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進衝突現場輔導 疫情下財赤求救 青年NGO:不欲停頓青年工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蔡廉明除了是電影《十年》的監製,他亦跟隨父親的心志,在突破機構從事青少年工作。雖然是次訪問他以突破機構的青年工作者身份來受訪,不談電影。但回顧1974年第一期《突破雜誌》的封面「破殻的小雞」,又與《十年》「本地蛋」結尾的小雞一幕不謀而合。蔡廉明說:「我相信破殻的小雞,象徵青年人的生命力可衝破壓逼,走一條不同的路。」

「我們不能將公義給青年,但不代表不能給他們希望。」蔡說。

自社會運動以來,突破機構走進衝突現場進行調查和輔導青年,因為他們比政府更明白青年政策其實不是關在一個房間裏就能制定出來。

遇上疫情,突破青年村關閉,突破機構繼續以視象的形式輔導有情緒困擾的青年。然而,收入來源中斷,非政府NGO沒有資助,賣旗不能繼續,可捐失過百萬元的捐款,盼關注下一代的有心人伸出援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