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士康復者歷17年抑鬱 再抗疫:不能等政府救援,要靠自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出現的後遺症比當日染上沙士更可怕。」17年過去,蘇志強對當天的經歷仍未釋懷。

當年在五金工廠當老闆的他,在探病期間因換口罩時未有及時洗手而染病。他笑說當時曾取笑董太「洗手洗手洗手」的金句,直到確診一刻,他再也笑不出聲。

從確診、到隔離、到康復,他經歷了90天治療。他回復了正常生活,卻回復不了身體機能。「你會周身骨痛、情緒不安、更甚會覺得喘不過氣來。」事後,他證實當天因過度恐慌而患上抑鬱,至今仍然依靠藥物治療。

某天,他聽從朋友建議,到家中後山的主教山。行山後漸覺身體變強,心情也變好,當五金機械的他便自攜器材上山,仿物理治療器材興建健身設施,建立晨運樂園。「主教山拯救了我的人生」他說。

可是,「武漢肺炎」如霧般來襲,社會上出現搶口罩或物資的恐慌現象,反映香港人缺乏安全感, 因為大家深怕會再出現沙士般一發不可收拾的疫症。作為前沙士康復者的蘇先生坦言也害怕:「現在關鍵時刻不能再等政府救援,要自己做好自己。」

原來,沙士遺留下來的,對我們不止一場痛苦回憶,也是自那天便長久寄居於心裡的恐懼感。

----

*主教山位於石硤尾巴域街山上的配水庫,該處早已荒廢多年。自2008年開始,有有心人士開始在該處自發搭建健身設施。地政總署曾於2017年派員清拆,卻遭街坊反對,主教山問題一直懸而未決。去年年初,水務署正考慮交回管理權,該處日後或有機會正式開放予大眾使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