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田史高西斯狙擊Marvel背後 隱藏了真正衝擊電影藝術的大Boss?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Marvel電影不是真正的電影。」

今年10月,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關於批評Marvel電影的言論引起了舉世討論。眾多成名已久的電影導演紛紛發聲支持馬田史高西斯,而馬田史高西斯的言論同樣引起了眾多Marvel迷們的不滿。一面是大師級的導演,一面是「骨灰級」的粉絲,雙方的爭論充滿了火藥味。

馬田史高西斯經已77歲依然未言退,近十幾年仍常有佳作(視覺中國)

對我來說,對我所喜愛和尊敬的電影製作人來說,對和我差不多同時開始製作電影的朋友們來說,電影是關於真相的——美學、情感和精神上的真相。
馬田史高西斯

電影的核心:藝術至上還是票房為先?

馬田史高西斯誠懇地表達了自己對於電影的見解,即電影是一種藝術形式。站在藝術的角度去評判Marvel電影,自然會得出Marvel電影不是電影的結論。標準的不同導致結論的不同,可作者電影(Auteur theory film)或者說藝術電影和商業電影的價值取向是截然不同的,這也是著名導演和Marvel粉絲之間的分歧所在。

+3
+3
+3

在票房表現上,Marvel電影是當之無愧的吸金巨獸,全球票房榜的前10部影片中,有4部是Marvel電影。屢屢刷新的票房紀錄讓其他電影公司也開始效仿,以「Marvel宇宙」(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為樣板打造屬於自己的「XX宇宙」。這就導致了電影的同質化傾向嚴重,越累越多的同質化電影擠佔了大銀幕,因此馬田史高西斯才會感慨「現在的情況很殘酷,對藝術很不利」。

全球票房榜的前10部影片中,有4部是Marvel電影。(boxofficemojo.com)

它們名義上是續集,在精神上是翻拍,裡面的一切全都是官方蓋章的,因為不可能有其他的方式。這就是現代系列電影的本質:市場調查、觀眾測試、審查、修改、翻新和再加工,直到它們可以被消費。
馬田史高西斯

在這裡馬田史高西斯觸及到了現代系列電影的核心問題,它們本身就是以市場為導向,在電影工業流水線上生產出來的商品,在藝術上的價值是可疑的。畢竟商業邏輯是量身打造,而藝術家的追求是開風氣之先。

過於強調電影的商業屬性,唯票房至上當然不可取,但是敵視電影的商業屬性,以藝術電影的小眾趣味而沾沾自喜、自命不凡,同樣算不得高明。商業化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唯商業化對整個電影體系帶來的戕害,馬田史高西斯的擔憂,應當是由此而來。

(《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官方宣傳海報)

更多荷李活電影專題:

大衛連治拍出21世紀最偉大電影 遺憾未摘最佳導演卻得終身成就獎

未來戰士:黑暗命運影評|荷李活女權 註定35年T-800終英雄遲暮

韋史密夫變爛片王?黑超特警組3成最後口碑作 要靠阿拉丁挽人氣

李安《雙子任務》口碑票房雙輸 只因近年揀劇本衰一種心態?

電影的價值:時代流行VS藝術經典

對於馬田史高西斯憂心忡忡的言論,很多人並不買帳。沒有大師濾鏡的年輕觀眾,並不認為追捧Marvel電影有何不妥,而對荷李活的諸多從業者來說,馬田史高西斯的說法也有過時的嫌疑。

精英與大眾,流行與經典,從來就是存在鴻溝。

在所有關於馬田史高西斯言論的解讀中,有一種引申是很危險的,那就是對於電影的「厚古薄今」。流行的必然是膚淺的,只有經典才有助於提升觀眾的審美追求。但不要忘記,在當年新荷李活電影大行其道的時候,馬田史高西斯、史提芬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等導演正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在上個世紀60年代末,新荷李活電影流行一時,那些電影大多數都是以美國社會當時的社會風氣和思潮為背景,基本上不脫離「革命」氛圍下的反戰、社會危機、青年人的迷茫等。

在荷李活製片人眼中,「革命是容易脫手的完美商品」,於是一系列以此作為點綴的電影應運而生。佐治魯卡斯(George Lucas)的《美國風情畫》(American Graffiti),Arthur Penn的《雌雄大盜》(Bonnie and Clyde),甚至包括馬田史高西斯本人的《的士司機》(Taxi Driver),都是那一時代背景下的流行產物。

這些新荷李活電影,當年承受了法國新浪潮一派的著名導演尚盧高達(Jean Luc Godard)的不少批判。時間是一場輪迴,當年被批判的對象成為了批評的權威。可拿如今馬田史高西斯的觀點去審視當年的新荷李活電影,類似的結論同樣適用,像史提芬史匹堡的很多電影,觀眾們也很難從中找到太多藝術的表達,這不得不說頗具諷刺性。

1950年代法國電影雜誌《電影筆記》Cahiers du Cinéma,孕育出大批法國新浪潮的新銳導演,如高達、杜魯福等(《電影筆記》Cahiers du Cinéma封面)

當年的流行電影,正是如今無數影迷津津樂道的經典之作。當高達的指責已經無人提起之後,時間給予了客觀的評判,可見一部電影是成為經典還是過眼雲煙,沒有比時間更權威的評委了。

如果說「革命」是當年的流行詞,那麼「娛樂」就是如今的流行詞。超級英雄電影正是符合了這一潮流,Marvel成為了票房霸主,但同樣有DC守住了嚴肅深刻的陣地,只盯着Marvel,未免有一竹篙打一船人的嫌疑。

華納兄弟為《JOKER小丑》報名最佳視覺效果。(《JOKER小丑》劇照)

不過馬田史高西斯對Marvel電影批判的「藝術之爭」,卻在大眾傳播中變了味。它被部分影迷拿來彰顯自身品味,以大師的論斷為自己的觀影審美蓋章印證。一位藝術家對於行業發展的憂慮,被一部分把藝術分為三六九等的影迷誤讀為「鄙視鏈」的依據,想必也是導演本人始料未及的。

更有意思的一點是,面對Marvel電影進行批評的馬田史高西斯,卻沒有指責Netflix等串流媒體(Streaming media)對電影格局的衝擊。

對Marvel電影進行批評的馬田史高西斯,卻沒有指責Netflix等流媒體對電影格局的衝擊(netflix.com.hk截圖)

在很多人看來,流媒體對電影的衝擊可比Marvel電影嚴重多了。當觀眾只能通過串流平台觀看一部電影的時候,遠離大銀幕的電影還是過去意義上的電影麼?不過考慮到馬田史高西斯的新片《愛爾蘭人》(The Irishman)由Netflix埋單,他的讚美也就在情理之中了:「Netflix,只有它,允許我們以需要的方式完成了《愛爾蘭人》,為此我永遠心懷感激。」

馬田史高西斯對於電影行業發展的擔憂令人感動,但Marvel電影能不能成為經典,要交給時間評判,Marvel電影到底是不是電影,更是要看評價者的標準了。

《愛爾蘭人》也許就是馬田史高西斯心中的「教父級」私心作:

+5
+5
+5

【本文獲「影視獨舌」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dusheme】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