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能》男主30歲超齡從影冇人識?因傷棄欖球事業1次機緣打動導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媒體和影迷一直念叨的「黑人007」還沒來得及出現,正在全球影院上映的《TENET 天能》提前讓黑人影星成為諜戰大製作主角。尊大衛華盛頓(John David Washington)扮演的這個沒有名字的「主角」,和占士邦(James Bond)、Jason Bourne、Ethan Hunt、Jack Ryan等大銀幕特工同行一樣,在危急時刻拯救了全世界。

普通觀眾可能會好奇,這個長得像NBA火箭隊球星James Harden的小伙子到底什麼來頭,能成為大導演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首部諜戰大片男主角?如果告訴你他是奧斯卡影帝丹素華盛頓(Denzel Washington)的大兒子,也就是通常意義上的星二代,你可能會有些恍然大悟。

當然,路蘭能找到尊大衛華盛頓,也不單純因為他有個好爸爸。

在荷李活,名門之後從事表演的現象並不少見,青出於藍或者並駕齊驅的有卻德格拉斯(Kirk Douglas)和米高卻德格拉斯(Michael Kirk Douglas)、安祖蓮娜祖莉(Angelina Jolie)和莊威(Jon Voight)、馬田辛(Martin Sheen)和查理辛(Charlie Sheen)……但更多的星二代都活在成功父輩的陰影之下。

尊大衛華盛頓也面臨著這樣的壓力,但他走過的路有些特殊:像是迂迴戰略+彎道「扒頭」。(下文簡稱尊大衛)

相關圖輯:【TENET天能】導演路蘭堅持實景拍攝 《蝙蝠俠》第二集竟留遺憾

+29
+29
+29

還沒成為童星就愛上了橄欖球

《天能》上映前6年,尊大衛甚至都不是個職業演員。他接近30歲才下決心從事演藝事業,但之後又順風順水,34歲出演了戛納評審團大獎、奧斯卡最佳影片提名《臥底天王BlacKkKlansman》,36歲成為路蘭作品首位黑人男主角。

用「大器晚成」似乎都不足以形容,說他是「彎道『扒頭』」也是可以的。

尊大衛1984年7月28日出生,是家中四個小孩的老大,7歲在便在爸爸出演的《黑潮 Malcolm X》中就獻出了大銀幕處女秀,他在電影最後一場戲中亮相,只有一句台詞。現在回憶起來尊大衛都覺得很美好︰

我的履歷表上第一部電影就是這部佳片。
尊大衛華盛頓(John David Washington)

《黑潮》是父親丹素華盛頓和Spike Lee合作的多部作品之一,當明星的孩子就有這點好處,動不動就可在父母輩的電影中早早露臉。

或許是成熟得比較晚,尊大衛11歲才意識到爸爸丹素華盛頓多出名,因為那一年父母竟然給他配了保鏢。也是在這一年,在父親的《藍衣魔鬼 Devil in a Blue Dress》中客串之後,他從此遠離了表演,因為他有了其他的愛好。

進入小學之後,尊大衛最愛是運動,幾乎每天早上都會打橄欖球。小學畢業後,他決定把職業橄欖球員當成志願。事到如今他並不否認,當初做出這樣的選擇也有擺脫爸爸的名氣的考慮。

橄欖球可以說是我自己賺來的,我可以支配自己的人生,因為我想擁有我自己的名字。
尊大衛華盛頓(John David Washington)

可能在外人看來,尊大衛一直生活在父親的陰影中,但接受《GQ》雜誌採訪時他卻說,和爸爸的相處的過程中他過得很愜意:「有時候我和父親在家一起吹小號;有時候我會把自己的頭髮染成紅色,學習阿拉伯語,他都不會說什麼。記得有一題爸爸會陪著我在紐約逛街,突然背誦起莎士比亞《理查三世》的台詞,和電影裡一樣,但我知道他平時不這麼說話的。」

進入中學後,尊大衛的橄欖球水平進步神速,脫離了業餘愛好的範疇,闖入NFL(國家橄欖球聯盟)的決心越來越強烈,他在大學橄欖球隊擔任的是跑鋒。橄欖球這項運動,尊大衛奮鬥這麼多年,最想得到的評價是:「我不知道這傢伙哪裡來的,只知道他打球打得不錯。」

