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嫌京劇崑曲老套 兩港女辭職做演員:有心理準備做一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京劇、崑曲,你會想起什麼?粵劇?勁嘈?老套?但就是有兩名80、90後女生捨棄安穩工作,成為全職京崑演員。

她們坦言追夢艱難,「背後會喊好多晚」,而且背負著的還有父母的期望。但為了戲曲,她們一意孤行,誓要港人認識京崑。

【點擊「全螢幕」觀看影片】

Gabriel(左)及Eugenea(右)上年辭職做全職京崑演員。

「追夢好易俾人覺得好fancy
呢兩條友好似好懶型咁。」
80後的張靜文(Eugenea)笑說。
身為前新聞主播的她,
由電視台轉到網媒工作,
上年10月再轉型成為京崑演員,
她覺得現在這裏才是她一生的使命
一起追夢的90後鄒焯茵(Gabriel)也辭了職,
並準備好要走一條很長的演員之路,
兩人的終極願望是,
在香港成立官方的京崑劇團。

Eugenea(左)跟Gabriel演出崑曲《牡丹亭》。(受訪者提供)

棄安穩工作入劇團大減人工

追夢不型,
因為成為全職演員,
背後也有很多掙扎。
她們捨棄安穩的職業,
換來家人的反對。

Gabriel以往在大學工作,
薪優糧準,又不用經常OT,
但轉到劇團做事,
人工要減,福利也一定較差
「我嘅屋企人就係覺得,
點解你要放棄一份佢哋眼中咁好嘅工,
去做一啲唔保險嘅嘢呢」。
除了日日叫搵政府工,
家人還不時轉發「筍工」資訊,
說穿了是覺得劇團只是臨時工,
到而家我都未敢同佢講,
其實我唔諗住搵第二份工
」。
Gabriel說罷有點怯。

【大碼女生】肥不能當歌手?90後街頭歌后:就算肥都有人聽我唱歌

以為全職演員可以完全只練功嗎?其實有一半時間都要做行政工作。

不做主播令父母失望?

沒有家人的鼎力支持,
其實也難過自己那一關。
「最難頂係你真係放棄所謂正常嘅前途,
跟住你好似真係會令爹哋媽咪有啲失望,
然後你經濟上好似唔能夠畀到佢哋最好嘅嘢。」
說到這裏,Eugenea不禁哽咽。

「更何況以前做Anchor(新聞主播)呢,
始終好多人會覺得有啲光環
爹哋媽咪講出去都會比較自豪。
但係咪真係一個咁厲利嘅光環,
係咪等於其他嘢我做唔到、唔會成功呢,
係咪而家就冇乜嘢可以令父母自豪呢?
背負著父母的期望,
Eugenea仍奮身追求京崑事業,
因為她相信,京崑值得在香港開花。

【有一種孤獨叫創業 90後甜品師哭訴:羨慕別人有同事分享扶持】

Eugenea曾做主播及節目主持。(YouTube截圖)

以往上班覺得虛度光陰

在投入全職演員之前,
兩人放工便趕到劇團學戲排戲
即使是有時要輪班通宵工作的Eugenea,
休息不足也會趕去上課,
但每每一個星期下來,
練功的時間很少,很難加深造詣,
「始終我哋唔係由細開始學,
廿幾歲先開始跟老師學,
真係會覺得時間唔夠用
更加想真係全職去做呢樣嘢」。

對藝術有所追求的同時,
正職也令人思考人生的意義,
與其返工嗰10個鐘我坐喺電腦前,
做一啲自己唔係十分鍾意
或者覺得十分有意義嘅嘢,
咁我寧願攞嗰10個鐘過嚟練功
」。
Eugenea的自我質疑,
或許在每個打工仔的腦海都出現過,
但甚少人真的會選擇辭工。

