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鐵樹蘭成軍11年 見證獨立亦能強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港獨立樂隊「鐵樹蘭」成軍11年,明年將在麥花臣開騷,對成員來說是事業上的一個里程碑。而對indie界來說,更是一支強心針。正如樂隊的靈魂人物陳仕燊(Sunny)在訪問時說:「我入鐵樹蘭時,還是穿著校服的17歲青年,那會想過能在浦吧做到爆場、出碟,更沒想到5年後再有第二張專輯並挑戰更大的埸地,這些從不是計劃內的事。」

Sunny(左)同時兼任Supper Moment和鐵樹蘭的主音,一隊走在主流一隊重型搖滾,不同的風格展現出他對音樂的無盡追求。

《自白》由日本導演Hiroya Brian Nakano執導,Sunny說:「他把所有燈都關掉,只用小燈照住我,然後從不同角度去拍,效果好好,反應都好好。」(網上圖片)

開騷的同一日,鐵樹蘭新大碟《自白》亦會推出,同名主打歌上月已釋出,Sunny透露專輯的概念是自我心靈上的角力,包括命運、感情,所以曲風會較為掙扎同撕裂。「好多人都會覺得重型形音樂是控訴式,但其實也是情感的表演一種,音樂在於我們是表達多於一切,這張專輯是有情歌,但並非全愛情。就好像《自白》,是在講述臨死前得到救贖、想被原諒,可惜下一步已經要死,人永遠都是如此無奈。」Sunny以「摸著石頭過河」去形容鐵樹蘭所要尋求的風格,直到《忘不了》開始有打冷震的感覺,新碟就是記錄這5年來的點滴。

對於香港的indie界,鐵樹蘭希望大家都可以再投入一點,無論是樂隊、觀眾或是 sound engineer 。

喜見獨立樂界有起色

回望過去11年,雖然有辛酸,但在鐵樹蘭而言,那只是過程而不是結果,更慶幸自己有做了對的事,譬如在2011年時發行了第一張專輯《讓信念繁衍》。「最開心的推動力是越來越多人聽/玩重型音樂,又或者成功辦一個500人的騷,香港的live house是不足,所以要靠觀眾去支持,才能令更多事發生,但無可否認,現在氣氛比以前好。另外,也多了品牌去支持獨立樂隊,亦有很多音樂節。之前『wow and flutter』時,搞手康家俊很感動,他沒有想到所有band都用200%功力去玩,觀眾亦不是hea睇,大家都很盡興。10年前,根本沒有可能發生這種事,有live house搞一百幾十人的騷已經好好,但如果你問搞手10年前會否因為種種問題而放棄呢?我想不會,因為他們純粹想做一件事,前題是要不停播種,再等待發芽。」

對於神奇膠早前活動上投訴被臨時cut歌,認為大會不尊重獨立樂隊,Sunny在訪問時就話:「我覺得大家都要在錯誤中學習,大會在時間安排上真的出現了問題,但反觀如果真是看不起的話,根本不用找你出騷。」(網上圖片)

不需要經理人

作為獨立樂隊,鐵樹蘭多年來不曾簽約任何經理人,原因何在?「我們在香港以外的地方有agency,香港以內暫時又覺得handle得到,加上有朋友幫忙。話雖如此,但其實不應該將樂隊與唱片公司塑造到有洪溝,因為我曾遇過一個老闆,他是完全理解要做以及該做什麼,我只能夠講簽公司,跟黎明的金句『同撞鬼一樣講緣份』你不是簽公司,而是簽人,so far鐵樹蘭仍未撞到鬼。」

訪問之中,鐵樹蘭表示最期待的,是香港不論大小經理人公司,都能夠確切地了解香港樂隊需要的是什麼。

攝影:符祥定

服裝:Dr.Martens

場地:1563@the east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