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配樂大師遇上神級導演 盧冠廷被玩謝:唔識彈琴又Ban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盧冠廷(人稱LoLo)可謂香港樂壇的傳奇人物,縱橫樂壇三十多年,筆下寫過金曲無數。於90年代淡出,至2015年重出江湖,LoLo如俠客一樣,隱居閉關過後,再出手定一鳴驚人。今年LoLo炮製新專輯《Movie To Music》,從以往寫下的過百齣電影配樂之中,挑選十首重新改編,歌曲同樣以電影感為主軸,但用上不同風格詮釋,突破樂迷的想像空間。

在一片「冇歌好聽」、「我鍾意聽K-Pop」的聲音之中,LoLo卻要反其道而行:「年紀已經有番咁上下,唔可以再做啲『流嘢』出嚟,唔單止對自己唔住,更加對樂迷唔住!」

攝影:江智騫

寫出《賭神》因為夠「巴閉」?

可能大家未必知道,《賭神》的配樂其實也是出自LoLo手筆,當中周潤發出場的一段激昂的旋律街知巷聞,到底當時靈感從何以來?LoLo說:「要知道中國人嘅細胞喺邊到,就係『巴閉』!」

他解釋:「巴閉呢樣嘢,外國係冇㗎,佢哋比較含蓄啲。中國人會燒炮仗,又有樣樂器叫「啲打」(嗩吶),一吹就隔籬村都聽到,總之就巴閉啦。『賭神』一出嚟個畫面唔巴閉係搞唔掂,而西方樂器最巴閉就係Brass(銅管樂器),所以呢段音樂好自動就『噗』一聲喺我腦面出嚟,好快㗎!」他又提到,曾有一位名導演,即使邀請荷里活作曲家做配樂,也沒法做出那「巴閉」的感覺,的確是「細胞」的問題。

將《天下無敵》套番落《賭神》嘅畫面一樣有Feel!

寫出《賭神》一段經典配樂,全因拿捏到中國人「巴閉」的細胞。(江智騫攝)

做電影配樂,客人幾Bad Taste都要做

做電影配樂跟廣告、設計一樣,客戶Ban橋是常識吧,LoLo笑言:「我哋係service music,你要serve個client,佢要乜就要俾乜佢,幾bad taste都冇辦法,為兩餐嘛!」

音樂大師也有苦惱,曾被另一位大師ban橋ban到暈,LoLo沒好氣說:「呢個人叫徐克!佢唔識彈琴添啦!」

只聽這句都知「濕滯」,到底是怎樣一個故事?LoLo續說:「當年我做咗個Orchestration(管弦編曲),千軍萬馬咁好勁嘅。點知佢話個速度快過頭唔得喎,然後佢自己搵個琴嚟彈,仲要佢唔識彈㗎添!咁就弊傢伙喇,出嚟個名係我㗎喎!佢又唔識話俾你聽係乜嘢,又永遠唔會話俾你聽要乜嘢。攞啲榜樣嚟聽下都好吖,但佢就係要你估,真係好艱難……佢係老闆就佢話事。」

大師也有苦惱,面對徐克,盧冠廷都「束手無策」。(江會騫攝)

有時Ban多幾次都係好事嚟嘅

雖然徐克Ban橋令LoLo頭都大埋,不過有時Ban橋也未必完全是壞事,《憑着愛》一曲就是最好的例子。

LoLo說:「咁先激發到我挑戰自己,超越自己嘅心。《群龍戲鳳》嘅主題曲《憑着愛》,我作咗第一個draft,個副導演覺得頭嗰part幾好,但係chorus拍唔住,來來去去我都唔知改咗幾多次!不過冇所謂,我一定要改,一定要克服到,你話唔合格我就一定要整到你都話合格為止!我要多謝佢,冇佢咁樣逼我呢,就去唔到大家聽到,攞咗獎嘅呢個版本。」

「任何壓力,任何人話未夠好,咁你咪當係一種挑戰囉,咁先可以挑戰自己!」

瘋狂點子成就配樂大師
LoLo曾為不少經典電影做配樂,《賭神》、《監獄風雲》、《喋血雙雄》、《秋天的童話》等等都出自他手筆,但最初是甚麼契機讓他「踩過界」?要追溯到1986年的電影《1/2段情》。

當年LoLo從未寫過電影配樂,只為《1/2段情》創作主題曲《快樂老實人》,但導演陳國熹卻邀請他負責配樂部份。至今回想起,LoLo也覺得有點莫名啟妙:「佢見我作咗主題曲就叫我做埋配樂,我話我唔識㗎喎!真係唔知點解佢咁有信心啦,哈哈!」

大家先聽以下呢段配樂,再睇埋LoLo解釋當中奧妙!

既然機會來得莫名其妙,LoLo就用瘋狂的方法應付,亦因此贏得其他導演的垂青,寫下過百齣電影的配樂。

電影開首的畫面,飛機緩緩降落在啟德機場,LoLo提着結他步出機場,一個簡單的場口卻有一段「估你唔到」的配樂。LoLo描述:「我結他用DADGAD Tuning,將第6條線扭到鬆晒,『噠噠聲』唔啱音嘅,其他線就正常。之後一路彈一路tune番啱第6條線,到啱音嗰下,最後一個chord,個飛機就停喇!呢個就係令到香港啲人唔搵我做配樂唔得呀!所以做咗百幾套出嚟!哈哈!」

LoLo一講音樂就滔滔不絕,要分享嘅故事點止咁少,大家記得留意另外兩篇報道喇!

【專訪】神曲《一生所愛》仲有得改 盧冠廷:再做流嘢對自己唔住

【專訪】盧冠廷「開班授徙」話你知:電影配樂深奧過流行曲好多!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