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影片】身兼母職養阿妹缺自信 菊梓喬:我連講嘢都不敢直視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細個因為某些原因,父母離開我們,我和妹妹獨自長大,我擔當了爸爸媽媽的角色,我只知每天返工放工,搵錢照顧阿妹。」

「那有時間講夢想和興趣?直至18歲第一次聽LIVE BAND,才知道什麼叫音樂有靈魂,原來音樂可以給我依靠。」 

30歲才做樂壇新人的Hana菊梓喬,用經歷告訴我們,什麼是發夢﹑什麼是追夢。

場地:通利琴行

服裝:Triangulo Fashion

攝影:黃國立

Hana坦言自幼沒有夢想。

「我覺得每天有工作對我來說好開心」,出道未夠半年的Hana,現時每天都為做歌或宣傳而忙碌,對她來說,呢種快樂好唔真實,因為她從小就是幾近沒有希望的人。「我之前真是沒有機會,家人離開我們,我和妹妹獨自長大,我擔當了爸爸媽媽和姐姐的角色,我只知每天要返工放工,搵錢照顧阿妹。」

只為生存的人,又如何談理想。她坦言:「我細個沒有夢想,直至18歲第一次聽live band,第一次知道什麼是音樂有靈魂,覺得好熱血,原來可以是這樣的。當時才覺得,音樂可以畀依靠我,很有安全感。」

Hana自小工作,就是為了生活。

「我自小都是一個沒有自信的人,我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是,可能因為家庭關係,好內向,不要說唱歌了,我連與人說話的自信都沒有,不敢直視別人。」

小時候的陰影,令Hana長時間都沒有自信。

天生自卑 不享受舞台

訪談間的Hana總是笑容滿面,原來從小遭遇的家庭巨變,曾經令她提不起勁來,即使喜歡上音樂,卻毫不享受。因為生活艱難,Hana沒有參加任何興趣班的機會,沒有時間﹑沒有閒錢,要玩音樂談何容易?

「所以直至廿幾歲開始先和朋友夾Band,但夾Band後發覺自己不適合表演,亦唔喜歡表演。」若不喜歡的工作,自然難以維持下去,隊友相繼以家庭為由,放棄夾Band。「當時我認為,喜歡音樂,聽歌都可以了。」

曾經玩過音樂的人,又怎會簡單滿足於耳機上的溫柔?26歲那一年,Hana在網上看到台灣《我要當歌手》的比賽節目,於是她毅然放低包袱,膽粗粗跑到台灣參加比賽,她坦言:「我要試一次做歌手的機會。」一去,就去了一年多。

在台灣生活時,雖然Hana仍需要做散Job維生,但比起在香港,已經相當清閒。可是,一次又一次的比賽,讓她再意識自己的問題,「發覺自己唔享受舞台,唔鍾意對住觀眾,好惱自己,根本自己不是做歌手的材料,很自卑。」

一句「我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是」,聽落其實甚有「阿源」的影子,不過既然連當年的阿源都能振作,Hana當然要學懂堅強。「呢段時間反醒過後,都要豁出去了!」她補充:「現在已經學會享受舞台。」

音樂改變了她的想法。

出道雖然短短4個月,不過距離年終頒獎禮越來越近,筆者好奇Hana會否有信心獲得肯定,她回應:「好老土,真係冇乜所謂,我呢啲年紀的女孩,現在有的已經滿足,有當然最好,但我唔覺得一定要有,起碼我唔會逼自己,現在做緊的事情,對我來說做創作才是最重要。」

「我以前就是發夢,只會想,不會行動,追夢就係要實踐。」

談起創作,第一首派台歌《今天的我》雖然不是出自她的手筆,但卻寫下了她內心感受。至於第二首作品《傻瓜裡的童話》,就是Hana自己的創作,她坦言:「這首歌我是喊住來寫的。」今年最大的希望,就是推出個人EP,並在5年內開個人音樂會。

雖然只學習結他數月,但已經可以自彈自唱。

「現在是夢想的開始,有了這張入場券,我覺得還有一段好長距離。」

她憶述:我最開心就是出道的第一天,至今都忘記不了那一刻的感受,我沒有想過自己有MV,我喎!」

這個夢想,就由音樂開始。

 

30歲才成為新人,她毫不介意。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