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潔靈演唱會】開騒不為賺錢 陳潔靈:尋求突破才對得起自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樂壇有四類人:歌女、歌手、歌星和歌唱家。

歌女只求「搵食」,一面唱,一面和客人猜拳都無所謂。

歌手只是「喜歡唱」,也默默在唱,其他娛樂演出,興趣不大。

歌星則要做「萬人迷」,曝光率要高,無論是電影、電視、廣告都「搲」,務求「今天、今天星閃閃」。

而歌唱藝術家,事業已經沉澱到一個地步,工作上往往會問:「如何把音樂和思想的層次提高?」

「Miss Chan Chan」陳潔靈便是最後一類,她說:「賺不到錢的工作,只要有新意、有挑戰性,我都喜歡!」

撰文:李偉民

陳潔靈上年剛剛從香港大學佛學碩士課程畢業。(陳潔靈提供圖片)

勇於嚐試 不停學習 音樂成就不凡一生

百年歷史的香港大學,出了兩位男歌神、兩位女歌神——男的是許冠傑和關正傑;女的是陳潔靈和謝安琪。(牙醫系的許廷鏗目前是紅歌星,仍有待「升呢」成為歌王。)而藝術流行女神陳潔靈算是我的「師妹」輩。

陳潔靈告訴我:「自己仍然在尋找、在學習、在領悟大智慧。」她剛在香港大學的碩士班畢業後,仍然醉心上課、研究宗教,她說:「經歷多,自然想思考更多。」

陳潔靈的一生是不平凡的。一個名校嘉諾撒聖瑪利書院的學生,唸書時,參加歌唱比賽,得了獎,加入了全男班樂隊 The New Topnotes,生命從此不一樣。陳潔靈開始登台、外地(甚至遠赴義大利)演出、灌唱片、唱電影和電視主題曲(如《白金升降機》、《今晚夜》、《星夜星塵》等名曲)。

1970年代,陳潔靈(正中紅裙)與葉振棠(右二)及林子祥(左二)往外國登台。(陳潔靈提供圖片)

跟着,紅寶石級的天王張國榮和她合唱《誰令你心痴》、《只怕不再遇上》,和「格林美」巨星 Lionel Richie、Dionne Warwick、Roberta Flack、Patti Austin、Janis Siegel同台演唱。又跟香港管弦樂團合作。最後,去美國學習音樂,回來後,當上香港許多名歌手如容祖兒、謝霆鋒的歌唱導師。更與徐小鳳、葉麗儀、葉德嫻被視為「最唱得」的四位香港殿堂級歌后。

當一個歌手去到陳潔靈這樣的歷練,無論搖滾、騷靈、爵士、怨曲都試過;唱片曾在香港、亞洲、歐洲出版;英語、義大利語、法語及梵文的歌都演繹過;夜總會、體育館、文化中心等場地,她都踏足過;當然,作曲、填詞、監製也擔當過。以她現在的人生,還可以追求什麼?

陳潔靈和兩大格林美獎得主Patti Austin(中)和Janis Segal(右)同台演出。(陳潔靈提供圖片)

與其花力氣北上搵銀 何不專注提攜後輩?

問她:「為什麼不攻內地發展?」她說:

往內地發展,只是擴大市場,多些觀眾,那是闊度,我現在的心態,想追求高度和深度!

她想了想:「而且,往內地發展,一切要重新包裝,包括做一些我不享受的宣傳,例如上電視參加比賽,我已經做了歌手多年,還要『比賽』?到了我的年紀,賺錢當然開心的,不過,如果有些錢,不賺也開心,何苦去賺呢?」

和陳潔靈交往,她令我難忘的有四件事情——她是一本「音樂字典」,和她談音樂,如老師考試;她對藝術和流行音樂都非常熟悉,數十年的來龍去脈,都可以娓娓道來;常常見到她一個人低調地去看表演,問她為什麼,她輕輕笑:「在一個行業生存,便要貼近那個行業。」對她來說,看這些節目和表演可能是「做功課」,以專業精神來說,陳潔靈是數一數二的。

陳潔靈非常關心後輩,她見到年輕歌手,會給意見,如何把歌曲演繹得更加好。例如,她覺得林欣彤潛質未完全展露,就邀請她一起合唱了一首好歌《Chandelier》

有一位年輕攝影藝術家 Tracy 找我,問可不可以給她一個機會,讓她拍攝陳潔靈在 7 月份《由靈開始》演唱會的幕後花絮,然後舉辦一個攝影展。我問陳潔靈,她立刻答應:「年輕人做藝術,當然要鼓勵!」她開玩笑說:

如果有一日,我可以捉齊我的歌唱學生,在紅館來個『大匯演』,那是多麼開心的事情!

