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誇》都喺呢間房錄 珍貴母帶淪為「雞肋骨」靠張敬軒打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果失去這個錄音室,代表着香港流行音樂一個時代的終結……」張敬軒感概地說。這個令他如此感觸的地方,曾為香港樂壇製作無數經典金曲,同時是張敬軒心目中的「聖殿」——雅旺錄音室。

張敬軒帶大家參觀過Avon的Studio A,見識不同古董器材,了解由大師Tom Hidley設計的聲學結構,其實也只介紹了Avon的一半。今集軒仔帶大家參觀製作過陳奕迅《富士山下》、《浮誇》的Studio B,以及展示部份珍藏母帶。

攝影:陳順禎

「較年輕」的Studio B

用「較年輕」形容Studio B純粹因為,內裏的器材沒有Studio A年代久遠。軒仔介紹:「A房與B房的設備是兩個年代,B房是以80年代後的設備居多,裝潢亦相對較摩登。」他又提到,Studio B原本放有NEVE VR48調音台,但現在轉為一台比較擅長製作Hip Hop R&B的SSL 4000G,也是不少監製的心水。陳奕迅的《富士山下》、《最佳損友》、《浮誇》,及林憶蓮早期的作品都是於此誕生。

軒仔身旁的調音台,是較擅長製作Hip Hop R&B的SSL 4000G。(陳順禎攝)

母帶係雞肋骨?

在軒仔心目中,現時Avon庫存的母帶是一批很重要的音樂遺產,但對部份唱片公司來說卻是「雞肋骨」,軒仔解釋:「這些母帶有其文物價值,或某程度上的商業價值,但保存母帶需要大費周章,24小時恆溫恆濕。而且現時唱片公司辦公室越來越細,沒有專門地方管理,所以『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軒仔慨嘆,這些母帶對部份唱片公司來說是「雞肋骨」。(陳順禎攝)

軒仔又提到,以往曾聯絡不同唱片公司,希望這些母帶能找到「歸宿」,可是對方回覆沒有專人打理,「擺到就擺啦」。正因如此,軒仔笑言Avon像是銀行的保險箱,負責托管這母帶,以及盡力修復:「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利用工餘時間,趁母帶還未發霉或完全被破壞前進行備份。」

軒仔覺得做備份時是有一份使命感,必須將這些聲音珍貴資料好好保存。(陳順禎攝)

保存母帶是一份使命

軒仔更向大家展示幾盤珍貴的母帶,包括電影《金枝玉葉》Soundtrack,收錄了《今生今世》;還有2002年梅艷芳合唱專輯的母帶,收錄了她與林憶蓮合唱的《兩個女人》,以及《一粒糖》的母帶。

另外,軒仔表示在整理資料期間,找到一盒Beyond從未發表的現場演出的母帶,能夠清晰地聽到家駒的一字一句。軒仔說:「在這裏找到一些很遙遠、很神級歌手或樂隊的聲音資料,所以做備份時是有一份使命感,必須好好保存。」

軒仔手上的,是2002年梅艷芳合唱專輯的母帶,收錄了她與林憶蓮合唱的《兩個女人》。(陳順禎攝)

修復母帶一味靠「焗」?

保存母帶需要24小時恆溫恆濕,聽起來已經覺得要大費周章,但其實要進行備份一樣有難度。軒仔解釋:「備份的過程不是完全順利,因為有些母帶年代太久遠,或以往保存不妥,導致『食帶』,或有些磁粉黏在帶機上,令某個聲音位置空白了。」幸而Avon的東主保留了要修復母帶的器材,它是一個焗爐似的機器,好讓黏作一團的母帶回復正常,但每次都要焗12小時,所以每次都要通宵達旦進行。

另外,進行備份時也有一些民間傳統要跟隨,備份已過身歌手的母帶時會先上香,軒仔說:「當時嘉利大廈大火後,寶麗金意識到要備份母帶,他們備份鄧麗君小姐的母帶前會先上香。」

一些嚴重潮的母帶進行備份前,需要放到軒仔身後的焗爐焗12小時,以免錄音帶黏在一起。(陳順禎攝)

後記

「當年香港有多少大型錄音室,就代表香港的音樂工業有多輝煌。」軒仔說。

現時香港只剩寥寥可數的大型錄音室,某程度反映了音樂行業的景氣,但仍然有一班音樂人盡力支撐着整個行業。今時今日只需8元就能買一首歌,換取幾分鐘的娛樂;但背後需要音樂人通宵達旦,花盡心思去完成,時間和成本遠超大家的想像。

摘下耳機後,不妨花一點時間了解你喜愛的歌曲,了解幕前幕後的故事,也許你更能感受到每首歌也是有血有肉的藝術品。

雅旺錄音室除了功能的意義,它對這個行業有一份很厚、很重的意義。(陳順禎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