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Ocamp遊戲 另類房Game 報復狗公 「有機會一定再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相信很多人都認同大學四年,是「人生最自由」的時期,在投入多姿多采的大學生活前,便有一連串迎新營讓新生留下「搏盡無悔」的青春回憶。

全部大學生都玩過「淫Game」?所有組爸都是「獸父」?玩Ocamp必分手?種種疑問由大學生一一為你解答。

Jenny認為Ocamp最難忘的環節莫過於房game。(鄭韶華攝)

另類遊戲最難忘

受訪者Jenny表示,
Ocamp最難忘的環節莫過於房game。
她曾經參與過一個叫「電椅」的遊戲,
一人被蒙上雙眼,
其他組員則會指著他的身體部位
並問「是否這裏?」,
而被蒙眼的玩家要回答「是」或「不是」。
答「是」的話便要被其他人用力「搣」。
剛巧那名男生點中自己的乳頭,
結果便中伏了。
「那名男生痛得叫苦連天,
惹起女生哄堂大笑。」
不少受訪者坦言,
每個人對這些「較變態」的遊戲
接受程度不同,
有人覺得很過癮,
亦會有人覺得不舒服。

Stephen玩過名為「毛毛蟲」遊戲。(莊堅毅攝)

更多文章:【大學生】難忘上莊做牛做馬 大學莊員感激一起青春過

淫Game是必玩環節?

有冇玩過「毛毛蟲」?

最近不少報導揭露大學迎新營
大玩淫賤遊戲,
例如女生坐在男生的大腿上「坐爆」氣球。
被問到有沒有玩過類似遊戲,
剛畢業的Stephen回應道:
「可能我的大學比較純樸,
大尺度的遊戲想玩都未必可以玩。」
但男女接觸彷彿是迎新營的定律,
他曾經也玩過「毛毛蟲」,
男女分別在地上逐個坐並形成直線,
雙腿放在前面異性的大腿內側,
像毛蟲般向前方移動。
「如此親密的接觸對
入世未深的我十分震撼。」
Stephen尷尬地笑說。
Ocamp少不了製造男女機會,
但只要不要太過火,
他認為都可接受。

Andy認為City Hunt很青春。(莊堅毅攝)

City Hunt雖尷尬但青春

每逢Ocamp季節,
總會見到幾十人穿著同一顏色的T-shirt
在街上浩浩蕩蕩地行走。
年輕人,
是甚麼驅使你們
在三十多度的高溫下「跑task」?
大學生Hysen笑言,
City Hunt又熱又熱血;
投入便覺得熱血,
不投入會覺得很無聊。
想在City Huny中得分,
便要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
完成令人難為情的任務。
「我去過沙田的結婚註冊處,
一男一女在外面拍結婚相,
其實大家只認識了兩天,
我看著都覺得很尷尬。」Hysen說。
尷尬無極限,
更有受訪者試過與組員街上扮雞。
「自己一個玩的話一定很難為情,
但一大群人陪著你玩就不會太『柒』。
現在回想起來,
其實過程很開心和青春。」
另一受訪者Andy說。

Fala(左)遇過狗公組爸。(羅偉文攝)

組爸=獸父?

早年豆腐爸爸的潮文在網上瘋傳,
組爸等於獸父的形象深入民心。
大部份女受訪者表示從未遇過獸父,
但剛畢業的Fala和Cindy卻有相反經歷。
「曾經有別組的組爸四處溝女,
我是他其中一個對象。
他趁房game坐到我身旁,
還挨得特別近,
借遊戲碰我的大腿。」
Fala回憶道。
幸好有其他組員幫忙,
獸父輸掉遊戲時在他的臉上
寫滿「狗」字,
算是為受害組女洩忿。

Joyce(右)表示有機會一定再玩多次Ocamp。(羅偉文攝)

更多文章:讀低端科又如何?大學生反擊:了解自己最重要!

如果有機會,你會不會玩多次Ocamp?

如果有機會再參加迎新營,
有一半受訪者選擇再玩一次。
「這些遊戲只會在迎新營裏玩得到,
而且畢業後忙著工作,
體力大不如前,
很難像以前一樣『玩得咁癲』。」Jenny說。
而Joyce則認為,
因為喜歡認識新朋友
和團體活動,
所以她一定會再玩Ocamp。
她承認,
其實迎新營比較適合「Yo」(外向)的人玩,
文靜的人會比較蝕底,
因為很多遊戲都需要自薦才有機會玩。
自稱毒L的Ivan表示,
當年他只顧在一旁玩手機,
連組爸媽「Yo」(撩)他玩遊戲都不予理睬。
所以他一定不會再玩Ocamp,
亦不推薦外型和內在較毒的新生去玩,
無謂浪費金錢。

Mavis認為以新生身份玩Ocamp的機會只得一次,要好好珍惜。(鄭韶華攝)

另一方面,
雖然Stephen同意迎新營不適合毒L,
但他認為最重要是心態。
「一定會有人Yo你玩,
你肯踏出第一步便已經不是毒L。
只要你覺得自己不是毒L,
就可以享受迎新營。」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