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有片】Band仔歌詞太踩界? 樂隊秋紅:敏感就搽藥膏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樂隊秋紅成軍15年,將於下月推出第三張專輯《flower to the people》並在12月10日舉行音樂會。重型音樂在普遍聽眾心目中都是充滿控訴,憤世嫉俗的一群,但秋紅的音樂所帶出的卻非只得批判,反而留有想像空間予聽眾,引人深思。

攝影:陳幀禎

《flower to the people》?

秋紅以花寓意音樂,希望散播音樂的種子將來能遍地開花:「我哋有首新歌叫《Flower》其實本身有諗過新碟就咁叫《Flower》,但之後就諗不如食『Power To The People』嘅諧音,呼應番上一隻碟《為人民服務》,其實我哋都係攞佢字面嘅意思,意思都好淺白。」每當秋紅現場表演《Flower》一曲時,台下觀眾都會高舉花形的手勢,一片花海的景象同時成了CD封套的設計。

《flower to the people》的封套上用陶瓷製作一雙手捧着綻放的紅菊花,上面畫有主音Jan及鼓手阿華的紋身圖案,用陶瓷代表重型音樂原來有段故:「今次邀請到LMF的庭哥負責做美術指導,覺得因為陶瓷易碎需要保護,正正代表搖滾樂喺香港同樣需要保育。」

試想像聽住《Flower》置身現場一片「花海」都幾震撼。

歌曲講社會議題太踩界?

秋紅的歌曲予人印象繞圍社會議題,帶控訴的感覺,但主音Jan卻用「若隱若現、耐人尋味」來形容秋紅的歌詞。結他手阿曦則以影相、掃描來形容:「我哋嘅歌係用敘事嘅形式去講一啲事,唔係完全不帶個人情感,但唔係要強加自己嘅價值俾人哋,要全世界去跟我哋價觀去做,反而係留番想象空同自由俾聽眾。」

Bass手河馬補充:「相信香港人經歷過一啲事會有好大感覺,以《柒點壹》呢首歌為例,好多人以為係控訴,但你聽番個chorus係講緊當時五十萬人上街好團結,齊心出嚟為自己地方爭取一啲嘢,但聽眾聽完有咩感受,點樣解讀就交由聽眾自己去發揮。」面對有人覺得秋紅的歌曲太踩界,太敏感,結他Andrew笑言:「敏感?敏感就搽藥膏啦!」

重型音樂唔代表只得控訴,聽完秋紅嘅歌你又會點解讀先?

「喂你哋Flower To The People呢個名用唔到喎!」

雖然秋紅的歌詞是敘述的手法去寫社會現況,但每人的解讀都不同,也無法控制別人的想法,更差點因新碟名稱無法舉行內地巡演。結他手阿曦話:「有時崩口人忌崩口碗,有一個內地主辦單位同我哋講『喂你哋Flower To The People呢個名用唔到喎,太敏感喎』,我哋第一個反應係『點解會敏感呀?』」

豈料對方解釋:「People呀,你哋有People呢個字喎!人民喎!」

「人民」一詞竟被內地主辦單位攔截,面對如此嚴重的自我審查,阿曦也無奈地說:「所以有啲嘢真係估你唔到,可能有啲歌講到好淺白又冇人鬧,有時講緊啲唔關事嘅嘢又人捉出嚟。如果我哋寫一啲好激進反對嘅歌就唔係咁寫啦,可以再出血啲㖭!但我哋根本個出發點都唔係咁,同埋亦唔需要我哋去做,大把人做得好過我哋啦!」阿Jan也拋下一句:「龍門任你擺。」

處處都是「自我審查」,也只能講一句:「龍門任你擺。」

唔認識秋紅唔緊要,依家開始聽都未遲。
+4
+3
+2

重型音樂喺香港……

秋紅曾拿下不同國際獎項,但重型音樂在香港仍然被視作「小眾」、「地下」。雖然近年開始有更多主流平台去報道,但似乎也香港聽眾也不太受落,對此秋紅各人覺得最重要是做好本份。Bass手河馬表示:「香港呢個地方係咁㗎嘛,以前傳統平台冇種下呢粒種子。其實依家傳媒開始改變都係好事,以前因為冇教育,我細個連Beyond同草蜢都唔識分,只係覺得兩隊都係幾個男人嘅組合。但依家唔同,多咗人認識Band呢樣嘢,好似大部份人都知Dear Jane同Supper Moment係樂隊。我會正面啲去睇,假設10個人聽完我哋歌,之後剩低一個人覺得正,再去認識更多重型音樂已經好好!」

結他手阿曦補充:「你唔能夠改變人哋喜唔喜歡,相比起外國重型音樂唔係香港人嘅taste,最重要都係做好音樂嘅本質。假設有人去立法聽到秋紅嘅歌要拍手,成條紅隧都係我哋嘅廣告,但如果我哋嘅音樂係唔好嘅,聽嘅人一樣會嘘,所以做好自己嘅音樂自然會有人鍾意。最驚係出咗名但係冇料到先教壞細路,但至少我哋依家問心無愧。」

雖然冇辦法一下子令香港大眾接受重型音樂,但至少秋紅做好自己本份問心無愧。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