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盤歌神.影片】余震東為買樂器做地盤工人:一路聽歌一路開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每日放工成身都臭,成身都係泥,成身都係汗,但起碼覺得自己存在緊。」

「做地盤係我鍾意,我的興趣。」

用勞力換取金錢,再一步一步實現自己音樂夢的,就是余震東。

余震東沒有因為地盤工作而與音樂夢越走越遠。

音樂與地盤本屬兩個世界,但余震東卻樂於穿梭其中。讀音樂出身的他,求學時期因為對金錢有急切需求,初嘗地盤工作,怎料一做便是兩年。「我主要負責消防系統,做過兩個地盤,一個是佐敦拔萃女書院,另一個是西環港大宿舍。」每日流汗,已經成為定律。他憶述:「仲記得港大宿舍地盤在30樓,因為沒有Lift,因此上午主要是搬運鐵通等材料,最怕執漏嘢,因為真係好高好辛苦。」

「我係創作歌手。我鍾意寫歌,寫自己的感受,寫見到的東西,好似日記一樣,但音樂可以分享。」

「當時真係好累,上堂都會瞓著,但我覺得必須做這件事,要堅持。」雖然付出無限汗水換來金錢,但每一分每一毫都極為重要,並沒有停下來的理由。不計日常開支,讀音樂需要學費﹑開Studio需要租金,儘管只是觀塘工廈的小單位,維持這個創作空間並不容易。

雖然每天做地盤工作,不過余震東沒有忘記初衷,「我其實每次都是一路聽歌一路做地盤,戴住耳筒,每日聽過百首歌!」一旦聽歌時得到創作靈感,他不惜放下手上工作,除掉耳筒,用嘴巴哼出美妙的旋律,再用手機記錄。「其實都幾危險,聽歌聽到連背後有東西掉下來都察覺不了,千萬不要學!」他補充道。

他笑言在工地甚少發言,因為終日戴上耳機聽歌。

回想過往的點滴,余震東坦言地盤工人對他很好,雖然粗口橫飛,不過勝在直腸直肚,來得真誠。最真心的說話,原來就是:「你放棄啦,音樂搵唔到食的!」,這些或許不重知識的工人,卻依靠勞力養活一家,其實與余震東家庭背景很相似。「其實我爸爸最討厭污糟,但佢生意失敗後,搵唔到錢,偏偏就是做地盤,養起一頭家。」他對於地盤的體力工作毫不抗拒,家庭背景或許是原因之一。

地盤工人的真誠,同時令余震東明白真誠的重要。「當你在創作時是最赤裸真誠,我始終相信大家鍾意真誠單純,希望真誠可以換回真誠!」他希望透過音樂創作,令人找回人類的根本。

「把握同珍惜每個演出機會,因為每個演出都會有人看到你。」

余震東孤注一擲在街頭賣唱,幸運地遇上伯樂。

以為經理人係騙子

經歷了兩年的地盤工作,余震東坦言「是時候追夢了」。「當時唔知點樣可以令更多人認識自己」,於是他毅然離開地盤,添置了街頭音樂必需的器材,開始在街上Busking,直至三年前,在中環碼頭表演時,撞到現在的經理人,經理人一聽到其歌聲,馬上送上卡片。

「我沒有即時打畀佢,我覺得佢是騙人的,佢個樣好似明星,更加似騙人。」沒想過他在地盤工作過,說話都變得如此直率,但他補充:「隔左一段時間,我照打畀佢,反正我冇乜嘢可以畀佢呃。」

他笑言自己不懂說話,其實只是說話直接罷了。

2014年的余震東,今年推出翻唱歌《激光中》,但因為創作歌手的執著,在經典作品中加入了Funk Rock的元素,更寫上一段Rap詞,經過半年時間的編曲,才完成作品,他認為:「自己算係新人,想用經典歌讓人記住。」選擇《激光中》之前,其實已經做了多首作品,但都覺得不夠好,「始終《激光中》是快歌,容易帶動氣氛。」

「我唔覺得自己係娛樂圈的人,我是做音樂而已,喜歡我音樂就聽吧!」

地盤工作過的人,果然很直接。

今年翻唱經典作品《激光中》,都不忘為歌曲注入新元素。

場地:通利琴行

攝影:黃國立

髮型:Alice Magic Beauty

化妝:MAKE UP FOR EVER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