尊大衛進入中學後,尊大衛的橄欖球水平進步神速。(IG@johndavidwashington)

確實,在運動場上戴上頭盔,沒人知道你是誰,更不用說你爸是誰,能不能得分完全依靠實力。和如何評價一個演員的演技相比,評價一個運動員的能力相對要客觀很多。

尊大衛還記得,2006年他以亞特蘭大莫爾豪斯學院學生身份進入NFL選秀訓練營時,特意提醒身邊人不要告訴任何人他爸爸是誰,他想靠自己的本事贏得認可。但第一次訓練結束後,他在休息室發現很多人都在笑,原來訓練營當地的報紙在頭版頭條報導了他參加訓練的事,熟悉他的隊友說你瞞不下去了,你不是只靠你自己了。

這也就是名門之後的無奈,費盡心力想擺脫父親的影響,但媒體和大眾並不會配合你。

2006年NFL選秀他只拿到聖路易公羊隊(如今叫洛杉磯公羊隊Los Angles Rams)的非選秀自由合約,3個月後就被放棄,改簽到公羊隊下屬的二級隊伍,以Rhein Fire隊員身份參加NFL歐洲比賽。

相關圖輯︰TENET天能|海報暗藏大戰玄機 科學家4年前發現「鏡像時空」證據

運動場上,沒人會管你的爸爸是誰。

尊大衛發現,要在NFL站穩腳跟成為遙不可及的夢,他冷靜地判斷自己的實力沒法讓他繼續職業之路,於是他打電話給媽媽,希望回到表演領域。但媽媽斷然拒絕,認為不能在這個時候認慫,她希望兒子在橄欖球上繼續堅持,不要放棄。

2009年尊大衛轉投到UFL聯盟( United Football League)的薩克拉門託山貓隊,在這期間,他還抽空參與了爸爸《末世天書》(The Book of Eli)的演出。2012隨著跟腱撕裂和UFL倒閉,29歲的他不得不下決心告別橄欖球。

選擇表演後變成賴在家的鑽石王老五

離開橄欖球對尊大衛不是件容易的事,他在《GQ》雜誌回憶2013年從球隊租住的公寓回到童年房間,那一刻除了懷戀,最大的感受是失敗。

我曾經是獨立的,但那時候真是低谷,不僅丟掉了工作,而且橄欖球事業徹底結束,我想要的都離我遠去。
尊大衛華盛頓(John David Washington)

剛從賽場上回來那兩年,他在家呆著無所事事時,甚至還考慮過利用自己的社會學文憑去當老師,倔強的他不願意沾父親光去當演員。

2014年HBO正在為《欖球人生》(Ballers)尋找演員,華盛頓家的朋友、經紀人Andrew Finkelstein聽說丹素的兒子打過橄欖球,就問他要不要試試。

尊大衛還在打球時就特別喜歡看HBO美劇,尤其是《色慾都市》(Sex and the City)和《人在江湖》(The Sopranos)興趣頗大,比如特別喜歡Edie Falco在《人在江湖》中太太的角色,而他成年後首個表演角色就來自HBO,也算是個巧合。

尊大衛和媽媽背著爸爸為了試鏡進行了排練,最終拿到了角色後才公佈真相。

得到HBO 《欖球人生》的機會,丹素華盛頓知道之後的反應是怎樣?尊大衛表示:「他就是簡單地祝賀,但提出了一個條件,去拍導航集,然後回來得好好學習。」拍完導航集,尊大衛就去了表演學校進修。再好的遺傳因素,沒有後天訓練也難成大器。

Zoë Kravitz(搖滾巨星藍尼·克羅維茲Lenny Kravitz和女星莉莎·博內特Lisa Bonet的女兒)是他的朋友,兩家人經常聚會,她說尊大衛這幾年越來越自信,她非常理解對方的處境。因為柔伊的情況也很類似,父母都是演藝圈大人物,更容易得到經紀人的幫助,更容易得到機會。但如果做不好,大家會覺得你不配,會覺得你不如你的父母,這方面壓力比一般演員大很多。

柔伊·克拉維茲Zoë Isabella Kravitz是尊大衛的朋友,兩家人經常聚會,她說尊大衛這幾年越來越自信,她非常理解對方的處境。(IG@zoeisabellakravitz)

