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怕唱歌】小清新EDM加Rap零瑕疵? 譚嘉儀:佢成日打畀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吳業坤:睇到佢虎背熊腰就知邊個啦!

盧冠廷:佢唱歌夠真!無刻意裝飾!

譚嘉儀:粉紅色衫﹑粉紅色頭髮,一睇就知邊個!佢成日打電話畀我!

有人靠外型而認出佢,亦有前輩話佢唱歌喺香港樂壇當中算係少有嘅率真,到底佢係咩人?

攝影:梁碧玲 彭嘉彬

剪接:許栢倫 黃浩晉

在香港樂壇,打著創作歌手的名號並不容易生存,縱是強如方大同、盧凱彤等,也不禁感嘆台灣的音樂氛圍確實跟香港不同。曾經香港亦舉辦過不同的大型歌唱比賽,當中涵括了各類型的歌手,直至現時仍然活躍在樂壇。今次《我不怕唱歌》的嘉賓同是由歌唱比賽出身,與其他技術型歌手不一樣的,是她由比賽開始,已是以創作為主打。聽過她的聲音,你又能否把她認出?

坤哥單靠佢嘅髮色就認得出真身,你又認唔認到? (梁碧玲攝)

早前襯書展熱潮推出新書《有種愛情》,更順勢創作出同名新曲,找來男歌手張彥博合唱。跟以往不停在歌曲作新嘗試的風格不同,今次她選擇反璞歸真,寫了一首較簡約的情歌,去掉了以往會在歌曲必加的Rap。今次在《我不怕唱歌》當中選唱了林峯的《Let's Get Wet》,更特意創作了一段Rap加在歌曲內,為何烙印今次會一反平日的可愛形象,挑戰原曲為EDM的《Let's Get Wet》?一向讓人感覺偏向小清新的她,原來有不為人知的另一面:「我講過我好鍾意EDM,而林峯其實係一個少數嘅主流歌手玩EDM,例如《CHOK》、《Heart Attack》同埋《Let's Get Wet》。不過講到EDM我覺得香港嚟講,始終仲未普及,啲人淨係笑chok,其實Fable啲EDM都好正。」這位與外表不乎,喜歡寫Rap詞的女歌手,便是駱胤鳴。

今次新歌《有種愛情》搵嚟大家熟悉嘅細寶張彥博一齊合唱,原來二人早在《一屋老友記》播映前經已認識,更多次在TVB合作。 (梁碧玲攝)

+4
+3
+2

流行講Hip Hop,全因吳亦凡的一句「你有Freestyle嗎?」人仔細細的烙印原來心中也有她的「Freestyle」,從第一張唱片開始,幾乎每首歌也會加入Rap的元素,她表示自己太多東西要講:「好似上一首《進擊的哈比人》咁,有句歌詞係『太多東西要講』所以就寫rap,一次過rap出嚟!我自己好喜歡日本嘅R&B,歌詞好似好密咁,後尾都喜歡埋Hip Hop同EDM。另外我好鍾意農夫同Mastamic,兩個rapper之間嘅Flow同切入點都唔同,農夫就易入口,馬米就Rap得勁啲。所以我啲rap其實有少少佢哋嘅影子。」

+6
+5
+4

由出道與姊姊駱胤樺組成SIS樂印姊妹開始,駱胤鳴的創作也被定形為賣可愛、講夢想、正能量。她不禁為自己平反:「好多人聽完我嘅歌都會話充滿正能量,不過聽真啲,其實歌詞當中往往都係帶住哀愁。例如《有夢就很好了》,你諗下,有夢就已經好好,呢個諗法其實好消極。」不過今次歌曲內容一轉,以愛情為題,是否因為自覺需要轉型?烙印表示:「因為我覺得愛情都係夢想嘅一部分,有人會以結婚生仔作為目標,每個女仔都幻想過自己係灰姑娘或者貝兒,當然要做Elsa都可以係一個夢想。再加上對我嚟講,無愛情嘅生活會無晒靈感,枯燥乏味,講夢想嘅時候有另一半支持,再難行嘅路都可以變得享受。同其中一句歌詞『有種愛情平凡卻簡單』一樣,唔一定係轟烈先叫做愛情,可以好簡單好無聊,只要係互相存在喺對方世界入面就得。」

歌曲經常講及大道理的她,對愛情原來一樣有憧憬。 (梁碧玲攝)

雖然熱衷於愛情,但終歸也不能忘記要吃飯,在創作路看似越來越難走的現今,烙印亦有她的掙扎:「做創作當然有壓力啦,好似成日要喺現實同夢想中間掙扎一樣!不過就算創作搵唔到食,我都無辦法放棄執起支筆,始終靈感就好似係我靈魂嘅一部分,我係需要用文字同歌解放我自己㗎嘛。」

創作路在香港並不容易走,不過烙印卻表示:「始終無辦法放棄執起支筆。」 (梁碧玲攝)

Venue:灣仔01空間﹑ Panash Bakery & Cafe

烙印Credit

Hair & Makeup: Rita Leung

Wardrobe: G.perfect

張彥博Credit

Hair : Deep Yu@Beijing Hair Culture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