包拗頸的背後 仍然是那關心朋友的Miss Chan Chan

不過,陳潔靈喜歡辯論,而且調皮,當你表達「東」的意見,她便會提出「西」的角度;當你認同「西」的觀點,她會說:「其實還有「南」的看法!」有時候被她嚇倒。

而且,她可以很「學術」的,有一次,在灣仔街頭,她站在路旁和我討論事情超過 20 分鐘,路過的人行注目禮,她也不介意,我怕給傳媒拍到照片,標題可能是「陳潔靈和新歡街頭暢聚」(她的丈夫,在 2009 年,因為癌病過世,當時只有 55 歲,陳潔靈傷心到不得了,但是捱過了,她如火鳳凰般,重活過來)。

陳潔靈是一個很執着看法的人,如果你不接受她的一套,她會反覆爭取。可是,受了宗教影響,她會慈悲為懷,連一隻小壁虎也不想傷害;當知道你給她氣壞,過一兩天,她會傳短訊問候,使你開懷。有一次,大家對一件事情,明明有了一個共識,但她在決定後,又和別人在事情上繞圈,我奇怪,問她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她說:「我希望除了我自己,身邊的人也可以感覺到一個被尊重的空間。」

陳潔靈和已故丈夫張耀榮。(陳潔靈提供圖片)

群星拱照非一般演唱會 挑戰藝術新高度

最後,「陳老師」是一個完美主義者,她喜歡「優才集郵」,把最好的藝術人才,拉在一起合作和發亮,我問她:「你七月份在演藝學院的演唱會,每晚只有 500 多個座位,只要輕輕鬆鬆,煲鍋『芥菜肉片湯』,和好友共飲,已非常足夠。何要花登上泰山之氣力,找來這般多的精英?例如甄詠蓓做導演,倫永亮做音樂顧問,譚逸嘉玩豎琴,一丸綾子奏小提琴,霍世潔負責二胡,舞者是禤天揚,舞台設計是葉卓棠,服裝是陳華國,又一山人則設計海報等。就算大家不計酬勞,願意一起去追尋『當藝術遇上流行』的夢想,但是也太多精英吧?好像太濃郁,就如燉了數月的花膠、鮑魚、雞……只是為了一小碗湯。」

她說:

這麼多香港一流的藝術家,願意支持我,去追尋一個夢,我不能錯過這次『超級夢幻』的組合,放棄了,就會如我和『哥哥』合唱的一首歌——《只怕不再遇上》!我這一生,做了過千場的騷,卻未搞過這樣精采的藝術派對,所以,演唱會的英文名,叫做《Private Music Room》!

聽到這番令人動容的理由,我當然也跳進河裏,完全無悔地逆游,做個「尋夢人」。陳潔靈說過一句話,我牢記至今,也想和年輕人分享,她說:「在瞎忙的生活裏,先閉上眼睛,才會看到這世界。」我們的生命太多五光十色,當迷茫的時候,要先心靜下來,才找到人生的方向。

這個「拼命三娘」陳潔靈還有一句話,我想拿出來和年輕藝術工作者分享,她說「to dare, to dream, to make it happen」(鼓起勇氣,敢於造夢,使夢境成真)。人生的成敗,真的只有三句話:態度、態度、態度。你看,我從一個律師,可以重拾藝術的夢,變成今次《由靈開始》演唱會的幕後行政監督,也是受益於這一句話!

生命裏,要在一日復一日之中,如陳潔靈師妹,尋求突破,才會對得起自己,否則,到地球傻遊數十載,你為了什麼呢?

陳潔靈童年照片。(陳潔靈提供圖片)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