因為《欖球人生》﹑《臥底天王》被路蘭看中

基斯杜化路蘭在多個場合表示,選擇尊大衛是因為《欖球人生 Ballers》和Spike Lee導演的《臥底天王 BlacKkKlansman》。如果說前者還是靠自己橄欖球的背景,那麼後者就體現了明星父親的優勢。

丹素華盛頓和Spike Lee合作超過多次,尊大衛提到一個細節:《人在江湖》劇本朗讀會當天,尊大衛座位背後牆上的海報就是父親和Spike Lee合作的《愛情至上 Mo' Better Blues》。他說,當天的場景很詭異。「Spike坐在那發號指令,我爸坐在我背後觀察一切。」

尊大衛(左)與Spike Lee(右)(《臥底天王》官方照片)

2018年康城《臥底天王》首映時,路蘭剛好坐在導演Spike Lee旁邊,多年後Spike Lee問他是不是因為這次首映,讓他下決心選尊大衛當《天能》男主角,路蘭笑著說:「差不多吧。」

其實路蘭去坎城前就看過尊大衛在《欖球人生》裡的演出,那時候路蘭還不知道他是誰,更不知道他爸是誰。

路蘭說自己寫劇本時,很少會把演員代入進去,但寫《天能》時腦海裡擺脫不了尊大衛的模樣,於是寫完就安排和正在拍《欖球人生》的尊大衛見面。

相關圖輯:重溫基斯杜化路蘭八部經典(點圖放大▼▼▼)

+19
+19
+19

由於《天能》動作場面非常多,尊大衛身上的運動天賦發揮了優勢,路蘭說:「我記得很多年前,007系列製片人Albert Broccoli第一次看到辛康納利(Sean Connery),並認定對方可以演James Bond的場景。會面結束後,Albert看到辛康納利離開的樣子,像一隻黑豹、貓科動物的樣子。」

路蘭覺得,尊大衛也有點類似的條件,覺得他的運動能力特別適合《天能》男主角,譬如可以實拍中爬上高速行駛的消防車,可以實現逆轉時間打鬥的場景。

+14
+14
+14

即使有著職業橄欖球員的底子,但《天能》裡一場一場的動作戲還是讓尊大衛累到虛脫,他好幾次感覺自己沒法在床上爬起來,認為自己拍不完。

很多年前我為了保住NFL的工作而拼命,沒想到拍個電影我又要拼命了。
尊大衛華盛頓(John David Washington)

但這部電影值得他這樣的付出,即使他可能會受傷他也願意,因為2億美元投資的路蘭大製作,多少人搶著想要這份工作啊。

在出演美劇《欖球人生》那幾年,尊大衛有意不出席媒體宣傳活動,因為不想被問到和父親的問題。直到《臥底天王》才不得不出來面對記者。因為影片入圍了康城電影節,次年又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海量的公關活動,實在是躲不過去了。

尊大衛(左三)直到《臥底天王》才不得不出來面對記者。(《臥底天王》官方照片)

出來露臉還有個重要原因:通過這部電影,媒體和影迷都知道尊大衛是真的能表演,不只是有個明星父親。

《天能》今年的發行倒省了事,沒有盛大首映,沒有媒體記者會。電影去年秋天就煞科,眼看著影片檔期一次次推遲,甚至都擔心上不了大銀幕,還好最終天隨人願。

華盛頓全家在上映前就在空空的華納公司放映廳看過全片,被問到父親如何評價他的表演?尊大衛說:

爸爸只是緊緊地擁抱了他,說很愛我,在我家這就是很大的讚許了。
尊大衛華盛頓(John David Washington)

事實上,在等待《天能》上映的期間約翰·大衛也沒閒著,他偷偷地和Zendaya 出演了愛情電影《Malcolm & Marie》,在挑戰了犯罪片、間諜片後,又來到了愛情片領域。

不可否認,父親的影響力和人脈對他的「大器晚成」幫助很大,但師父領進門修行在那個人,今後的尊大衛能有多大成就,只能走著瞧了。

*本文部分內容編譯自《君子》﹑《GQ》雜誌尊大衛華盛頓專訪

【本文獲「時光網」授權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