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歲跨性別女遭校方刁難退學 感激母親同行:媽媽比我想像中更好

撰文:陳芷慧
出版:更新:

進到Sabrina的房間,書架、抽屜、露台都放滿她的電子零件;她的床舖是卡通狐狸,床上也放了好幾隻小狐狸的公仔,也身穿了一件狐狸卡通的上衣,「狐狸是代表我的動物 (self-representation)。」狐狸,不反映牠/他/她的性別,卻象徵Sabrina的機智,又帶點可愛的傻氣。更重要是,孤狸是能適應黑暗。

Sabrina原生性別為男性,於兩年前16歲的時候,向家人「出櫃」,坦白有性別不安,開始接受荷爾蒙補充療法(hormone replacement therapy)。即使生於圍村的家庭,家人也沒有指責,只是驚恐、 彷徨、傷心、擔心,到後來坦然面對;家人從零開始不斷學習性別議題,「甚或陪伴她面對學校學習情況,很憤怒,很多複雜的情緒混和在一起!」媽媽憶述。

面對學校的刁難,剛19歲的Sabrina於去年退學了。關於學校的事,Sabrina不欲再提。

媽媽說:「她其實是資優生,曾在世界數學解難比賽中獲得double distinction。」她自少便充滿實驗精神,未曾上初小,便找錫紙摺疊起來,加上鱷魚鋏和他錶,研究能否通電做跳舞毯。她是一個很獨特,很有想法,而且很聰穎的孩子。然而,在成長的過程,身體帶給她的困擾,讓她無法適應外面的世界,無法在充滿壓力的環境下學習,「在香港教育制度中,很多時候都需要際遇。」媽媽嘆息。

「而在這件事情上,好的是她願意坦白去處理。」媽媽說。現在的Sabrina,不再躲在自己的角落,她的改變不僅在表徵上,更重要的是她經常笑。性別過渡,不單是個人的事,也是一個家庭共同面對的經歷,對母親而言,這次訪問也是一個come out,「我想她知道,我一直在陪伴她。」

在香港的教育制度中,性別的定義往往過於簡單化地以男和女來區分。事實是,性別是一個很闊的光譜,男女以外,還有跨性別;甚或一個人可以有不同面向。而在跨性別的議題上,社會總是「變性」,或「性別轉換」來形容。然而,對於很多跨性別人士而言,不是從男變女,或從女變男,而是在某時段終於能夠展現自己的認同的性別。因此,「transition」更正確的概念應是「性別過渡」---這是一個過程。

性別空間是本地一個支援跨性別人士及其家人的慈善自助組織,提供一對一的輔導服務和支援小組,亦定期舉辦家庭關係與溝通的工作坊,希望能夠增進家庭成員之間的溝通和了解,以協助跨性別人士及其家人在性別過渡期間的適應。

立即登入「01心意」平台,捐款支持性別空間「分享愛與支持 讓親情「跨」越性別!」

相關文章

跨女武術家|愛情路不易 分手後認清自己:騙了自己,瞞不過女友

情人違婚誓仍相守至死 同志長者被街坊杯葛:同志注定晚年孤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