標,原來只是一個指引,反映出其本人對於是否持續現行的政策,採取更開放態度。

分析師予安倍評級為「中等」

日本目前已接近全民就業,加上當地企業開始增加員工薪酬,成為安倍的央行退市論的最有力支持。不過就如《路透》引述的瑞穗總研資深經濟分析師Yusuke Ichikawa指出,安倍並非暗示日本央行在短期內結束現行貨幣政策,因為低息有助日本政府降低融資成本,同時認為是因為外界對央行的政策發出批評才發聲。

至於分析師又如何評論安倍的經濟政策?《路透》的調查顯示,大多數分析師予安倍的得分伕介乎50至70分,即表現合格但並非太突出。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