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絕港島】筲箕灣麵包小店日做17小時 $2.5菠蘿雞尾造福街坊

撰文:周荻恩
出版:更新:

「啲客想食又平又靚嘅面包,咁無乜所謂嘅,我都捱下面包囉。」
開到成巷成市的連鎖麵包店年連加價,不少人大呻又貴又食空氣,但筲箕灣仍有一間開業超過30年的家庭式麵包店,一家三口日做十多小時,為做出全筲箕灣最便宜、又足料的麵包。

滿溢餅店每天造超過30款包點,以家庭式作業而言,數量相當驚人。(麥錫倫攝)

滿溢餅店總是洋溢著香濃的麵包香氣,
原因無非是那個幾乎由開檔焗到收檔的餅房,
店面高呼一聲「提子無喇」、「雞尾就賣晒」,
餅房裡便馬上打蛋、搓麵糰。
這種即叫即焗做餅模式,
讓街坊吃到最新鮮熱燙的麵包。

Toni目前主力負責造蛋糕、甜點。(麥錫倫攝)

家庭式作業 日造超過30款包點

滿溢餅店又可能是全港提供最多麵包蛋糕款式的餅店,
問老闆棠哥、老闆娘雲姐,
以至第二代店主Toni,
無一能準確答到滿溢到底做多少款麵包。

「菠蘿、雞尾、鹹餐、硬豬、提子…
大蛋糕、紙包蛋糕、拿破崙…
嗯…應該有十幾款。」

「應該有二十款以上。」

按記者數算,
連同炸油條、煎堆、車輪包、十字包、
老婆餅等甚少麵包店做的款式,
滿溢至少有做三十款麵包蛋糕,
但其實一家三口連同每日兼職數小時的師傅,
這個餅房只有四人輪流做餅。

老闆棠叔說自己甚麼也會做,麵包、水吧、廚房甚至燒焊都難不到他。(麥錫倫攝)

「同人講炸油炸鬼嗰間麵包舖,
行內就知係筲箕灣嗰間,
好多人想跟我學炸,
係呢樣嘢幾有滿足感!」
老闆棠哥自豪說,
講得出的餅他幾乎都會做,
「不過唔夠時間做,而家都做成17個鐘。」

有其父必有其子,
眼前的店二代Toni白哲年輕,
還以為是初出茅蘆的畢業生,
原來他已經在父母經營的「滿溢餅店」工作13年,
也跟父母一樣捱得。

「18歲開始落嚟幫手,
做到而家31歲。
每日7點落舖做到8點收工,
中間落場一陣。」

Toni指自己已適應幾乎年中無休的做包生活。(麥錫倫攝)

由廿多歲造蛋糕開始,
Toni已自行研究食譜和烘焗時間,
「每款都重覆整6次以上,
研究咗成個月,不停咁整,
第一次焗出黎,『哦唔得』,掉左去,
跟住又再諗過點樣整到食落去又鬆、甜度啱啱好,
火候都好重要,各方面都要配合。」

元朗攝影老店8元一打學生相 老闆:做得幾耐就幾耐

滿溢餅店多款麵包售價由$2.5起

+1
老板棠叔說到自家製的炸物特別自豪,不時有人上門希望學炸油條。(麥錫倫攝)

月中無休 夏天熱到暈

現時一般打工仔月休6-8日,
基本外加12日勞工假及7日年假,
但滿溢是自己生意,Toni自然沒有打工仔的福利,
「一個月返31日就真係返足31日。
中秋、新年有得放,一般無特別假期就無得放,
見到啲人放假可以連住紅日、禮拜日假期放到4、5日,
可以去下旅行、可以休息下,都幾羨慕。」

辛苦的還不止是長工時,
「夏天,夏天係最熱,成35、6度,
打風時又特別焗,就更加辛苦,
真係抖唔到氣想暈,大汗疊細汗,
你企係到唔郁都會流好多汗。」

荃灣賺盡人情味拉麵店 日本老闆:窮人都食到日本嘢

每日上班和下班時間,都會出現人龍買麵包。(麥錫倫攝)

租金材料連年升

要捱,全因租金不斷上漲,
但仍想讓這個老區的老人家吃到平麵包。

「租金成本好貴,
三年就要加一次租,
簽新約就加兩成,
而家都……
差唔多6位數喇。」
以店裡銷量最好的菠蘿、雞尾、硬豬等$2.5的麵包計算,
亦即要賣出4萬個才能抵銷租金開支。

「街坊都話全筲箕灣我哋最平」,
租金持續加,
但Toni指滿溢對上一次加價已經是去年新年,
僅部分麵包加價5毫子,
「呢度舊區同老人家多,
所以盡量咪賣平啲,
唔好賣咁貴囉。」
加上麵粉、糖等成本持續上升,
唯一可以降低的開支便是自己的人工,
「啲客想食又平又靚嘅面包,
咁無乜所謂嘅,我都捱下面包囉。」
Toni笑著說。

有年輕顧客吃過滿溢的麵包後,特意再次光顧。(麥錫倫攝)

「足料過連鎖店!」

有路過買麵包的街坊說,
每天都要來買麵包,
「抵食、大件囉!我先生日日都要食大蛋糕、紙包嗰啲。」
也有年輕情侶吃過又吃,
「之前食過好食又返嚟買,唔似連鎖店啲包,好足料!
沙翁最好食!夠多糖。」

「滿足感來自啲客,啲客食完之後,
會返轉頭幫襯話,蛋糕好好食,又大又靚,
比起出面果d大公司好食,呢樣我最開心!」

對Toni而言,客人一句「好吃!」
就是經營麵包店的最大滿足感來源。

【男人的浪漫 沙田陳根記老闆:開心唔係一定要搵錢】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