【窮遊世界】90後女生2.3萬歐遊86日出書做全職旅人

平日練習,兩人也有板有眼。

由戲服打扮到文字音樂無不喜歡

辭職追夢,
歸根究柢還是源於對戲曲的熱愛。
兩人自小與戲曲結緣,
家人會帶她們看粵劇,
她倆被漂亮的衣飾、
優雅的肢體動作所吸引。

就讀中文系的Gabriel,
大學裏讀到《西廂記》、《牡丹亭》
就立即愛上當中的細膩文字

然後因為大學一個工作坊,
她們愛上了崑曲,還懇求老師授課,
後來更加入了京崑劇團,
隨老師學戲、隨劇團四處演出。

「無一種藝術形式好似戲曲咁包羅萬有
佢有文學、舞蹈、戲劇、音樂
所以一接觸到就不能自拔。」
Gabriel一談起戲曲,眼睛便發亮。
Eugenea也興奮附和:
「不論個妝、啲衫、身段都好靚,
啲曲又好好聽,我唔會覺得啲鑼鼓嘈」。
踏上台板之際,
那種單純的快樂更是令她們著迷,
「嗰吓你會將所有煩惱拋諸腦後,
你淨係專注你個戲度

你係超級無敵開心」。
她倆講到演出笑得見牙不見眼。

兩人出演崑曲《白蛇傳·金山寺》。(受訪者提供)

情節老套? 跟現代愛情一樣!

她們對戲曲有讚無彈,
但不少年輕人卻感覺老套、動作誇張,
兩人就覺得是誤解。
「佢(戲曲)入面講嘅愛情故事,
同我哋喺電影院入面睇嘅愛情故事,
其實係一樣㗎,
都係會一見鍾情、為咗愛要生要死。」

兩人認為誤解源自不認識,
所以加入劇團後積極與學校合作,
希望從小培養港人對京崑的興趣。

她們最大的心願是,
香港可以成立一個官方的京崑劇團,
讓京崑可以在港有系統地發展,
演員從而可以安心追夢,
觀眾也會對這門藝術有更多了解,
而不再將粵劇和京劇、崑曲撈亂,
「京劇係國劇,崑曲係百戲之母,
但係去到香港,好多人淨係識粵劇,
好似其他京劇、川劇、崑曲就唔係戲曲喇」,
Gabriel坦言希望能拓闊觀眾對戲曲的想像。

演員化妝也是一絲不苟。

追夢一點也不型!

下定決心追夢,
是否就從此快樂的生活下去?
Eugenea及Gabriel就說,
追夢真的很痛苦
「追夢係好艱難、好大壓力嘅事,
背後會喊好多晚。」

喊,是因為經常質疑自己有否做錯選擇。
做全職演員,
對自己的要求不再是兼職演員的質素,
於是經常會問自己有否天資、能力,
是否真的適合當一個京崑演員,
因而壓力愈來愈大。

Eugenea說曾經有次聽歌忍不住大哭,
「梁詠琪首《花火》歌詞係
『來吧伴我飛,不休不睡去飛』,
大概意思係即使將來唔成功喇,
但係曾經自己咁樣做過都會係開心嘅,
嗰吓我喊到飛哩啡呢」。
想起自己或許不會成功,
想到自己不被家人認同,
自己又捨棄了「正常」工作,
追夢之路一步一步走來全不容易。

其實放棄這個念頭不時也會出現
但她倆每次也會想著初衷咬緊牙關捱過,
「要趁自己仲未好老嘅時候,去試一啲自己想做嘅嘢,
當你記緊你自己初衷嘅時候,你就唔會後悔喇」。
Eugenea一邊哭一邊說,
身旁的Gabriel即伸手給她一個擁抱。

兩人感情甚好,見過對方不少崩潰的時候。

最終失敗怎辦? 最多去做收銀!

如果真的不成功,
五年、十年後,
京崑在港發展仍是一潭死水,
她們又會怎辦?
咁到時咪另謀出路囉,
可能都真係去惠康收銀。

Eugenea笑說。
有了白做也不會後悔的覺悟,
Gabriel就指出她們沒什麼可以輸,
「人生真係好短㗎咋,真係要活得快樂」。

Gabriel示範基本槍式「提槍花」: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